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输入法可以改变世界

最近bingzlb和我有些争论,他有他的想法,想说服我听从他的观点,并且引用了乔布斯的一句名言:“你是想买一辈子糖水,还是想改变世界?”他的观点与我素有龃龉,这里不表,但是他的这句话启发了我的思考——到底什么样的输入法可以改变世界呢?

改变世界,这可是一个大词呀,这是一个我年轻的时候,脑子里会不停冒出来的字眼。什么?你问我,我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大概是一月前吧。作为一个已经活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人,再也不能恬不知耻地以年轻人自居了。但是,改变世界的想法从来没有从我心中泯灭,我怎么不可能不想改变世界呢?我想大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吧,只不过真正做到的人寥寥无几而已,毕竟改变世界,谈何容易呢?人往往是先被世界改变的居多。

要回答什么样的输入法可以改变世界之前,我们先要回答,怎么样才算是改变世界。而当认真地去思考改变世界这个词,你会发现这个词是多么难以被定义,要做出多大的改变才算是改变了世界呢?我姑且从狭义和广义两个角度来尝试阐述。

如果狭义的解读改变世界这个词,那么至少是足以影响大多数人的改变才能称得上是改变世界的改变。那么什么样的输入法可以改变大多数人呢?输入法作为一种辅助人类将脑中的信息转化为文本信息流的工具,如此看待输入法的话,笔墨纸砚也是可以称之为是一种输入法的。从时间尺度上看,输入法沿结绳记事,龟甲刻字,笔墨纸砚,键盘键入,语音输入这样一个演化路径演进的,其进化趋势是在不断地提高信息流转化的速度。但是任何输入法都是有其物理基础的,以目前最常见的输入形式——键盘输入为例,输入法是建立在人脑,手和计算机的物理基础之上的,因此实体键盘和虚拟键盘在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物理基础是一样的。任何物理基础的发挥其组合性能时,必然都是有上限的,物理基础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虽然双拼输入法,五笔输入法优于全拼输入法,但是全拼输入法依然是最流行的输入法的原因。他们的实现是建立在相同的物理基础之上的,双拼也好五笔也罢,相比于全拼而言,并没有根本性的优势。更何况,全拼输入法更早地占据了人们的使用习惯,具有先发优势。说起各种各样的中文输入法,我想没有没有一千种,少说也有一百种,这么多种类的输入法的出现都没有撼动全拼输入法的统治地位,说明基于这个物理基础实现颠覆性改变的时间窗口已经消失了,全拼输入法将会一直统治以此物理基础为底层的输入法时代,直到这个物理基础发生改变。

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发生在身边的底层变动就是语音输入法的出现,他的物理基础是人脑,声音,计算机。因为他是一个新的物理基础,基于这个底层可以创造一种全新的输入法方式,所以巨头们才会对语音输入法如此趋之若鹜。但可惜的是,语言输入法已经出现了,虽然他还不能以百分之百的准确率工作,但他目前已经可以工作得很好了,所以创造颠覆性语音输入法的时间窗口也在正在消失。之所以说正在消失,人类很可能会发明出非常非常出色的算法,使得语音输入法可以以接近或者相当甚至是超过人类的能力识别语音。这在可预见的将来是很可能出现的。

那么下一个物理基础是什么呢?个人认为应该是人脑和计算机组合,也就是脑波输入法,这是符合狭义下改变世界要求的下一代输入法。目前脑波输入法已经开始出现,我猜想可能还在十年到二十年左右之后趋于可用,至于多久时间可以成熟,我预感应该会在二十年以上。如果脑波输入法可以成熟,他将完全替代现有的大多数输入法。物理基础上的优势将会是碾压性的。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基于键盘的任何新的输入法方案都只能算是输入法领域的微创新,遑论什么改变世界,因为他的物理基础是老旧的,可挖掘潜力已经耗竭了。

如此定义改变世界的标准,我想大多数人会是沮丧而绝望的,因为这意味着改变世界这件事情注定只能是少数天才才可能完成的壮举,我们只能做一些修修补补零零碎碎的工作而已。

我不愿意这么去理解他,而更希望改变世界这件事情可以更加平易近人一些。那么,让我们从广义的层面来理解改变世界吧。我认为,一切创新的思想和行动都在改变着世界,虽然很多时候效果微弱,但是世界之大,只要能够稍稍撬动他一点点便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我们生而平凡,亦生而伟大。

我坚定地认为岁寒输入法是我改变世界的明证,岁寒输入法是我思想的数字化,互联网化,我相信他会给每一个第一次接触他的人以惊奇,抑或是震撼。他的思想是我的创见,他的存在是我的创造,而最最重要的,是岁寒输入法的思想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是岁寒输入法,也就是我告诉他们,拼音输入法还可以这么玩。也许每一天,岁寒输入法的思想会给某个人以启迪,而那个人因此创建出一套更微妙的系统,这难道不是在改变世界吗?

