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84)

登临仙界

  这是冷凝玉第二次感受腾云之术,虽然她看不清周围,却能听到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看到云朵在指间分割成丝,山河尽收眼底,心中不免激动了起来,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冷凝玉的脚终于踩在了地上,脚踏实地的感觉让她觉得心安,脚下却还是有些轻飘飘,极目远眺,万里云海翻腾,回头望去,仙木成林,花海遍野,奇禽异兽时有出没,瑶池仙水贯穿林野。

  冷凝玉不觉看呆了,良久,才问道:“白攸,此间莫不是仙界?”归一道人虽见多识广,也不由惊叹道:“果真是仙界,凡间哪有这般风光?白攸你小子原来是位仙者。”白杉扑哧一声笑道:“这里是我家啊!”

  白攸也说道:“这里并非仙界,我也并非什么仙者,道长谬赞了。”

  冷凝玉说道:“我在书中看过,你们一族最易成仙,修炼之处也是聚天地灵气的宝地,纵然书中写得那般辉煌,却不如此处之万一啊。”

  冷凝玉完全沉浸在美景中,白攸看着冷凝玉若有所思,说道:“玉儿,我们先去见我们族长,随后我有事想问你。”

  白杉也说道:“叔叔,我要回家去看阿娘了,等你见过族长奶奶也回来吧。”白攸点点头,看着白杉远去,对冷凝玉说道:“走吧。”

  穿过了花海,一座城池出现在了冷凝玉的面前,城门上写着三个大字:“涂仙城”。城墙上有岗哨,那人问道:“城下何人?”

  白攸回道:“白攸。”那人马上说道:“二殿下回来了,赶快开门!”城门应声而开,冷凝玉想着,这神仙福地的城池是何等别有洞天,结果一看,竟与人间的城池别无两样,不由得有些失落,进城之后,道路上干干净净,空无一人,说不出的凄凉萧条。

  冷凝玉问道:“白攸,为何没有人?”白攸说道:“我们虽然和人间住的房舍相似,可是和人间的生活习惯就大不相同了,这里没有集市买卖,不需要物品交换,大家每日做的事情就是在家修炼或者去圣坛切磋。”

  “圣坛?”归一道人问道。白攸说道:“这里的事情我慢慢讲给你们,先去宫殿吧。”冷凝玉心中虽有诸多疑问,可听白攸这么一说,也不得不咽了下去。

  穿过主街,尽头就是白攸所说的宫殿了,这宫殿虽算不上什么琼楼玉宇,也算的上危楼高百尺了。宫殿的占地面积并不大,但是真的非常高,这是冷凝玉从没见过的高度,她四下望去,发现宫殿不仅没有守卫,连门都没有。

  “额……我们怎么进去?”归一道人忍不住问道,白攸说道:“等。”归一道人回道:“等?”话音刚落,三道白光自塔中而出,一直铺到三人的面前,宛如三道天梯,白攸看着冷凝玉,少见的严肃,说道:“玉儿,你往上走。”

  冷凝玉看着虚幻的白光,不明就里的看着白攸,但还是缓缓的走了上去,走上去才发现这白光看似虚,实际却十分踏实,犹如坦途,冷凝玉走了几步,便放心了,一直往上走。

  白攸看着冷凝玉,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归一道人看冷凝玉没事,也往上走,却一脚踏空,扑在地上,他愣了愣,问道:“这怎么回事?”白攸说道:“这是考验,能踏上这条路的人才有资格进去,道长,你不行。”归一道人气道:“好小子,老道凭什么没资格?”

  白攸说道:“道长,已经有很多人类来到这里,唯一一个得到这条路认可的人,就是玉儿。”归一道人奇怪道:“你也不能?”白攸笑道:“我可以。”归一道人说道:“你刚刚不是说唯一的人类……白攸……你不是人类?”

  白攸笑而不答,踩着白光追着冷凝玉而入。留下归一道人一脸愕然。

  冷凝玉和白攸随着白光走,终于看到了门,走进去之后,那门立即消失了,眼前是一个房间的门,冷凝玉和白攸站在过道里,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攸,带冷姑娘进来吧。”

  冷凝玉听到叫她,不由得吓了一跳,白攸推开了门,冷凝玉看到了一间十分大的屋子,屋子中间有活水流过,还有纵横交错的小桥,水中有花瓣流过,华丽的灯台上燃着明亮的蜡烛,冷凝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亮的蜡烛,桥后面重重纱幔中,隐隐坐着一个人。

  白攸恭恭敬敬的跪下,行了三跪九叩之大礼,说道:“族长大人,您身体好些了么?”重重纱幔突然慢慢撩起,冷凝玉看到了一个十分美丽的背影,竟是是个风情万种的美女。

  那美女慢慢转过头,冷凝玉不由看呆了,这根本不是人间的绝色,这种雍容华贵,仙气逼人的气度让冷凝玉深深折服,不由得低下了头。

  那美女轻飘飘的走了过来,没有看冷凝玉,而是对白攸说道:“怎么?你不喊我一声母亲?”冷凝玉心中一惊,没想到这族长竟然是白攸的母亲,而这位母亲看着却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人。

