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96
安是非识
2018.03.29 21:34* 字数 826

我从qq添加通讯录好友里去搜你,习惯性的去找你的姓氏开头S,第一眼没有翻到,心慌起来,后来才想起来通讯录里我在你的名字前加了个a。

春花已开,天气渐暖,可我还停留在那个夏天。你的头像还是那片白,是否你也还在过去中徘徊?

我还没坐过飞机,你说要带我坐的,说我一个人的话第一次坐不了解流程。我说有点害怕,你说飞机是交通工具中风险系数最低的一种,但我还有点怕,可能源于人对于未知事物原始的一种恐惧吧,何况还是在高高的天上。你去上学我记得送过你两次,好像都是在北京。一次你坐火车,我赶过去本想见你一面就算了,没想到回来时买到了一趟列车,于是又多待了两个多小时。火车上你偷偷的对我说“快让我亲一下,一会儿人多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害羞,小屁孩。我到站了,你继续南下。还有一次你坐飞机,我送你到机场,看着你一步步走进安检,不停的扭头和我挥手。想了想好像送别的总是我,不管是你来看我还是我们共同去了某个地方,亦或者是我去某个地方找你。一直是我在送别,看着你的背影离开。

你有一对非常漂亮的双眼皮,一个大男生,双眼皮还那么到位。你特别希望将来有一个女儿,我就莫名的嫉妒,就问你是女儿重要还是我重要,你说当然是我啦,没有我哪儿来的女儿。假如有个女儿的话,她一定长的非常可爱,都说女儿随爸爸,她也一定会有双漂亮的双眼皮,圆嘟嘟的小脸蛋,想想就可爱。我们不能在彼此身边终老,我还是想看一看你将来的儿女,是不是也和你一样可爱。你在外很man,在我眼里就是那么可爱。

“你爱我吗?”“爱。”“你爱我什么呀?”我问过你好多遍这个问题,你也没回答出个所以然,爱也许就是解释不清的。我今天翻出了和你在一起的好多照片,是我那次做相册留在电脑的底板,侥幸存了下来。有回忆,算可以了。我也想开了,不必刻意强迫自己的心,也不用刻意掩饰我还在想你的事实,随便各种卦数怎么说,各种命理如何不合,都随它去,想你念你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随遇而安,随心而居,随意而活。就是想你,就是念念不忘,纵使我自欺欺人也没用。

曾经沧海难为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