《西游记》中的须菩提祖师为何方神圣(中)

就民间的理解而言,虽然终南山的名气很大,但毕竟是山林莽野之地,所以,在世人看来,使用这些称谓的道士,多是指有真本领、真本事,但出身于乡野,门阀不高的道人。这也符合中国民间“山中飞俊鸟,乡间出才俊”的这类与人才相关的民谚(其作者吴承恩本身的经历也说明了这一点)。另外这些称谓还指天界没有职务但与太上老君有某种程度关联,法力高强、救苦救难、见义勇为的散仙或天界有神职的神仙。如《西游记》书中提到的“太乙救苦天尊”,就是道教神明中的东极青华大帝。道教说他由青玄上帝神化而来,誓愿救度一切众生,所以炁化救苦天尊以度世。实际上道教创造出“太乙救苦天尊”这样的神明是要于佛教的观音菩萨争夺在民间的影响而已。在道教的《太乙救苦护身妙经》中,“太乙救苦天尊”的来历就于太上老君有相应的关系,“是时太上老君。身离玉座。……至天尊(元始天尊)前。奏曰。臣等蒙师开化。受福天堂。施功无极。恩不可量。臣观三界之中。苦海之内。无量众生。……臣不可住於太清。欲仗威光。分身三界。救度寻情。唯望至尊。观心慈愍”。元始天尊就说,“万物吾生。万灵吾化。遭苦遭厄。当须救之。不须汝威力。化身救度。此东方长乐世界。有大慈仁者。太乙救苦天尊。化身如恒沙数。物随声应。或住天宫。或降人间。或居地狱……”。“太乙救苦天尊”在道教中的神仙品阶也很高,相传其为玉皇大帝二侍者之一,配合玉帝统御万类。在道教隐宗(妙真道)被奉为主祭天尊神。其神仙品阶虽然很高,但就其在民间的知名度、影响力而言,则要逊色很多了。

“真流”意为正宗的道教,多指道教的主要流派“正一道”和“全真道”。这两个教派为在中国历史和民间上影响最大的两个流派。在佛道两教为争夺信徒而跨越千年的斗争中,为了显示自己的气势,佛教就自我标榜为“不二法门”,而道教则自我标榜为“天地真流”。气魄都很大。

有关“太乙”,除了我们所说的在《西游记》在第九十回《师狮授受同归一盗道缠禅静九灵》出现的“太乙救苦天尊”之外,在《西游记》一书中还有多处提到,例如在《西游记》第二十四回《万寿山大仙留故友五庄观行者窃人参》里,清风、明月因疑惑其师镇元子要用两个人参果招待唐僧,就对镇元子说到“孔子云,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等是太乙玄门,怎么与那和尚做甚相识”这句话中的“太乙玄门”。在《西游记》书中,以五庄观的“镇元子”被描述为全真道教的宗师级人物来看,清风、明月所说的“太乙玄门”实际上指的就是全真道教(全真道教在唐代的历史背景下尚未创立,做为文学作品而言,我们大可不必为此而岢求古人)。而全真道教的创始人王重阳,可谓是有“太乙”背景。至于“玄门”,前面我们提到过,道教也是有“玄门”之称的,其来历源于老子《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之故等等。

尽管名字上冠以“太乙”二字的神仙中也有如“太乙救苦天尊”这类神仙品阶很高的神明;也出过有“太乙”背景,在终南山修行并创出(金元时期)大盛于天下的“天地真流”,“全真道教”的祖师王重阳这样的人物;但“太乙”二字仍然脱离不了有真才实学而出身于乡野,门阀低下的这种概念。《西游记》作者借福、禄、寿三星之口,说孙悟空“你虽得了天仙,还是太乙散数,未入真流……”,意思就是说孙悟空虽然得了天仙之术(本领很大),但是改变不了其出身于乡野,修行的门第低下(依道教的“三教出一门”理论而言,佛教属道教的子系宗教)的这种终南山散数概念,没有进入道教的正宗体系。

我们知道,孙悟空是没有在终南山修行过的,但是作者称孙悟空为太乙散仙,又借福、禄、寿三星之口,说他是太乙散数,那么我们就只有往“须菩提祖师”身上追根溯源,当然,《西游记》书中也没有提到“须菩提祖师”在终南山修行过,但是,孙悟空这个“太乙散数”追溯到“须菩提祖师”身上已是顶端,我们可以联想到“须菩提祖师”也许就是“太乙散仙”、“太乙散数”。

也许有朋友觉得“须菩提祖师”这个三教皆通,神通广大的神明,原来在道教里只是个“太乙散仙”、“太乙散数”,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其实这恰恰是作者既有“谤道敬佛”的立意,又有对“三教出一门”之说的认同,这两种矛盾理念揉合的结果。

