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怀疑友情,它会认真生长

小Y是我的朋友之一,第一次遇见她是我复读的第一天,在学校安排的宿舍里面,几个小时的接触对她颇有印象,她话虽然不多,但看得出来是个有自己独立个性的人,是我喜欢的类型。后来成为朋友之后,说起初次见面的场景,才知道她对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说觉得我大大咧咧,有些轻浮,好在相处之后发现我还不错。

她话不多,经常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可以坐很久,看起来总是孤孤单单的,但她从来不喜欢和磁场不同的人多说一句话,哪怕就这么沉默着。

她是我见过所有女孩子中最个性鲜明,坦然做自己的。这也是我喜欢她最主要的原因,或许她不是在聚会上拿起麦克风渲染气氛的那个,但这不妨碍她闪现光芒。

她低调安静,却很有趣,把对外的热情内化,浇铸成内在的一座灯塔房,很明很白。总让人产生天然的“信任”,觉得她说的做的就是对的、好的,并且会愿意在心底支持和追随。哪怕话少,哪怕声音很小,词句简洁,也没有感叹号,但她开口的时候你还是愿意仔细听,纵使并不太合群,也不会抖机灵,甚至常常让人觉得有些距离,但你会理解,就是觉得很喜欢。


有次听她说,说她跟我说过的话比她跟她家里所有人说的话加起来还多,为此我感动了许久,因为我知道,在她那里我算是她值得信赖和心里认定的朋友了。

我们一起做过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我小小自行车上后座总是有她安稳地在我身后,我们吃过学校附近几乎所有的小饭馆,然后专门光顾一家生意最不好的小餐馆;我们曾在不同的摊位每人买了两份不同的饼,只因为看见大冷天里摆地摊的小哥哥实在不忍;我们因第一次遇到两个外国小姐姐欣喜了好久,用蹩脚的英语跟人家交流,最后还怕对方没听懂,找了纸笔纸上交流。


周六晚上我们总是会去她县城的家里,下载一部电影看很久,然后聊天到很晚,那是一周中最值得庆祝的时刻,第二天一路狂奔到学校,还是没能躲过迟到的结局,运气不好碰到老师还要忍受老师的白眼。后来她住在我租的房子里,每天早上要跟着我早起半个小时,跑半个县城,只为给班里的同学买早餐。高考完那个暑假她去我家玩,路上被大雨袭击,全身都湿透了,冷得直哆嗦,但心里还是很开心,还说以后想起那一天也会很美呢。当时我深陷一段看不到希望的感情里,看到我难过的时候,她总会安静地陪着我身边。她曾写了几份长长的信,亲自交到我手里,那是我第一次收到信。


我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如果换一个人,不一定会和我一起做。

上大学后,联系没那么多了,但不管多久没有联络,心里都没有觉得彼此生分了,多数时候是她先问起我:“在干嘛?最近还好吗?”等,简单却温暖的几个字,一下子将我们拉到从前,还是彼此最亲近的最初模样。谁都没有刻意去维持,但情义依旧,我知道她是真心希望我过得好的人。

其实朋友间的最好状态,应该就像恋人间的最好状态一样:给予对方足够自我独处和提高的时间与空间,然后在忙碌过后,共同分享进步的欣喜。


她是我说到好朋友时能立马想起的人,也是我短暂相见,但是长久惦记的人。

曾对她说过:“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是我的心中很温暖的存在。”她说:“你也是”。

一个很久之前的承诺,不痛不痒却又铭刻在心,哪怕毕业之后没有经常见面。总有个人记得你,一直惦念着。

别怀疑友情这种东西,时间不会让它消亡,它会很安静地生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