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让我再爱你一次

图片来自网络.jpg

第一章

我的心很小,小得只能装下一个你!而你呢

余生觉得自己没喝醉,她抓住骆冰的衣领,摇晃着他的身体,“骆冰,你喜欢莫清吗?喜欢吗?"

骆冰看着眼前醉得双眼迷离的余生,心疼却更心乱,他不想骗任何人,“我不知道,余生,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余生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慢慢的,骆冰的脸就在她的视线里模糊了。

“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我只知道当你无法确定你喜不喜欢后来的那个女孩时,都只说明了你已经不够爱我了。所以,不知道就代表着,你-喜-欢-她.....”。

余生慢慢松开紧揪着的衣领,脸上湿漉漉的,她抬起手,用力擦去泪水,哭?为什么要哭?

“骆冰,从这一分钟开始,你不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们分手了......”

骆冰站在那里,看着大马路上,两排笔直的路灯,余生踉踉跄跄的身影隐藏在昏暗的灯光里。

骆冰的心膨胀得难受,像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他突然很想哭。在余生说分手的时候,他是心疼的,不舍的,可同时,他也是迷茫的,像这看不清的夜色。

他是爱着余生的吧,可是,对于莫清,他也是喜欢的吗?

第二章

17岁时,余生转到市里的重点高中,选择了理科,至此,骆冰在理科班便有了对手。从前专属于他的理科冠军的头衔会偶尔失手于余生。

骆冰开始认真注意起余生。

也许,注意余生的并不止他一个人,从余生刚转入理科班时,便已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因为——她够美!

她很少说话,也很少笑,高考的压力让每个同学看上去都灰头土脸的,她不一样,她冷淡。男同学背地里叫她“冰山美人!”,想要搭讪,却被她疏离的气场震慑的不敢靠前。

骆冰敢!

因为,他够帅,够优秀,够自信!

他收到女孩的情书很多,他收到女孩子爱慕的眼神也很多。唯有余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

越是难以靠近,越想接近!或许,这也是潜在男性骨子里不变的——征服欲!

他好奇余生,他想知道为什么余生总是那么冷冰冰的样子,或许她应该改名叫:余冰。

想到这里时,骆冰觉得好笑,他抬头看着坐在第二排的余生,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发丝有些凌乱了,几缕碎发被窗台送进的微风扫起,柔柔地起舞。她的睫毛很长,从侧面投下淡淡的影子。

骆冰觉得她长得确实好看,又或许是她的气质为她的美貌凭添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又或许,只是他眼中的她,有种不可思议的美呢?

第三章

余生从刚转入这个班时,就没有打算来认识同学。

爸爸妈妈刚离婚,她跟着妈妈,因此转到这个学校。家都不在了,她最爱的父母都不在一起了,对于
17岁的余生来说,这世界还有什么更糟糕的呢?这世界又有什么人和事,值得自己在乎呢?

她不在乎同学们看她的眼光,不在乎周围对她的评论,说她高傲也好,冷漠也好,又有什么关系呢?高考过后,谁还认识谁?谁又记得谁?

骆冰,余生注意到他,起先是他和她的名字总是交替坐着第一名的宝座,后来便是这个男生调座在她后面,他的东西上课时经常会掉,他总是戳她的背,或者拉她的头发,每次她强忍着怒气回头瞪他的时候,他都立马一副可怜的表情。

那次体育课,她大姨妈来了,每次都痛经的她,这次痛到虚脱直接晕倒,据说是骆冰第一时间冲过去把她抱去了医务室。

余生想不到,一个女生因为那样的事情会晕倒,又想不到,这样难以启齿的原由会让一个男生知道。

骆冰给她用玻璃瓶子装满热水敷肚子,又跑到外面饭店让人做了生姜红糖茶,仅管余生说已经吃了止痛药没事了,但骆冰还是看着余生在大夏天一口一口喝完所有姜糖水。

那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的羞涩的小秘密。

之后每月总有那么几天,骆冰会扔一杯姜糖水在余生的桌子上,桌洞里有他放着的热水袋。

余生第一次体会到,她是渴望温暖,渴望被关怀的。

从小父母无休止地争吵没有带给过她温暖的家,现在,这样一个少年,悄无声息地做着一件本该她妈妈或者她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

后来,他说他爱她。你叫一个少女,能如何不爱这少年呢?

第四章

初吻结束在18岁。填完高考志愿表的那天。

余生和骆冰,填报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

余生没有给自己留退路。她只想去X大的金融管理系。骆冰也没有给自己留退路,他只报了X大的金融系。

只是最后,最想去那个学校的余生以一分之差与X大失之交臂。

该死的大姨妈,在高考的几天里折磨着她。

余生哭着躲在骆冰怀里。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但骆冰说:“这只是上天对我们感情的考验,我愿意等你来!我发誓余生只爱你一人!”