按照古代“三教出一门”的说法,天下的教门其本都源自于道教,作者把“须菩提祖师”设定为精通道门的仙术(甚至于精通书中所说的其它三百六十傍门其它术法)是为了不悖于“三教出一门”之说。但是作者的立意又要“谤道敬佛”,道教在书中是被贬损的对像;如果把孙悟空这样一个大闹天宫,总与道教神明起些磨擦,最后皈依佛门的主要角色的师父“须菩提祖师”,设定为道教的大神明,是有悖其创作立意的。所以,“须菩提祖师”被作者暗中设定为“太乙散仙”、“太乙散数”,也是说得通的。因为这是作者在两种矛盾理念的作用下,一种折衷的设定。如果摒除“三教出一门”之说的因素,如果单纯依照作者“谤道敬佛”的立意,“须菩提祖师”实际上就是一个纯粹的佛教大神明。

四、佛门中的神明“须菩提祖师”

在前面我们罗列的《西游记》中的几项内容里,与“须菩提祖师”相关的佛教因素也有五项。归纳起来则有三项内容:

第一项作者在“须菩提祖师”现身的形象诗中,用“历劫明心大法师”一句,直接点明了须菩提祖师就是佛教的宗师级人物。所以,单凭这一句话,我们就可以确定须菩提祖师就是佛教的大神明(在后面的篇幅里,笔者将会详情解读这首形象诗)。

第二项书中对须菩提祖师精通佛教仙术(事实上是精通三教)也有一定程度的描述,但是也没有指出须菩提祖师在佛教的神明体系中是个什么样的大神明。

第三项则是须菩提祖师在传授孙悟空仙诀时的“攒簇五行颠倒用”修行理念。“五行”学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物质观。指:金、木、水、火、土。认为大自然由五种要素所构成。在此基础上的五行学说认为,宇宙万物,都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物质的运行(运动)和变化所构成。并使宇宙万物循环不已。故“五行”又是古代人们所认为的宇宙万物(包括天地、天体、神明、人类、社会、各种动植物)运行秩序和规律的代称。“五行”学说被道教拉入教门并进行了充分的增益(佛教也有不同程度的借鉴)。成为涵盖道教“宇宙观”、“人生观”、“伦理观”、修行经典等多方面典籍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

而《西游记》作者在书中也巧妙地将“五行”学说运用到故事当中,须菩提祖师传授给孙悟空的仙诀“攒簇五行颠倒用”,可以理解为须菩提祖师用与道教有所相悖的方式来调教孙悟空的。“攒簇五行颠倒用”一词很明了。而后来孙悟空也在用实际行动来“攒簇五行颠倒用”,做出了诸如“大闹天宫”等这种贬损道教神明的举动。而如来佛祖“将五指化作金、木、水、火、土五座联山,唤名'五行山’”,镇压住了“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之后,则又寓意着宇宙万物恢复了正常的运行秩序和规律。这也间接强调了作者“佛如来是治世之尊”的理念。而须菩提祖师传授给孙悟空的神通是“攒簇五行颠倒用”这种与道教有所相悖的修行方式,参照“历劫明心大法师”的说法。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断定,须菩提祖师就是佛教的神明。

除了这些,在孙悟空身上,我们也可以找到须菩提祖师为佛教神明的旁证。须菩提祖师给孙悟空取名时,就提到他门下弟子的辈数,“乃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十二字”。排到孙悟空,正当“悟”字,所以就起个“法名”,且不说“法名”是因佛教又称“法门”、“不二法门”的缘故,单看这十二个字,我们就会想到佛教。当观音菩萨奉佛祖如来法旨东上长安寻找取经人途中,招聘孙悟空为唐僧的弟子时,本想为孙悟空取个法名,一听孙悟空报上名字时,就高兴地说道:“我前面也有二人归降,正是'悟’字排行。你今也是'悟’字,却与他相合,甚好,甚好。这等也不消叮嘱,我去也”。连观音菩萨都认为'悟’字与佛门中人(之前观音菩萨先招聘沙僧和猪八戒为唐僧的弟子时,就为其二人分别起了法名:猪悟能、沙悟净)相合,可见须菩提祖师与佛教神明的渊源。

而在第二回《悟彻菩提真妙理断魔归本合元神》,孙悟空就对被他救回花果山的众猴们介绍他的修行经历时,就说道,“我当年别汝等,随波逐流,飘过东洋大海,径至南赡部洲,学成人像,着此衣,穿此履,摆摆摇摇,云游八九年馀,更不曾有道;又渡西洋大海,到西牛贺洲地界,访问多时,幸遇一老祖,传了我与天同寿的真功果,不死长生的大法门”。这里孙悟空就直接告诉属下的众猴们,他是在西牛贺洲地界从一老祖那里学得了大法门之术。在中国的宗教用语里,“法门”指的就是“佛门”,意为修行者入道的各种门径(《法华经•序品》云:以种种法门,宣示於佛道)。由此可见须菩提祖师与佛教神明的渊源。

不过这里边也有些问题,在孙悟空从须菩提祖师处学成回归之际,须菩提祖师就警告孙悟空,“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这个警告是非常厉害的。按说,孙悟空对在须菩提祖师学艺的问题上应该是守口如瓶,但事实上,孙悟空似乎对须菩提祖师的警告并不太当回事儿。除了前面我们提到的孙悟空就对花果山的众猴介绍他的修行经历外,在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孙悟空和如来佛祖对峙时,孙悟空就唱颂了一首自我介绍的颂子,“天地生成灵混仙,花果山中一老猿。水帘洞里为家业,拜友寻师悟太玄。炼就长生多少法,学来变化广无边。……”,就明确告知佛祖如来,自己是有师父的。而在第十七回《孙行者大闹黑风山观世音收伏熊罴怪》,孙悟空又给黑熊唱颂了一首自我介绍的颂子,“自小神通手段高,随风变化逞英豪。养性修真熬日月,跳出轮回把命逃。一点诚心曾访道,灵台山上采药苗。那山有个老仙长,寿年十万八千高。老孙拜他为师父,指我长生路一条。……”

