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广生,你个憨皮

胡广生:

你说你是不是个傻子,想当英雄想疯了撒,竟然还学人跑去抢劫,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脑壳被门给挤歪了。

最可笑的是竟然还抢了一堆模拟机型回来,你说你和李大头是啥子命吗。

还有你走之前给我放的那是啥子歌,都给我听睡着了,醒来我看外面好亮啊,我一瞅,你个瓜娃子竟然敢耍我,说好的给我放煤气呢。最后是不是还是怂了,连放个煤气都不敢,你还敢冲我哥开枪,没把你屙尿了么。

我跟你说,你以后出来了还是跟大头乖乖回老家撒,就你们这样的出来飘啥飘,回去好好娶个娘子,好好过日子咯。真真挺好哇,长得好乖哟,比我像女人多啦,你就不要去掺和人家俩口子的事情。人啊,混够啦,就回家了。不像我,么混够,就回家了。

其实,我挺感谢遇见你和大头的,你俩瓜娃子是真憨啊,也是真可爱。大头做饭真的好香,你们要怕回去没事干,就一起开个饭店啊,他负责做菜,你负责治安,多好哇,保证连只蟑螂都没有!

我是说真的,你啊,不能在外面乱跑,我看你这瓜娃子在外面随时要惹事的,但我知道你咋个想的,你非要拿把枪当英雄,但我跟你说,人还是不能拿鸟枪当炮使,你得认清这个现实。

我可不是嘱咐你个哈子,我要非像骂我哥那样骂你,也是可以的,只是我真的是没啥子气力了。

我这样的人,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你可别说我没什么追求,毕竟连死可都不由我。你呢,虽然是如你所愿进去喽,但也真没什么可骄傲的,毕竟你最后还是要出来的。

出来以后,就不要再进去了。好好找个女娃过日子撒,然后再生几个瓜娃子,好好地。

那天你走后,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胳膊好像动了一下,然后脚也有知觉了,我感觉我已经和你一起出去了,我们过了河,下了桥,你说要带我回家,我就跟着你一直走啊走的,走出去好远,从天黑走到黎明,太阳越来越亮,然后我就越来越看不清你。

你看,他们都说我们是小人物,是无名之辈,他们懂个屁,哪个大人物不是从无名开始的,而且啊,你就是我的大人物。

我承认啊,我是有点喜欢你,尤其是你跟我说“过了桥,就翻篇了”,我以为啊,这辈子没人能懂我了,他们就想着我活着就行,可你看,我这样的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呢?

胡广生,你说死有什么错呢?我不跟人添堵了,也不让我哥负担,我就想选择最简单的方式了断这件事不行么?可就连最简单的事我都做不到,我还得麻烦别人,害别人。

胡广生,狗日滴,你个憨皮,你个锤子,我还有点想你。

你走,没能拂你临行衣,再醒来,烟花期,如有期。

——嘉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