挥挥衣袖告别,余生复读,骆冰去往余生向往的X大开始大学生活。

一年后,迎新生晚会上,骆冰拉起余生的手,在浪漫的音乐里起舞,“X大欢迎你!我的余生!”

第五章

余生第一次听到夏清的名字,是在迎新生晚会上,她站在舞台,话筒里传出她甜美的声音:“我是主持人夏清......”

骆冰抬头望向舞台,余生便跟着看了过去。

“主持人很漂亮啊!”余生随口说道。

“在我心里,没有人比得上你!”

余生抬眼,笑着躲进骆冰的怀里。

余生若都如此,该有多好!

余生后来再听到夏清的名字,是宿舍的女孩说的广播站长夏清和篮球队长骆冰在一起。

后来余生告诉骆冰:“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了别的女孩,别骗我,告诉我!我会放手让你走。”

这一天并没有等太久,余生看见同为学生会干部的骆冰和夏清两人有说有笑地站在凉亭里说着什么,远远地,夏清踮起脚亲了骆冰一下,转身笑着跑开。

骆冰一个人站在亭子里,余生,远远地站在那里,心碎的声音,那么清晰。

第六章

我们都是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人为什么喜欢看电影,为什么会跟着电影里的人哭或者笑,那是因为在电影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多年以后,从国外回来的余生坐在黑暗的影院里,无声地落着泪。

《匆匆那年》里,大雨里的方茴,倔强而令人疼惜;从医院离开的方茴,脆弱地令人揪心。

余生也曾经经历过那样痛不欲生、心如死灰的时刻。

她也曾有过自暴自弃的想法:既然余生相守的人不是你,那以后是谁就真的无所谓了.......

余生也曾失去孩子。那孩子是骆冰的。

多少年了?如果那个孩子还在,余生将会是一个21岁便做了妈妈的人。如果那孩子还在,现在应该4岁了。

余生跟着电影画面想起当年,弥漫着消毒水的手术室,她孤独地感受着医生的钳子在子宫里来回搅动,五脏六腑绞痛在一起,她没有叫一声,嘴唇被咬出血、头发被汗水打湿,泪水一直流一直流直到耳朵里......

她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祭奠一段逝去的爱情。

** 那个说着余生只爱余生的少年,彻底消失在余生的青春岁月里**。

**“那时候,我们以为喜欢就是永远。后来才发现,我们只有曾经,没有永远。” **

第七章

'所有的男孩子在发誓的时候都是真的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违背承诺,而在反悔的时候也都是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做到。所以誓言这种东西无法衡量坚贞,也不能判断对错,它只能证明,在说出来的那一刻,彼此曾经真诚过。"

骆冰冲到医院的时候,余生正扶着墙壁,一手紧紧压住肚子,佝偻着身子慢慢往前移。

他看着她像秋风中瑟瑟颤抖的枯叶,即将入土成泥。

余生直起腰来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睛茫然而空洞。

骆冰冲过去紧紧抱住余生孱弱的身子,“余生,对不起!余生!”

他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余生的头发里,肩膀上。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哭.....”余生的眼泪滚下来。

“余生,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再说对不起,我们谁都不欠谁......”

余生推开他的怀抱,头也不回地往前。

“余生,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余生脚步顿住,

“已走远的心,又何必让它再回来呢......”

第八章

"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再拖延......

匆匆那年,我们一时匆忙撂下难以承受的诺言,只有等别人兑现....."

电影结束了,余生坐在座位上久久感伤,良久,她起身。

“余生......”

她回头,骆冰站在过道里,身边流动着散场的身影,唯有他们两个,在偌大的电影院里,静静立在那里.....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谎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皓月独于空, 单衣玄色衣。 只身迷寻余, 余之何所在? 吾之何以依?
    白糖糕阅读 191评论 0 0
  • 夜,追着黄昏来了, 却在黎明之前逃之夭夭。 或星明几盏,或阴云密布, 反反复复,白驹过隙。 可我见过的,最美的浩瀚...
    孤叶璨惜阅读 383评论 0 1
  • 今天看到古典老师的《拆掉思维里的墙》里有一节是讲如何不写简历找到工作。其中一条就是给名人写信。比如你想去的公司的C...
    花老板的喵阅读 188评论 0 1
  • 文字/素言淡漠 一次次的拿出手机 看着屏幕中微笑的你 虚拟世界没有距离 天涯咫尺相爱在心里 翻阅那些聊天信息 字里...
    素言淡漠阅读 193评论 3 3
  • 梭罗去瓦尔登湖,过的是远离人群的生活。我自认没有那么干净的心灵,我还是个社会型动物。所以这个群,只能是QQ群了。 ...
    muziyue阅读 2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