这几个颂子,说得很直接,就差没提“须菩提祖师”的名字了。不过孙悟空给黑熊唱颂的颂子,尽管提到了具体居住地点,但此时的孙悟空已皈依佛门,不属于须菩提祖师所说的那种“惹祸行凶”的范畴。可以忽略不计。

而孙悟空就对花果山的众猴介绍他的修行经历以及对如来佛祖言称自己有师承时,正是在大闹天宫(就是须菩提祖师所说的“惹祸行凶”)之前或期间,但是须菩提祖师并没有即刻赶来把孙悟空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看来孙悟空对人提及自己的修行经历须菩提祖师是不会在意的,只在意的提及须菩提祖师的名字。

这里面就有一个疑问,那就是须菩提祖师尽管不会在意孙悟空对人提及自己的修行经历,但是,毕竟留下了须菩提祖师的线索。在孙悟空大闹天宫(就是须菩提祖师所说的“惹祸行凶”)期间,二郎真君手下的“康、张、姚、李、郭申、直健,传号令,撒放草头神,向他那水帘洞外,纵着鹰犬,搭弩张弓,一齐掩杀。可怜冲散妖猴四健将,捉拿灵怪二三千,那些猴,抛戈弃甲,撇剑抛枪;跑的跑,喊的喊;上山的上山,归洞的归洞;好似夜猫惊宿鸟,飞洒满天星”,俘虏了二三千只猴子。这些被俘虏的猴子,其去向书中没有说,我们猜想有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不经审讯就处置了。二是经过审讯再处置。第一种不经审讯就处置的可能性令人的遐想度很低,因为那样还不如直接掩杀。第二种可能倒是很令人遐想,因为《西游记》书中描述的道教神明体系是以权力体系为中心的,而作者的权力体系这种描写是以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的政权体系做为蓝本的。按照古代封建王朝的权力体系的特点,对于一些所谓犯上做乱之人,其做法一定都是要严刑拷问,株连亲族的。尽管作者没有这样写,但他还是很精通这种套路的,如在《西游记》第四十九回《三藏有灾沉水宅观音救难现鱼篮》里,作者就让孙悟空使用这种“看这妖怪是那里出身,姓甚名谁。寻着他的祖居,拿了他的家属,捉了他的四邻,却来此擒怪救师”的株连手法来擒妖。我们猜想,如果对这些被俘虏的猴子略加审讯,孙悟空在西牛贺洲地界从一老祖那里学得的大法门之术之事就很容易暴露。具体暴露了没暴露,书中没说,我们猜想也又两种可能,一是没暴露;二是暴露了也无所谓。没暴露的可能性也有,但这种因素很直白和简单,这里我们就不再赘述。而暴露了也无所谓就令人遐想了。因为孙悟空和如来佛祖对峙时,就直接告诉如来,自己是有师父的,而如来佛祖也不以为然,没有在孙悟空有师父的问题上有任何言辞。

这里边就有几个问题,一是孙悟空学得了大法门之术,按照法门即佛门的说法,理该进入佛门,但是为什么又回了花果山当了妖仙呢?二是须菩提祖师到底有什么仗恃?调教出孙悟空这样的弟子,已经预见到其要“惹祸行凶”(大闹天宫),却只要不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无所谓呢?三是须菩提祖师既然有仗恃,为什么又不愿意孙悟空对外提他的名字?四是孙悟空直接告诉如来佛祖,自己是有师承的,而如来佛祖为什么不以为然,没有在孙悟空有师父的问题上有任何言辞呢?

要弄清这些问题,就要找出须菩提祖师在佛教神明中的位置。而须菩提祖师在《西游记》一书中,到底是佛教中什么样的大神明,仍然是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五、在佛教的神明体系里寻找“须菩提祖师”的位置

