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热线》——知生命之重

        偶然在B站看到了这部奥斯卡短片,很庆幸自己第一次关了弹幕。

(来源时光网,图侵删)

        故事的场景很舒服,从场景的布置到光线的捕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与死亡搭不上关系。

        故事的一开始,女主海瑟坐在一长椅上看书,眼睛有点红润,说明了她是个感性的人,这个细节其实就是为她后面的表现做铺垫了。

        随后女主来到危机中心准备开始她的接线员工作了,刚进门口,她偷瞄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另一位男同事,但是男同事正在接电话并没有留意到她。她放好了东西后,再一次看向男同事,这次四目相对,他们尴尬的打了个招呼。在女主回过头去准备工作时,男同事呆看了她大致1秒。这一段表现的应该是他们相互间都是有爱意的,然而彼此之间并不知晓。

        过了不久,一个自称是斯坦利的男人打进了求助热线,几度哽咽,海瑟说一些安慰的话,试图打开斯坦利的内心。斯坦利说自己很害怕,并数次强调自己不能告诉她原因,并无意中透露了自己服用了大量的抗抑郁药。海瑟听到这个信息,眼神开始表现出了焦急,她不停地看着墙上的钟和自己的手表,她明白,救援的黄金时间在她手中不断流逝。但是目前关于斯坦利的信息太少了,而斯坦利也坚持不要救援。这部分还有个细节是比较有争议的地方,海瑟在得知男子的状况后曾经回过头去想寻求男同事的帮助,但是男同事在远处忙,女主就自己处理这件事,很多人会说在这么危急的情况还要自己硬着头皮干,很傻X,但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是个要自杀的人,女主的任何一个异常举动都会引起对面强烈的反应,因此女主在这种状况下的表现是很合理的。

        于是,她继续与斯坦利聊天,希望从电话的另一侧得到哪怕一点的能确认身份的信息。她得知,男子25年前失去了孩子,2年前妻子也去世了,这应该就是他抑郁的来源了吧。唯一有用的信息是,男子的妻子在一所机构中兼职过义工,她马上去到旁边的书架上查找档案,然而希望再度落空,档案上什么资料都没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小心翼翼地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并再次询问是否需要救护车,这次却引起男子的强烈反感,“不,别提这事了,否则我就挂电话”,“你就不能只是呆着,跟我说说话吗?”

         “好,斯坦利,我哪也不去”,海瑟的声音有点哽咽,这次她不再看她的手表了,紧紧的把手表握在手中。她很无力,她清楚的知道电话的另一头,一个生命正在消亡,而作为唯一的知情者,自己却毫无办法。海瑟在这一刻开始从一个救助者到陪伴者、倾听者的转变。他们开始聊起了斯坦利之前的生活,因为斯坦利说过他很害怕,需要人陪伴。谈起爵士乐时,斯坦利变得稍微开朗了些,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斯坦利,抱歉,我必须问你,你确定吗,现在还来得及。”

        “恐怕...来不及了,但能碰到你真好啊,谢谢,我的真名叫约翰,两年前打过电话过来”

        海瑟的眼泪留下来了,是看到希望的喜极而泣?还是为斯坦利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而担心?这都不重要了,因为电话那边已经没有任何回应了。

        镜头转到另一边,斯坦利的妻子回到家里,并呼唤他的名字,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

        而片末,海瑟和男同事走到了一起。

        整部短片中,斯坦利多次谈到他很害怕,我一开始以为仅仅是他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到后面二刷的时候,才知道他所恐惧的更多是孤独,这一点从他的经历和话语能得知。所以他才会有在临死前打热线电话,希望能在别人的陪伴下离去,他对于救助的多次拒绝,可见,他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孤独的死亡。

        从海瑟的角度,无论是救助还是倾听,从积极救助过自杀者,到陪伴斯坦利走完最后一刻,她情绪的变化都体现了生命之重(庆幸是莎莉•霍金斯演的)。

        海瑟后面握表的动作,我是理解为她把重心放在了倾听上面。斯坦利的来电,更多的是想找一个人陪他聊天,让他没那么孤独,而一开始海瑟确实是在陪他聊,但是是以获取信息、提供救援为重心的。直到后面受到斯坦利强烈的反感,她明白斯坦利死意已决,遂握住手表不再关注时间。这样也能解释为何她最后听到斯坦利的真名时会有如此激动了。

       PS:B站的弹幕真的不适合这部片子,滑稽的弹幕与探讨生命的严肃,确实走不到一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