在这个语境下,改变世界这件事情就有了程度上的差异了,我们的问题也就自然变成了什么样的输入法才能更深刻地改变这个世界?这个时候我想重复一次那句话:“你是想买一辈子糖水,还是想改变世界?”我想说的是买糖水也是在改变世界,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可口可乐如今畅销世界,深刻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数十亿人都喝过可口可乐,却未必有数十亿人用过苹果的产品,显然可口可乐更亲民,影响力丝毫不亚于苹果的产品,却不被认为是在改变世界,事实上是我们内心的偏见在作怪罢了?买糖水也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如果我们把输入法比做糖水,我们看一看什么样的“糖水”更可能改变世界。现在假使有两种糖水,一种糖水是可口可乐,一种糖水是加多宝。

可口可乐:我口感更好。

加多宝:我降火,喝你会缺钙。

可口可乐:喝我会产生愉悦感

加多宝:我降火,喝你会缺钙。

可口可乐:喝我的人更多,更多的人喜欢我。

加多宝:我降火,喝你会缺钙。

可口可乐:。。。。。。

如果问,可口可乐和加多宝哪一种糖水更可能改变世界,小孩子就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小孩子更可能会吵闹着要喝可口可乐,而不太可能吵着要喝加多宝,就算加多宝可以降火,喝起来味道也算不错,但可口可乐的口感更好,能够满足更多人的口味,小孩子也知道这种糖水喝起来更带感。

其实这个比较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决定糖水能否更加流行的关键因素是他的口感,而不是他能不能用来降火和是否会不会导致缺钙,这是人的七宗罪之一,贪食决定的。而对于输入法来说,决定一个输入法能否更流行的关键因素是他的简单性,而不是他的效率,这是七宗罪中的懒惰。所以,所谓的人性化,即是去尽可能的满足人这七种欲望罢了。

如果想要设计出一款更可能改变世界的输入法的话,就要想办法设计一款更简单的输入法,单纯的追求其它某一方面的性能是南辕北辙的做法。我自认为岁寒输入法并不比全拼更简单,所以他不可能比全拼更能够迎合多数人的需要,但我的理念始终是设计一个尽可能简单又足够强大的方案,这也就是为什么岁寒输入法虽然脱胎于双拼,呈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不需要助记的方案,力图克服助记这一简单性的大敌。我始终相信比岁寒输入法更能改变世界的输入法必然是既比岁寒更强大且比岁寒更简单的输入法才可能。

对了,有一点需要指出,可口可乐可以用来做可乐鸡和姜汁可乐,加多宝却不能,而且加多宝作为一种凉茶,会对肾脏造成压力,喝多了可能导致年老之后得尿毒症。

许久不写文章,笔力有所不济,请各位看官见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这篇文章主要讲述对于个人偶然的一个想法,在极其不成熟的条件下走过的探索的过程以及探索过程中的一些收获。 关键词:...
    沛文沛语阅读 4,864评论 4 3
  • 世界上第一瓶可口可乐于1886年诞生于美国,距今已有113年的历史。这种神奇的饮料以它不可抗拒的魅力征服了全世界数...
    学不知阅读 1,772评论 0 13
  • 本次课程收获&触动 1)资源我和小我的定义。平时对此有模糊的感受,听了这次课程,概念一下子明确了。 2)"解决问题...
    十一月小雨阅读 99评论 2 1
  • 1、git介绍 SVN是一个集成式版本管理系统,所有的文件先从服务器上取下来,修改后在提交到服务器,一旦服务器挂了...
    木木公白阅读 219评论 0 0
  • 皎皎一月明,云星隐苍穹。 蛩吟静夜曲,桂送月宫香。 (2017.09.06)
    正谊明道阅读 46评论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