根据《西游记》书中透露的信息,我们可以断定须菩提祖师就是佛教的大神明。但是,他在佛教的神明体系里该是什么位置呢?这里探讨这个问题。

佛教自两汉时传入中国,经过长时期发展,其神明体系(特指汉传大乘佛教)日益庞大、繁杂;其神明来源一部分源于古天竺国早期的历史、传说、宗教类人物等。随着佛教的本土化和在佛、道两教为争夺信徒而跨越千年的斗争和发展中,其神明被大量增益,所以其中相当部分神明为中土神明,中土神明的来源多为历代一些名人、忠臣良将、义士、善士、贞妇列女、传说人物、地域性名人、以及传说中的神话人物、民间神怪、吉祥动物、奇禽异兽等等,这些与佛、道两教瓜葛不大或着无任何瓜葛的人或物,都被大量拉入其神明体系。例如《西游记》一书中描述的的酆都判官崔珪就属于这种情况。其人员众多,不可胜数。再加上地域、教派的差异,经典(译文)版本的歧义等因素。其庞大的神明体系可以说也是一本难以理清的糊涂帐。在这里,我们就以一个旁观者(非佛教信徒)的身份,以方便分类的原则,简单的将其神明体系自低至高分为这么几个品阶:幽冥界神明、人间相神祇、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诸天神将、罗汉、菩萨、佛陀(实际上即使这样的分类,也不能准确地来表述佛教的神明体系。由于地域、教派、佛教理念的差异、以及经典版本的歧义等因素,佛教的神明体系中有些混乱和多种说法的概念是共存的,是无法理清的,也很难统一。在后边的篇幅里遇有这样的情况将简要说明)。

这里我们就结合书中对须菩提祖师的描述,依照佛教的神明体系,综合目前我们尚能知道的一些宗教知识(如古代流传下来的典籍、书画、佛教造像等等),做个简单的排比。

㈠幽冥界神明,佛、道两教共用,也称之为“地界神明”。地界神明中除主管一级的神明(佛教为地藏王菩萨、道教为五岳大帝,从属神明都为十殿阎罗王。其中阎摩罗王还兼任佛教的诸天护法神将一职)外,其品阶大都属低级神明,人员构成多为中土神明;服饰全部中土化,以秦、汉服饰为主(在后世的沿革传播中,都有结合本时代特点,有不同程度的增益、减繁等修饰);秦、汉以后历代被拉入地界神明体系的人物,其服饰则以其在世间生活过的朝代为主。

尽管我们从须菩提祖师门下迎接孙悟空的仙童的道家装扮,可以联想到须菩提祖师也是道家装扮,是汉家装束;似乎与地界神明的装扮接近,但是以须菩提祖师精通三教的“大法师”身份;以其居住地“西牛贺洲”的“灵台方寸山”,这种与地界幽冥迥异的地理位置;以孙悟空云游到“灵台方寸山”和其在梦中被地府的差人勾勒到地界的路径;以其在地界大大出手的行为来看;就可以确定须菩提祖师绝对不是地界的神明。

㈡人间相神祇,这类神明多为中土人物,如长寿老人、甚至是福、禄、寿三星、童男、童女等等。其服饰以汉代或做为现实人物在世时的朝代为主。除去其做为佛门的神明的因素外,我们很难找到其与佛门的瓜葛,与法力高强、精通三教的须菩提祖师相比,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也可以断定须菩提祖师不属于这类的神明。

㈢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其实是个笼统、概括的说法。由于佛教中二十四诸天神将在佛教的神明中已形成独特的体系。故这里所说的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是为了和诸天神将有所区别所做的表述。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数量较多,遍布于菩萨以下(由于有的因教派而异则被尊为菩萨,例如:孔雀大明王菩萨;有的似乎又与菩萨同级,如关羽则被一些教派与观音菩萨同级敬奉等)、诸天神将以外的各个神明品阶。本质上也是一本糊涂账。一些护法神祇因说法纷纭,所以也有很大差异。例如孔雀大明王,一种说法其就是一护法神将;而另一种说法则称其为孔雀大明王菩萨。而菩萨和护法神将在佛教中职司则是有区别的。在明清小说中,孔雀大明王的这种差异更是形象化。

在《西游记》中,作者就借如来佛祖之口指出这孔雀大明王就是“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不光不属“护法神将”的范畴,而且还是个辈份很高的女菩萨。而在《封神演义》中,这个孔雀大明王则是纣王帐下一员道术高强,骠悍骁勇的猛将,一只公孔雀“孔宣”,后被准提道人降服,被迫成就了“婆罗树下号明王”的功果。

提到孔雀大明王,还得说一下中土佛教中另一个猛禽类的护法神将:大鹏金翅雕。这个神明实际上是从道家(教)经典著作《庄子》中拉来后,揉合了古天竺国神话,经过一番粉饰后成就的神明。在《西游记》一书中被称为和孔雀大明王菩萨一母所生的妖怪。而在《封神演义》中,则是截教门下在蓬莱修道的“羽翼仙”,后被燃灯道人降服,成了燃灯的门人“宝宝”(属护法神将),还和孔雀大明王孔宣大战了两个时辰,打得空中有“天崩地裂之声”,最后败下尘埃。以大鹏雕在空中和孔宣大战了两个时辰后,仅知其“也像有两翅之形,但不知其是何鸟”来看,《西游记》书中孔雀大明王的女性身份和这两只大鸟为“一母同胞”之说,都是不被《封神演义》的作者认可的。而在《说岳全传》里出现在佛顶上的又只是一只大鸟,作者钱彩则称之为大鹏金翅明王,大鹏金翅雕和孔雀大明王似乎又成了一只鸟,但仍属护法神祇的范畴。

从一些传世的佛像图形来看,这两只鸟或单、或双,一般都出现在佛像(佛祖如来像)顶部的背光里,可谓是佛祖如来的贴身护卫。而孔雀大明王做为菩萨的身份出现时,则是菩萨装束的人面像(或男或女因教派而异)骑一只孔雀。

