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部之乱》:现实与幻想间的怪诞界限

封面上那不知为何的涂鸦勾起了我的好奇,那好似学龄前儿童的涂画是玩具熊的下肢,或者干脆毫无意义?而“说部之乱”这个书名则勾起了我的兴趣,我有点想迫不及待地翻开书页,探寻这个高深莫测词语的含义。请原谅学渣的我不认识封面上的英文词语,于是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Chaos of Fiction”——混沌小说。我似乎有点明白了。

《说部之乱》

开篇《原路追踪》塑造了一个宛若美国西部荒漠的场景,那里只有一种植物——仙人掌,只有两种动物——灰熊和兔子,回旋上升的公路直通沙漠的深处,刀客们不能停留,不能生活在路边,只能在路上追踪其他的刀客,之后展开生死搏杀,直到尽头。而刀客们唯一能够增强自己战斗力的方式,就是不断阅读文学作品。怪异的设定让人耳目一新,也让我加速了阅读的速度。刀客们为什么不能生活在路边?公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为何要紧追神秘刀客“摩德万”?

带着疑问,我一页页读下去。刀客通过路边的邮箱交换书籍,书籍的残页等同交钱,漫画在刀客世界里是“伪币”,抽火柴代替了抽烟......这个世界的有些设定可以找到现实生活的一鳞半爪,然而诸如情侣用鼻孔接吻、女孩被拒绝后会蜕变成梦、读《数学物理中的微分形式》让病人苏醒等情节,则不得不让人拍案叫绝。文中不时出现的文学作品也反映了作者的阅读丰富,让我不禁自惭形秽,惊讶地发现自己唯一读过的“文学作品”居然是《丁丁历险记》,然而作者借助主人公之口指出漫画属于“伪币”,则让我无地自容。常常自诩爱阅读,却发现自己看的几乎都是现代快餐文化,古典著作却鲜有涉猎。

之所以在看《原路追踪》时会有如此多的感慨,是因为我真的认真去看了。在作者不断抛出怪异设定时,去找寻与现实社会的联系。我分外期望短篇的结尾能给我惊喜,也能解答我前文中的疑惑。然而,让我不解的是,故事以“摩德万”昏迷在病床上结束,戛然而止的故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貌似开放式的结局让我无从联想,前文埋下的诸多伏笔,挖下的诸多深坑,怎么就不去填了?

我尤自不信,连续阅读了接下来的几篇短篇,希望从中找出哪怕一丝的联系。显然,我失算了。阅读推理小说让我养成随手记录的习惯,每次看书时我总会随手记下人物的联系和自认为重要的情节。而这次,我拿着记录纸,茫然失措。我有想扔掉这本书的冲动,而小说里故事的灵感让我不忍抛弃。

再次翻开《说部之乱》时,我不再苛求情节的合理,也不再苛求故事的结局,让一切约定俗成滚开,我只是单纯的欣赏作者这些脑洞大开的创意。

书,不厚,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能看完,单纯地阅读让我格外的轻松。书中的故事或长或短,短的甚至排不满一页,有些故事则像是冷笑话,有些故事则有点似曾相识。在24篇小说中,喜欢的故事只有那么几个,《说部之乱》、《词隐》、《写作计划》以及开篇的《原路追踪》。其中,最喜欢的莫过于《写作计划》,不仅仅是因为其中的写作灵感让人叫绝,更是因为在这短篇中看到些许自己的影子。

《写作计划》里,作者别出心裁的提出“写作计划家”这一概念,一些可能有许多写作计划,但终其一生也不曾将之实现的人。自己也曾做过作家梦,也曾制定过不少写作计划,却无一坚持下去,原因不外乎时间、精力上的借口,脑中的构思却意外地从未停止,然而落在空白word文档上的永远都只有那几行字。沮丧的发现,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写作计划家”,怪诞的小说在此点出了现实中的我的尴尬。

书的后记里,作者写下了一些思考,是为比他年轻且写作年限比他短的读者写的,也是作者为自己小说写的几则附注,短短几页之间似乎道出了作者写作的初衷。

我想,有一类型的小说可以叫作“文学幻想小说”,在这里,文学之于小说,就像在“科学幻想小说”那里科学之于小说。文学幻想不同于幻想文学,前者包含后者。

总之,《说部之乱》更像是现实与幻想间的怪诞界限,抛弃一切约定俗成,去欣赏文字的魅力,去欣赏作者创造出的—个个怪诞而富有诗意的世界。用封底的一句话结尾——不管怎样,请善待怪异生物。

期待朱岳老师再次大开脑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