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冷的时候 去最冷的地方

小希在元旦过后的第一个星期二要结婚了,除了在朋友间互相传递电子请帖以外,作为曾经最好的室友兼闺蜜的我,很荣幸的收到了她为数不多的几张手写的请帖,它漂洋过海,游到了我手上。

我轻轻一瞥,嘉宾名单上也有他的名字。不过说的也对,作为小希为数不多的男性好友之一的他怎么可能不被邀请。

我最讨厌星期二,因为在星期二我离开了我最爱的人。

他是圳子,我一直爱着的圳子。

我在三年前的一个星期二离开了深圳。

在那个四季终日炎热的地方,我在三年前的春天,在一个20几度的下午离开了深圳,离开了我一直爱着的那个人。

我与我身边所有的人都道别了,唯独他,我开不了口,我在陪他吃了一顿早茶之后,与往常一般,微笑道别,这一别,就是三年。

我是落落,正准备参加三年前我在深圳好友的婚礼。

打开我的衣橱,在最里面拿出我最喜爱的那条裙子;

在桌上右手边第二个抽屉里,选出一支最合适的口红;

最后,打开锁,在鞋柜里拿出我最美的高跟鞋。

我花了三个时辰来拾掇我自己,但我只用了一分钟变成原本的模样。

他要来,我选择了我三年前的装扮去赴约。

那天的婚礼圳子也是一个人来参加的婚礼,我没有上去与他打招呼,而小希也很懂事的将我们安排在不同的两个桌,我很期待他会注意到我,但也很害怕他会注意到我。

三年前,在我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喜欢人的能力的时候,却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身边的人都说他是小帅哥,可很奇怪,只有我觉得他不是那么地帅,长得比较奇特的一个人吧。

不过我大概是喜欢上了他的笑容,我闭着眼也能闻到他笑着的时候身上散发出阳光的味道。

他喜欢穿着淡蓝色的衣服,衬衫、T恤、外套,都是淡蓝色的,见到我的时候总是微笑,永远那么的温柔优雅。

我们看过电影,吃过饭,不过我们什么也不是。

或许在别人看来我们早已是一对,所以也不见有其他身边有别的女生。

在离开他的时候,我没有和他说今天我会离开深圳,因为也许以后再也不来深圳,也许只是过客的停留站。

在一个女生20几岁的时候,漂泊在外,面对的那么大的压力,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在深圳这片战场草草收场。

他送我回来的时候,我说了声谢谢。谢谢他,让我没有忘记喜欢这件事。

婚礼的地点选得尤其的用心,是在一个沙滩边,在草地上,深圳湿热的海风吹拂在我身上,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我与小希去海边玩第一次认识圳子的那天一样。

再更远处,几只海鸥在海上寻找着它们的午餐,时不时的潜入水中,又从水中窜出,飞向蓝色中,留下一声长鸣。

我突然有点意兴阑珊,慢慢的酌了一口酒。

他是喜欢淡蓝色的圳子;

他是不喜欢过多应酬的圳子;

他是爱微笑的圳子;

他是我爱的圳子。

借着酒意,我悄悄瞥了他两眼,噢,幸亏好,他没在看我,这番摸样委实有点难看。

他好像比以前更高了;

也好像比以前更壮了;

他好像比以前会交际了;

他好像完全不爱我了。

是我,任凭我和他的日子长满了灰尘。

入夜,我来到了这片海域,慢慢回忆深圳属于我的那一部分。

深圳的雨就如同当初的我一样,蛮横不讲道理的直来直往。

太阳加速了西下的速度,白日里温和的海面此时传来呼呼的海啸声;

温暖的海风亦化成了凛冽的寒风,抽打着芭蕉树叶,噼噼啪啪;

远处传来一声声呜呜的汽鸣声,凑成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我躲在树下避雨,风有点冷,我蹲下来,觉着有点累,就闭着眼。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熟悉的声音让我有些慌张,我皱着眉抬头看了看他。

"明天一起去看电影吧,这次就不要走了"

他用力拉起我来,紧紧的抱着我,我感觉到了背上一片湿润,应该是雨水吧,可为什么会是热的?

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星期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