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身份繁杂、众多,其神明来源多出于古天竺国宗教和传说故事、传说中奇禽灵兽、中土神明等等。除了上面所说的两只大鸟,还有十八伽蓝(指护法神将,后增加为十九伽蓝,加进了关羽)、金刚(着汉代武将装束,手中持有金刚杵的神将、武士等。另:佛陀、菩萨、罗汉和二十四诸天神将等诸多品阶的神明里也有许多被称为“金刚”的神明,寓意为“万劫不坏之身”。有些则被拉入护法神祇的范畴来供奉)、金刚力士(手持金刚杵,僧侣装束的神明。另外有些教派把罗汉,如十大罗汉、十六罗汉、十八罗汉也当做护法神祇来供奉,称为“金刚罗汉”。因教派而异,金刚力士也有被称为金刚罗汉的)、五方揭谛(佛教五方守护大力神)等等。除了这些在汉传佛教中具有普遍性影响力的大护法神祇;还有一些小的护法神祇,则多为中土神明,也称为伽蓝、揭谛、金刚、神将等,其影响力有的局限于某一地域;有的则局限于某一佛教派别;有些影响力特别小的护法神祇,其影响力甚至只局限于某一寺院。

这些护法神祇,虽然为数众多,但也有个共性,如汉代以前的人物,无论其籍贯是中土或是西域,是男是女,除金刚力士手持金刚杵着僧侣装以外;其他神明的着装都以汉代武将装束为主(在后世的沿革传播中有程度不大的增、减修饰);汉代以后历代被拉入佛门做为护法神祇供奉的人物,其服饰则以其在世间生活过的朝代为主。有西域籍贯背景的人物其面部形象是深目、高鼻、蓬须之类的特征;中土人物则为汉人形象。

通过对诸天神将以外的护法神祇的排比,我们也很难发现须菩提祖师与这类品阶的神明有任何关联特征的。

㈣二十四诸天神将,二十四诸天神将为佛教的护法大神,隋代天台智者大师依据《金光明经•功德天品》,制定了《金光明三昧忏法》。后代据此简略成《斋天科仪》,为寺庙中祭天的仪轨,依《金光明经•鬼神品》等所说,选下二十位天神,即此二十诸天,其名称缘于印度教(婆罗门教)。到了明代,佛教信徒们在二十诸天的基础上又增入四位天神而成了“二十四诸天”。这二十四诸天神将是:一大梵天、二帝释天、三多闻天王、四持国天王、五增长天王、六广目天王、七金刚密迹力士、八或摩醯首罗、九散脂大将、十大辩才天、十一大功德天、十二韦驮天神、十三坚牢地神、十四菩提树神、十五鬼子母、十六摩利支天、十七日宫天子、十八月宫天子、十九娑羯罗龙王、二十阎摩罗王、二十一紧那罗王、二十二紫微大帝、二十三东岳大帝、二十四雷神。其中紫微大帝、东岳大帝、雷神是从道教神明拉入佛门的,这是佛、道两教在争夺信徒的斗争和发展中,相互借用与融合的产物。

由于地域、教派、佛教理念的差异、以及经典(译文)版本的歧义等因素,有关二十四诸天神将的说法也是有差异的,例如有关二十四诸天神将还有另外的排序:一功德天、二辩才天、三大梵天、四帝释天、五持国天王、六增长天王、七广目天王、八多闻天王、九日宫天子、十月宫天子、十一金刚密迹力士、十二摩醯首罗、十三散脂大将、十四韦驮天、十五坚牢地神、十六菩提树神、十七鬼子母、十八摩利支天、十九娑羯罗龙王、二十阎摩罗王、二十一紧那罗王、二十二紫微大帝、二十三东岳大帝、二十四雷神。

除了这种排序的差异,一些教派还把自己认可的天将,如:大自在天、风天、水天、火天、深沙大将、罗刹天、伊舍那天等等,来替换上述不被本教派认可的天将。而一些诸天神将,也因教派的差异,而具有不同身份,如紧那罗王,则又具有“大圣紧那罗王菩萨”或“大树紧那罗王菩萨”的名号和身份。

在《西游记》一书中,有关二十四诸天神将的描写,就出现了一些矛盾的说法。这里且不说从道教神明拉入佛门的紫微大帝、东岳大帝、雷神三尊诸天神将。即使对佛门原装版的诸天神将的描述也有诸多矛盾之处。例如,在《西游记》第十五回、第十七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六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八回中,多次提到二十四诸天是随在观音菩萨麾下听经、当值、做事等等,但是地界里当值的就有阎摩罗王;当观音禅院的老和尚要谋唐僧的宝贝袈裟,趁夜放火时,孙悟空去找广目天王借辟火罩,就没有去观音菩萨率二十四诸天在南海紫竹林的居处,而是去南天门找到的二十四诸天神将之一的广目天王。

在汉传大乘佛教里,二十四诸天神将的装束,无论其籍贯是中土或是西域,是男是女,都以汉代武将装束为主(在后世的沿革传播中有程度不大的增、减修饰。紫微大帝、东岳大帝、雷神这三位从道教拉入的神明,装束和道教里原有的形象不变,如紫微大帝的形像无论在道教或是在佛教诸天神将中,都是中年帝王像);手中一般也持有各种各样的兵器。

