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青到愤青

想起前一次义正言辞骂人还是我基友,高二的时候他在追合肥班的女生,只因为我和他两年之交加上不同班,他便把他如何追人家,如何哄姑娘的经过一股脑全告诉了我,诚然我半开玩笑的告诉他这不是爱情,相比我经历的。果不其然,几个月后他们分了,分手的原因也与剧情一致,女生习惯了男生的宠爱,习以为常,男生疲惫了单方面努力,精疲力尽。常理上的发展是男生一蹶不振,整日买醉。还好我哥们比较给力,配合演出,学校禁酒他就终日堕落,徘徊在泡面与床铺之间。身为正义化身的我当然挺身而出,义正言辞的痛骂他一顿:“人就是这样作,总忽略真正在乎他们的人。人也就是这样贱,总恬不知耻的关心着不在乎自己的人”。剧情的正常发展应该是哥们幡然醒悟,对我感激涕零,当然我也闪亮登台——最佳配角。可现实呢?妥妥打脸,他和我闹掰了,此后再无联系。

有时候也在想,错了嘛?听之任之,放任自流?

当然之后的日子里也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理智。慢慢的学着用沉默来解决那些本无关自己的事。

可相处就是这么现实,你一门心思护他周全,可得来的总是:“I don’t care”,只有当你离开的时候他才可能感动,或许连可能也没有。

人就是这样,痛过了才知道反击。既已君无义,休怪我无情。撕破脸就撕破脸,向这种单方面维系的友谊(kao 想不出什么词代替,明显不是)要它作甚。

就像我说的,所谓的挚友都是奇葩,你表现的劣习层出不穷,我拥有的怪癖不胜枚举,刚好我俩臭味相投,一拍即合。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老好人,别人也只是把你当成朋友,敬而远之。也没必要做老好人,要那么多“势利”作甚!

最后还是以莫逆的一段话结尾吧: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你在,还有什么不快乐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