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东瀛之《在日华人二三事(一)》

96
平踪
2018.05.17 05:51 字数 1374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之所以引用铁道游击队的歌词,是因为我在日本工作时,就时常哼起这个调子。

对的,你没有看错,当我坐在日本的办公室,身处鬼子们的包围中时,时不时便会带着些许戏谑的心情,哼起这样的调子来。

谈不上善意或恶意,倒也不至于连歌词都唱出来。总之,作为出生于80年代中国人,在此情此景中哼出这样的调子,心情终究还是会变得明朗一些。说是闷骚那也未尝不可,确实多少会有‘赚到了’的感觉。

要是有人说无聊,诚如斯言。

这么一来,或许单纯一些的朋友便会疑问,既然有如此的(爱国)情怀,又何必去什么 日本呢?

这种问题确实没有办法一概而论的(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简单论调,恐怕也只适合网络喷子),至少在我所遇到的在日中国人里,就各有各的事由。

说到底,命运这个东西,有多少人真能自己控制呢(控制了就一定是好事么)?

不过要简单归类的话,最大的因素还是因为工作和生活的权衡。

见过几对在日本生活的中国夫妇,他们或是从事技术、或是从事贸易,都是属于很平常、不起眼的普通人(在国内也并非211或985之类的名校毕业生)。但是一旦成家,有个大致5年的积累。便大多在日本买房买车,过上了俨然中产阶级的体面生活。

平心而论,要是搁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外来家庭决不可能在5年里达到同样的生活水准(保不齐还窝在群租房或地下室)。单就这一点来说,赴日对他们而言未尝不是幸运的。

还有另一个做软件的哥们儿,这家伙是某正牌211名校毕业生(具体哪所记不得了),早年毕业后便进了东软,然后被公司分配到对日的软件项目中派去了东京。后来又随着项目辗转了日本多个城市。

不过这哥们儿心气比较高,工作中受制于小日本毕竟让人憋闷。于是前些年便带着工作存下的积蓄回了老家(东北某三线城市),交首付买了房子,觉着工资少一点也没关系,能安稳过日子就行。

结果正碰上前些年的创业潮,东北小老板拍胸脯打包票讲发展讲情怀,就是不按时发工资,更要命的是加班比鬼子还狠(当然没有加班费),这下彻底击碎了他买了房子讨媳妇过安生日子的打算。每月五千多的贷款可必须要还,这么饥一顿饱一顿实在耗不下去。没办法,只好又托了朋友关系回日本。

最近听说日本各类大学里也有不少来自中国殷实家庭的学生(真正的富人倒是不多),他们中很多是因为喜欢动画、游戏、明星等流行元素而前往日本求学的。另外还有一些赴日投资的国内中产,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无论人们喜不喜欢,客观上就是有相当数量的国人因为主观或客观、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到了日本。一段时间以后,一些人(家庭)会选择留日、另一些会选择回国。但更多的(特别是年轻群体),则希望同时保有两边发展的可能性、或考虑从事跨国业务,也都是人之常情了。

中日两国无论在地理上、文化上还是历史上都有无数的纠葛不清。以上所说的群体即使就人数而言也绝不是小数目。虽然如此,若放到中国浩瀚的人口基数中,却也只是沧海一粟。

虽然人类社群的不断分化细化正是这个时代的大特征,站在积极的意义上看,如何将自身所拥有的‘少数派特征’变为优势而非局限才是正途。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在日中国人’这一标签似乎总是多少具有一些敏感性,背负着一些与众不同的压力。

想要描写这样的一个人群是一个相当宏大的作业,个人而言显然力有不逮。不过我希望,以这样一篇文字作为开端,从小处着手,未来时不时可以通过切入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的话题,从某种程度上展现这一人群的众生世相。

闲侃东瀛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