由于在《西游记》书中多次提到二十四诸天神将的居处在观音菩萨所处的南海,统归于观音菩萨麾下(且不说作者在描述二十四诸天神将时出现的诸多矛盾之处,而且这也能理解,要弄清楚佛教和道教里众多的神明,任何学识都是不够用的,更何况在《西游记》书中是两教的神明一起写)。仅此而言,须菩提祖师的身份与二十四诸天神将就无任何匹配特征的。

㈤罗汉,“阿罗汉”的简称,也称“阿罗”。在汉传佛教中,罗汉所证的佛果和地位仅次于佛和菩萨,由于其地位较佛和菩萨低,因而单独供奉罗汉的地方叫“堂”不叫“殿”,如“罗汉堂”,其神明来源以佛祖释加牟尼的十大弟子为主体,称为十大罗汉;接着又增加上了佛祖释加牟尼的六大弟子。称为十六罗汉;宋代于十六罗汉外又加上了降龙、伏虎二罗汉(说法不一,有的则是以达摩多罗和布袋和尚替代降龙、伏虎二罗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它说法,这里不再详述),称为十八罗汉;后来又将佛祖释加牟尼在世时常随教化的大众比丘也忝列为罗汉,通称五百阿罗汉。而五百罗汉的延伸意则泛指为无数众多的罗汉,全体罗汉。所以罗汉这个群体也是非常庞大的。

无论是十大罗汉,或者是十六罗汉、十八罗汉、五百罗汉;一般都是指跟随佛祖听法传道的大众比丘弟子,在寺院里,罗汉一般塑在大雄宝殿中,作为释佛或“三世佛”的环卫存在。或者供奉在寺院里单独设置的罗汉堂,如许多寺院有都“五百罗汉堂”。

在小乘教法里,罗汉是信徒修行的终极目标,而在大乘佛教里,罗汉们则有了新的地位和功能:如帮人除去生活中的烦恼、接受人天供养、帮人受轮回之苦等等这些虚无的功能。而最受世人推崇的当属转世功能。

依照佛教的人生观理论,其所有的神明都具有转世功能,但是对于钱往寺院乞求子嗣的善男信女而言,则都是往罗汉堂或者是大雄宝殿环卫释佛或“三世佛”周围罗汉们乞拜。个中的原因似乎是佛祖、菩萨类的神明级别太高,企求他们转世忝列家门,似乎不太可能;诸天以及其他一些护法神将因为要护法可能太忙,而一些低级的神明又不太如人们心愿的缘故,故善男信女乞求子嗣的首选就是企求罗汉转世,忝列家门。由于罗汉的来历大多是佛祖释加牟尼在世时常随教化的大众比丘,其职责似乎就是除了听佛讲课,就是转世轮生;况且罗汉的神阶也不低,将来如有罗汉转世轮生,那会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

按照民间在信徒们当中流传的说法,罗汉转世到人间都不是凡人,一些圣达先贤、忠臣良将等等,都是由罗汉转世而成就的,所以善男信女乞拜罗汉们转世,已经不是为了解决无嗣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望子成龙的层面上,希望将来的后代能是一个光宗耀祖,出将入仕的栋梁之材。所以所以拜求罗汉转世的不仅是没有生育能力的男女,一些有添丁预案的家庭;一些家中已有女人怀孕的善男信女;在生育之前,也常常要乞拜罗汉转世(前面所说的手持金刚杵,僧侣装束的金刚力士,也有把其归类为罗汉的说法,称金刚罗汉。按照民间流传的说法,金刚罗汉转世一般都为武将)。在一些崇尚佛教的明清小说里,就经常有这样的描写,说某一个重要角色降世时,常常是红光氤氲,异香满室,其母梦见一金身罗汉(崇尚道教的则是梦见一金甲神人)走进屋里倏然不见,然后“哇”的一声婴儿啼哭。这个重要角色就来到了人间。前世自然是罗汉转世,今生更是一个出将入仕的栋梁之材了。

依据“人人具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的汉传大乘佛教理念,人人都可以修行成为佛陀。罗汉做为佛陀的弟子,自然是更有机会成为佛陀了。而事实上则不然,做为唯心主义产物的宗教,其神明自然都是由人来创造的。而罗汉类神明,特别是释加牟尼佛的有名的十大弟子,如大迦叶、目犍连、富楼那、须菩提、舍利弗、罗睺罗、阿难陀、优婆离、阿尼律陀、迦旃延;释加牟尼佛在世时常随教化的大众比丘中有名字的弟子,自被信徒们敬奉为罗汉品阶的神明后,也就永远的是“罗汉”了,与佛陀品阶的神明尽管只有两步之遥,却永远也不会跨出(至于十八罗汉中的布袋和尚有罗汉身份,将在后文中解说),已经被信徒们定格在了“罗汉”的神明品阶。不过《西游记》书中的唐僧有些例外,修行十世终成佛陀。在书中他是如来佛祖叫“金蝉子”的“二徒”,不过,在释加牟尼佛著名的原版十大弟子中,并没有“金蝉子”的称谓。而在《西游记》中,原装版的十八罗汉(这其中包括十大罗汉)已有出场,所以这个“金蝉子”我们可以认为是作者以唐玄奘为原型,以佛教用物“金蝉子”做为唐玄奘的前身创作出来的说法,“金蝉子”是“星月菩提”的一种,又称“坚固子”,是黄藤(别名红藤、省藤、藤根、正藤、真白藤、赤藤等等)的种子,因状如金蟾,故名:金蟾子、金蝉子。在民间被赋予安宁、吉祥的寓意。在佛教中则称为“菩提心”,被赋予了“一向志求”的“向佛”寓意。从《西游记》中唐僧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他这种“菩提心”,这种“一向志求”的执着。而且其最终成就为“旃檀功德佛”这种带有“香木”属性的寓意,也可以印证我们这些模糊的判断。所以唐僧的例外也是可以理解的,文学作品是允许虚构的。