  白攸没有答话,将头低着,也没看一眼自己的母亲。那妇人笑了笑,转向冷凝玉,说道:“冷姑娘,你好。”冷凝玉行了个礼,说道:“族长,您好。”

  那妇人慢慢走到纱幔后的宝座上,说道:“冷姑娘,小攸,你们上前说话吧。”冷凝玉和白攸便过了小桥,走到那妇人面前,那妇人又说:“冷姑娘轻松通过了这条路,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类了。”冷凝玉挑眉问道:“曾经也有?”那妇人没有回答,而是说:“冷姑娘,我与你颇有缘分,与你祖上……也有渊源。你这孩子,我很喜欢,你和小攸在一起,他由你照顾,我很放心。”冷凝玉听她说话奇怪,尤其是提到她祖上的时候,眼神竟是十分温柔,冷凝玉想了想,说道:“平日里,白攸照顾我多一些,我已经是半个废人了,更别提照顾谁了。”那妇人笑了笑,说道:“我已经看出你身体虚弱,但是你的道法可是很高深啊。”冷凝玉苦笑地摇摇头,说道:“论法力,我远远不如白攸。”白攸一直没有说话,这才抬起头来说道:“我已经修炼了几百年才有这修为,你才短短十几年,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冷凝玉未置可否,只是说道:“族长大人,您可以说说这次袭击吗?我想知道刘安的行踪。”

  族长听到这话,正襟危坐,说道:“这里乃是涂山仙地,我族自天地初开便生存于此,这里是你们凡人毕生也想追求的仙境,其实涂山也是人间宝地,只是天地灵秀,竟让它身在迷雾之中,我涂仙城隐于雾中,千万年来从来没有被外族侵犯,如今却被欺凌到这种地步,全败刘安所赐!”

  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攸突然抬起头,说道:“族长大人!你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违心吗?”他上前两步,指着族长说道:“白蛇一族灭族,您说,我族高贵,不屑与蛇族共谋,白蛇一族数万族人全部惨死!火狐一族为何隐退?当时火狐族长前来求助,您闭谷谢客,火狐一族死伤殆尽,族中圣物被抢,隐退山林,唇亡齿寒啊!族长大人,这些年我在外面为何一直追查刘安的行踪?不仅是为了为同族报仇,更是为了避免我族灭顶之灾!”

  “荒唐!”族长一拍座榻,气道:“白攸,我没有说你,你反倒说起我来!你身为我族的二皇子,你大哥早死,你是族人的希望!可是你却屡次三番的出谷调查刘安,若不是你调查漏了行踪,这刘安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入谷的方法,今次却顺利入谷,还与美人蛇族同流合污,几近灭族!这是身为承袭者该做的事吗!”

  白攸将头高高扬起,不卑不亢的说道:“所谓怀璧其罪,刘安想要什么,您不会不知道,进谷不过是时间问题!”

  冷凝玉听他们母子吵架,颇为尴尬,族长见冷凝玉进退两难,沉了沉气,说道:“出去吧。”

  白攸还想说什么,冷凝玉拉住他就要往出走,族长却又说道:“冷姑娘留步。我有话对你说。”冷凝玉愣了愣,看着白攸,白攸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冷凝玉在殿里待了很久才出来,出来后,白攸问道:“她找你什么事?”冷凝玉面色悲怆,摇摇头,说道:“白攸,你的母亲很不容易,有些事你要理解她。”白攸面含怒气,说道:“玉儿,有些事,你不懂。”冷凝玉说道:“她要归天了。”白攸听罢,仅仅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万物皆有寿数,她活了这么久,也该归天了。”

  冷凝玉皱了皱眉头,说道:“她是你母亲,你不伤心吗?”白攸的目光投向万里的云海,说道:“我不伤心。”说完便转身走了。

  这是白攸第一次没有顾及冷凝玉,冷凝玉愣了愣,觉得非常的不适应,她看着白攸的背影,莫名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从前有座山,这山叫悟道山。山势雄峻,峰峦秀美,古树众多,悬崖峭壁,曲径...
    乔年年阅读 1,073评论 15 54
  • 凤九险些喝了打胎药的事情被折颜捂得严实,凤九更是不愿提起,九重天除了滚滚,并无人知晓,几天了,青丘也是平静。这几天...
    微笑天使999阅读 3,153评论 13 61
  • 连宋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夜华越来越迷惑了。这攻打北荒,本来说好的是自己带着四海水君来,而且当时白家人明确表态不需要夜华...
    云朵_从竹阅读 1,365评论 9 20
  • 南荒营帐 映川走后,众位仙神谁也没有说话,因为这件事情太棘手了、太紧迫了,白浅命玄一线,此时,就算是东华帝君、折颜...
    云朵_从竹阅读 481评论 0 17
  •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2) 拿定了主意,东华便立刻唤来了太子夜华和太子妃白浅去太晨宫,说是要商量大婚事宜,本就为自家...
    墨白粉阅读 497评论 0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