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寸时光都有欢喜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昏,我向往常一样,背着黑色的双肩背包,迈着慵懒悠闲的步伐,走进图书馆,背包的拉链上挂着最爱的晴天娃娃,随着身体的摆动,肆意的跳跃旋转。

      刷卡,按键,一气呵成,我乘坐电梯来到平日常去的四楼自习室,直行约摸十一二步,左转,竟发现靠窗的书桌还有空位,不由得心头一喜。轻轻拉开靠椅,在这安静和谐的氛围中,发出任何的声响都觉得是一种罪过。

     落座后,从背包中掏出一本林清玄的《每一寸时光都有欢喜》,没有青烟袅袅,香茗萦绕,仅一杯白水供口渴时滋喉润唇,却丝毫不影响阅读的热情,带着小心翼翼的心境细细品味每一句话语,每一则故事,有童年时的天马行空,有成长时的种种感悟。就像

         在我童年的认知里,河时没有归宿的,它的归宿远远地看着,是走进了蓝天的心灵里去。

        人世间的波折其实也和果树一样,有时候我们面临了冬天的肃杀,却还要被减去枝丫,甚至留下了心里的汁液。有哪些懦弱的,他就不能等到春天,只有永远保持春天的心情等待发芽的人,才能勇敢地过冬,才能在流血之后还能繁叶满树,然后结出不剪枝前更好的过。

         我永远不要失去发芽的心情!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暖黄色的路灯一盏盏亮起,在浓茂的枝叶间投下点点斑驳的亮影,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柔和了,不几时,雨滴仿佛也想拥抱这分外美好的傍晚,淅淅沥沥的拍打着,我听到了叶子脱离树梢的啪嗒声,路过枯枝的碰撞,最后落到空旷嘈乱的阶梯上。

        我总感觉与书相处的时光是静止的,似乎与周围的空气交融一体,自成一个世界,可以欣赏到别样的风景与时空。脑域不停地汲取思想的火花,持续刷新自己的疆土。几乎顷刻间,便已到要离开的时间,这时,图书馆往往只剩下了稀稀落落的几人。

     心中带着无限满足与欢喜,推出自行车,缓慢骑行在回寝室的路上,雨依旧没有停,它轻轻的落在额头上,衣襟上,想不清为什么,我却不想撑伞,就想这样与雨相伴,互诉衷肠,不知道那些刚埋进土壤的思想种子,经过细雨的洗礼,会不会在脑海里发芽生根呢?

         回途的路上,我看到数不清桂花飘落在地,仿佛铺就了一层柔软燕麦粒。她们还没来得及成熟,还没有和自己的母亲道别,就孤零零的飘落,融入土壤,为来年的兄弟姐妹贡献精气。

         虫声,风声,同学们的喧闹声,织就了奇幻的夜景图。自行车划下弯曲模糊的痕迹,像一条长长的尾巴,连接到曾经的每一个选择。湿漉漉的马路上,有一只完整的柚子皮躺在路中间,金黄色的,被人切割成莲花的形状,它是否也有一段惆怅呢,可能也曾被果农精心照料,漂洋过海来到我们的身边,被人们剖开了心事,失去了灵魂,只留躯壳遗弃在无人问津的地方。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只愿有一盏灯为自己留着,有一处温暖的家可以入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