罗汉的形象都是僧侣相,光头无须发或头戴毗卢冠,身着袈裟各种僧衣,全身无装饰。是佛教造像艺术中最朴实无华的形象。面部为具有西域人特征的深目、高鼻等形象。

除了罗汉之外,还有一类神明,这类神明我们姑且就称之为僧迦类法师(也称禅师、宗师、祖师、神僧等等),其形象也为僧侣相,由于其形象和罗汉造型类似或相同,所以在这里就和罗汉一并探讨。

僧迦类法师是指一些在民间、在某一地域影响较大、学问较高的僧、尼之类的人物,或者是某一教派的宗师,圆寂后成就的一种神明。按照汉传大乘佛教人人都可成佛的理论,这些僧、尼的修为似乎应该成佛。但要说其为佛祖似乎又难以成为普遍性的共识,所以僧迦类法师就成了佛门独有的神明品阶。

僧迦类法师的神明品阶因地域、教派而异,例如,某一僧迦类法师在某些地域、教派而言,其神明品阶可能仅次于菩萨、佛陀之类的神明(有些僧迦类法师甚至与菩萨类同级),而换一个地域或教派,这一僧迦类法师可能就不为人知,甚至于连神明都算不上。当然,也有特例,这就是五代时期著名的布袋和尚。

布袋和尚为五代时期明州(宁波)奉化人,或谓长汀人,世人不知其族籍,自称契此,号长汀子。自称弥勒转世应化,并留下诸多神异,如常用杖挑一布袋入市,见物就乞化,把别人供养的东西放进布袋后,却从来没有人见他把东西倒出来,而那布袋又是空的等等。还留下许多著名的偈语,如:“是非憎爱世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宽却肚皮常忍辱,放开泱日暗消磨。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要使此心无挂碍,自然证得六波罗”。“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打开遍十方,八时观自在”。“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睹人青眼在,问路白云头”等等。其辞世偈就再次强调自己为弥勒转世,“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由于其在世时诡异的行踪和诸多超凡脱俗的偈语。后人也就广泛地认可了其为“弥勒转世应化”的说法。并将其身着僧侣装,笑口常开、体态胖大,眉皱腹凸的形象塑造出来,当做神明来供奉。因而,人生经历出于南天竺婆罗门家族的弥勒佛(菩萨、罗汉),由于布袋和尚的“弥勒转世应化”之说,也给这尊佛门的神明添加了诸多中国版的内涵和形象。

在汉传大乘佛教的寺院里,其大雄宝殿常供奉着三尊大佛像,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三佛”。由于地域、教派的差异、经典(译文)版本的歧义等因素,对于这“三佛”的释义也多种多样,常见的有三种,三世佛(也称“竖三佛”),即燃灯佛(过去)、释加佛(现在)、弥勒佛(未来);三方佛(也称“横三佛”),即阿弥陀佛(西方)、释加佛(中)、药师佛(东方);三身佛,即卢舍那佛(报身)、毗卢遮那佛(法身)、释加佛(应身)。由于在“三佛”排序的差异,对于弥勒佛的身份,也有差异。有些教派认为弥勒既然是个未来佛,那现在就不是佛,而是菩萨。有些供奉“三世佛”的教派则认为,弥勒现在就是佛,只是未来未到,尚不能掌管未来而已等等。还有些供奉“三世佛”的教派认为,弥勒佛已经在掌管着未来,未来并不远,积德行善的人来世(指死后)就去了未来世界等等。还有一些教派则把“弥勒”定格为“罗汉”品阶的神明(如前面我们提到的十八罗汉中,有些不认可降龙、伏虎二罗汉的教派,就是以达摩多罗和布袋和尚来替代的)。说法众多,纷纭不一。

