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六便士》有感

我说了我非画不可,落水的人无论会不会游泳,都非游不可。

这是最近在看《月亮和六便士》时看到的句子,深有感触。

思特里克兰德是个普普通通的经纪人,有着一项稳定的工作,有着一个爱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有一天,他却突然离开了,去了巴黎,为的只是画画。他抛下了原有的一切,过上了饥不饱腹的生活,甚至差点饿死。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毫无道理,简直就像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只是代价要比那些文艺青年大的多。

有一天“我”问思特里克兰德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回答道:“我说了我非画不可,落水的人无论会不会游泳,都非游不可。”

他是一个落水的人,可谁不是呢?

上学的时候,校门口有对卖饭的夫妇,东北人。他们天天中午开着辆三轮,三轮上放着一罐米,几罐菜。八块一份,盛在俩饭盒里,一份米,一份饭,盛的满满的,是学校附近最实惠的一家。于是我天天中午就到他们那家吃饭,时间一长自然就熟了。聊天中偶然得知,他们一天要跑好几个地方,早上是在小区门口,有人会来吃早饭,晚一点到另一条街,这是上班的时候,有人会顺手买杯子奶茶。中午的时候先把饭买给下班族,然后跑到我们学校门口。毕竟学校放学比较迟。这样子随时随地都会有很多人来买饭,就是每天太累,要准备好几样饭菜。

你说谁愿意每天这样过呢?但他们必需挣钱呀,就算赚不了多少,但就像落到水里的人,只会三脚猫的游泳技术,总要扑腾几下的。

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来说多挣一点是一点,说不定多了这么点孩子娶媳妇的房子就有了,说不定燃眉之急就解了。

寒假的时候夫妇俩问我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开学。说要回东北过年,来年来了还在这里卖饭。第二年来了却没见他俩。

后来偶然得知,他们的三轮在中午换了地方,跑到了另一个学校门口,因为那里尽,方便,比天天跑到我们这里轻松一些,而且四周饭馆也少,竞争没那么激烈。落到水里的人,总要想方设法学会游泳。

我平生最恨背书,只觉得书里说得都是些无用的话,最恨老师让我研究“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的问题。但我书还是背了,意义也研究了。毕竟我不能不考大学,不能不拿那本证书。我说我也是落在水里的人,你信吗?

谁没落在水里,只是各有各的海,各有各泳要游。

有人为钱,有人为情,有人为了一个梦想。但最可恨的莫过于水不够深,淹不死人。

我也有过像思特里克兰德一样的梦想,像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写些画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求你不能换来钱,能不能得到别人的赞同。毕竟饿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我做不到,我有太多的顾及,我还有父母,还有喜欢的女孩子,我不能为了一个梦想,任性的将他们全部抛弃。

我说我是落在水里的人,可我究竟落到了那谭水里呢?

或者说其实我根本不是个落水的人,只是一个岸上的过客。就像一场古罗马斗兽场上的看客,为斗兽的勇士欢呼,号角,赞赏他们的勇气。但是他们只是奴隶而已,我再怎么将其夸赞,再怎么将其夸耀,也不会占到他们的战场。

《月亮和六便士》据说这个书名是个讽刺,六便士是最贱的钱,但月亮太圆了太亮了,看月亮的人连脚下的六便士都看不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