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的根

昨天出差回来准备路上的粮草,

走进小卖部,买了方便面、火腿肠还有水果。

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拿了5包小当家。

在返程的路上,同行工作人员刷着抖音,

里边稚嫩的女童竟然让我泪流满面。

曾经自己也是被老父亲那样捧着长大。

他离开我已将近20天,

这些天,返回工作岗位的自己,

也仍然总是精神恍惚,很难集中注意力。

在送他的路上,我在心里喃喃地说,

如果我想他了,他是否会来梦里看我。

可是,在他离开的这些天,我一次也没有梦到过。

我多想知道,在另一个世界里他的家是怎样的,他过的好不好。

十多年前,我刚结婚在高平,

每次回沁水都要买一箱子小当家带回家,

只要他去高平,也都给我带一箱子送给我,

这些年,关于几个孩子中,他给我的偏爱,

这些天总是在我脑子中无意间就闪过。

沁水的风俗,离世的亲人用的、穿的就全部烧掉了,

所以家里除了他的照片,没有什么。

在最后为他整理临行前的衣服时,

从他身上拽下的一颗扣子现在是我唯一和他的连接,

我常常摸着扣子,想他是不是因为这辈子操心太多,

所以喝了孟婆的汤,忘了我。

所以,这些天,他一直没有到梦里来让我见见他。

断了我的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