按照佛经的说法,有一些神明在修成佛陀之前,其经历就是做菩萨的,如思惟菩萨来历,就是取材于佛祖释加牟尼在菩提树下打坐六年,悟彻菩提的故事。不过一个神明从次一级的神明往更高一级的神明发展,人们膜拜的一般都是最高阶的神明。而“弥勒”的身份,因教派差异,则被信徒们以“佛陀”、“菩萨”、“罗汉”这三种方式来供奉。而布袋和尚做为“弥勒”的另一种形象,则使信徒们对“弥勒”的供奉又增添了新的形式。如在一些寺院里,常常有两个地方供奉弥勒,一是大雄宝殿常供奉着三尊大佛像“三世佛”中有弥勒,这个弥勒属典型的佛陀造像,头上有肉髻,有右旋螺发或水波纹发,两眉之间有白毫或无白毫,通肩式或袒右肩式大衣、褒衣、博带衣等等。除此之外,还另外设一个弥勒殿,专门供奉弥勒。这里的弥勒就是身着僧侣装,笑口常开、体态胖大,眉皱腹凸的布袋和尚造型。很多弥勒殿一般都有这样一幅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有单独的“弥勒殿”专门供奉布袋和尚造型的寺院,一般都是认可“弥勒”的“佛陀”身份,或认可其既有“菩萨”身份,又有“佛陀”身份的不赞同“弥勒”的“罗汉”身份。而认可“弥勒”为“罗汉”身份的教派,就不会再认可其“菩萨”或“佛陀”的身份,我们前面提到过,具有“罗汉”身份的神明,被定格在了“罗汉”的神明品阶)。

布袋和尚的造型由于成了中国版的弥勒佛(或称菩萨、罗汉,因教派而异),

已经超越了僧迦类法师的范畴,并且走出国门,在日本佛教中,被列为七福神之一。故弥勒除了佛相、菩萨相造型以外,还多了个以布袋和尚为原型而塑造的僧侣像,见到这样的僧侣像,因教派或佛教理念而异,称其为弥勒佛、弥勒菩萨或弥勒罗汉都可。

僧迦类法师的装束打扮和罗汉一样,都为僧侣装,区别是面部形象多为汉人。也有一些僧迦类法师因为有西域的籍贯背景,也具有深目、高鼻等面部特征。所以有些喜欢搞佛像收藏的朋友就常常为手中具有西域人特征,僧侣装之类的神像,是罗汉像还是法师像要做许多功课了。但是布袋和尚的僧侣装造像因其身态和体型独特,我们几乎都可以不加思索的,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在《西游记》书中,作者就是认可弥勒的佛陀身份的,如在《西游记》第五十二回里提到的十八尊罗汉,其中的后两位就是降龙、伏虎二罗汉。而且在第六十六回《诸神遭毒手弥勒缚妖魔》里,弥勒就是以和尚的相貌,佛陀的身份出场的。而且作者就是以布袋和尚的造型来描述弥勒佛的:“大耳横颐方面相,肩查腹满身躯胖。一腔春意喜盈盈,两眼秋波光荡荡。敞袖飘然福气多,芒鞋洒落精神壮。极乐场中第一尊,南无弥勒笑和尚。”

《西游记》书中的须菩提祖师,无论是与我们知道的罗汉,或是僧迦类法师相比,差异是巨大的。且不说在《西游记》书中我们看不到须菩提祖师的僧侣装扮(也难以想象作者会让手持道家法器“麈尾”的须菩提祖师再着上僧侣装),就是《西游记》书中有关对罗汉的描述,尽管着墨不多,也已经非常明了。在《西游记》第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观音奉旨上长安》里,就提到佛祖如来降服孙悟空之后,回到西天的雷音宝刹,“但见那三千诸佛、五百阿罗、八大金刚、无边菩萨,一个个都执着幢幡宝盖,异宝仙花,摆列在灵山仙境.婆罗双林之下接迎”。这迎接如来的众多神明当中,就有五百阿罗(全体罗汉),我们可以想像,如果须菩提祖师为罗汉类的神明,佛祖如来大可不必亲去灵霄宝殿,或者说即便去了,也不必动手,命一个(假设为罗汉类神明的须菩提)罗汉出手即可。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罗汉类神明的法力神通在《西游记》书中不算太高。在《西游记》第五十二回里。就提到为了降服兕大怪,如来令十八尊罗汉(顶级罗汉)孙悟空助力。群殴一阵不见功果,照样失利,还丢了从西天宝库取来的十八粒“金丹砂”。

至于僧迦类法师属人间的和尚(大都为中土的和尚,和一些从异域来到中土传经讲法的和尚)圆寂后,成就的一种的神明。而须菩提祖师在书中是的“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手持道家法器“麈尾”的大神明,虽然其神通在书中表现得不多,但从其弟子孙悟空广大神通来看,其本领也更是另人遐想。而且在《西游记》一书中也没有提到须菩提祖师为和尚装扮。由此可见,罗汉或僧迦类法师之类的神明是无法与须菩提祖师相提并论的(关于如来佛祖十大弟子之一的第五个弟子“须菩提”是不是须菩提祖师将在稍后的篇幅中论述)。

㈥菩萨,“菩萨”一词做为一个称呼,可以说是一个世俗化的称谓,如人们把佛教的一些低级神明、护法神将(包括二十四诸天神将)、罗汉品阶的神明等也常常后缀“菩萨”二字敬称,信徒们也把寺院的僧侣称作菩萨,僧侣们则把施主也敬称菩萨等等,做为一个称呼而言,似乎每尊神、每个人的名字后缀上“菩萨”二字相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