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手可摘星辰

今天我21岁了,我还很平庸。

在普外的第二周了,每天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困。生日里也是稀松平常的,我只想着要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不要出错不要出错。结果连困也是认真的。

前夜和F君聊到“平庸”,我说:“平庸的人能选择的是具有社会价值感的工作,但杰出的人能赋予工作社会价值感。”大概这是我当下到未来一段时间会滞留的状态,活得平庸,而且“流利”。

21岁,王二说他21岁时,想吃,想爱,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眀半暗的云。又说生活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我倒还没有这样深刻的思考,我想生活大概还没腾出手来锤我,而我也定不会永远生猛下去,我在衰老,灵魂和脑细胞一起,思想和嘴唇一起。

最近在看王尔德,《道林·格雷的画像》有一句很好-----“你拥有青春的时候,就要感受它。不要虚掷你的黄金时代,不要去倾听枯燥乏味的东西,不要设法挽留无望的失败,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平庸和低俗。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病态的目标,虚假的理想。活着!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活出来。什么都别错过。”于我而言,这是个安慰。

21岁,我缺乏判断力;

21岁,我在平庸里浮沉;

21岁,我面前的生活既不锤我也不善待我;

21岁,我最喜欢树和月亮;

我有一个祝愿,给天下人:

祝你江海寄余生,祝你手可摘星辰。


树枝想去撕裂天空
但却只戳了几个微小的窟窿
它透出了天外的光亮
人们把它和叫作月亮和星星
1968年冬          顾城《星月的来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