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天子:隋炀帝(一)

编者按:本人并非研读历史者,历史观的形成是学生时代正统教育和演义小说熏陶的结果,只因酷爱读历史,又加上阅历的增长,慢慢的发现我所认为的历史并非是教科书和演义小说写的那样,已经开始颠覆自己的历史观了,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写《读史札记:颠覆演义》竟然是写历史上争议最多的隋炀帝,隋炀帝自伴随亡隋的败迹黯然辞世起,便有盖棺定论,被公认是中国历史上最坏的皇帝,千余年来,铁案如山,《隋唐演义》就是本着这个认识来写隋炀帝的,对此,本人持怀疑态度。笔者无意为隋炀帝翻案,只想客观的描述历史人物,功就是功,过就是过,功不折罪,瑕不掩瑜,还原一个真实的杨广:隋炀帝。

一、隋炀帝谥号的由来

“炀”,是杨广被缢杀当年,唐朝开国皇帝李渊加的谥号,《周书·谥法》说:“去礼远众曰炀,好内远礼曰炀,好内怠政曰炀,肆行劳神曰炀。为“下谥”、“恶谥”。后世对隋炀帝的评价,主要来源于唐朝史官编纂的《隋书》。把这个字用在杨广身上,等于为他做了个好色无礼,背信弃义,欺压百姓的鉴定。在后人眼里,隋炀帝是“天下第一荒淫皇帝”,此评价似乎千百年来已成定论”。

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炀帝这个谥号是杨广为南朝陈后主陈叔宝加的谥,在杨广看来,陈叔宝荒淫奢侈,不理朝政,最终导致国破家亡,再没有那一个字比炀字更适合做他的谥号了。十几年后,新朝大唐皇帝李渊和他的大臣们也是出于与杨广完全相同的想法,给了他“炀”字的谥,结果,陈叔宝所得到的“炀”字并没有被后人记住,反而是杨广的“隋炀帝”谥号最终得以“流芳百世”、兆民皆知。

但胜利者写失败者,难免有些歪曲,大唐推翻大隋,纵然隋朝也有很大的原因,但如果不给前者加一个“炀”,何显后者造反的正统,何显后者的丰功伟业,也有读者说,假如隋朝能延续3-5代,也许他的谥号也就不会是“炀”了,但历史没有假设,关于隋炀帝的功过是非,我想还是先叙述完了再做评论吧。

二、从晋王到皇帝

隋炀帝杨广(569年-618年4月11日),一名英,小字阿摐,华阴(今陕西华阴)人,隋文帝杨坚与皇后独孤伽罗次子,生于隋京师长安,开皇元年(581年)立为晋王,当时只有十三岁。除了王位外,还让杨广做并州(治所是现在的山西太原市)的总管。隋文帝杨坚有五个儿子。他登帝位的那年,便立大儿子杨勇为太子。立二儿杨广为晋王,三儿杨俊为秦王,四儿杨秀为越王(后改立为蜀王、益州刺史),五儿杨谅为汉王。

1、屡建战功,奠定基础

公元588年,隋朝兴兵灭南朝的陈,刚二十岁的杨广是统帅,虽然真正领兵作战的是贺若弼和韩擒虎等将领。但是杨广在这次战争中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灭掉陈后,杨广也是屡建战功:在公元590年,奉命到江南任扬州总管,平定江南高智慧的叛乱;公元600年,北上击败突厥进犯。这些功劳是其他皇子所没有的。杨广即帝位后,以早年的军旅生涯为基础,对高句丽吐谷浑突厥发动了战争。

2、假孝隐忍,太子失宠

随着政治资本的不断增加,英俊聪敏,长于文墨,表面深沉严谨,实则虚浮诡诈的杨广,越来越觊觎于可以登上大宝的太子之位了。按照中国传统的嫡长继承制,次子是不可能继承皇位的。由是,太子杨勇就成为他打击的目标,在通往太子之位的艰难征途上,杨广费尽心机地导演了一场两面三刀的谋夺闹剧。

当初,立长子杨勇为太子时,隋文帝杨坚便经常让杨勇参决军政大事,对于杨勇提出的建议,文帝常常采纳。杨勇生性宽厚,率意任情,不会矫饰作假,可偏偏又喜欢奢侈和女色。而隋文帝和独孤皇后都是倡导节俭的人,特别是独孤皇后,还是一个非常讨厌大臣和诸王宠爱媵妾的人。

有一次,文帝杨坚看到太子杨勇穿着一副华丽的铠甲,心里很不高兴,便教训道:“自古以来的帝王,如果奢侈就不能长久,你是储君,一定要以节约为先,方能承继宗庙。”并留下自己往日穿的衣甲各一,让杨勇进出府时反复观看,以示警诫。杨勇不但喜欢浮华奢侈,而且迷恋女色。东宫内宠很多,他特别宠幸昭训(东宫嫔妃之位名)云氏,反而冷落了由独孤皇后选定的太子妃元氏。元氏暴亡,皇后怀疑为云氏所害,这让皇后对太子更加不满。

这一切,让本来就善于玩弄阴谋,搞两面三刀的晋王杨广知道后,更觉得有机可乘,于是加紧了谋夺太子之位的步伐。为了博得父母的欢心,杨广满门心思都用在了矫情饰行上。平时接待朝臣,晋王杨广总是礼极卑屈,与骄横跋扈的诸位皇子相比较,更显得“鹤立鸡群”。在有一次观猎时,突遇大雨,左右送上雨衣,他慨然说道:“士卒皆沾湿,我独衣此乎?”听者无不动颜。每每进皇宫,他都是轻车简从,十分朴素;每每有宫中使者到晋王府,他都要与萧妃出门外迎接,曲承颜色,为设美馔,并送厚礼;一说到不能在父母身边侍奉,莫不泪流满面。那些受到晋王和萧妃如此礼遇的宫人卑仆,回宫后无不称赞晋王,杨广因此博得了仁孝的好名声。

为了迎合父母崇尚俭朴,讨厌犬马声色的脾性,杨广用尽了心机。一日,皇帝和皇后一同驾临晋王府,事前,杨广早已从宫中眼线中得知。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隋纪》中,是这样描述杨广如何搞两面三刀的:“上(文帝)与后(皇后)尝幸其第,广(杨广)悉,屏匿关姬于别室,唯留老丑者,衣以缦彩,给事左右;屏帐改用缣素;故绝(故意弄断)乐器之弦,不令拂去尘埃。上见之,以为不好声色…由是爱之特异诸子。”

杨广知道皇帝对皇后言听计从,便选择主攻独孤皇后。皇后最痛恨诸王与大臣宠幸媵妾,杨广便在人前独与萧妃厮守。后庭媵妾生下了子女,杨广便令人悄悄弄死。如此“尊妻疏妾”与“不好女色”的行为,正中独孤皇后下怀。由是大赞杨广贤德,皇后的态度对皇帝和大臣都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杨广任扬州总管时,入朝述职完毕。在回扬州前,入宫向皇后辞别道:“孩儿镇守一方,即将离别,母子之情,实结于心,一朝分离,无法侍奉,相见之日,杳然无期。”言罢伏地流涕。皇后亦忧愁伤心,泫然泪下。杨广接着进谗言道:“孩儿生性愚下,常守兄弟之情,不知何事,得罪东宫,使太子对孩儿长积盛怒,欲加屠陷。孩儿常常害怕谗谮生于投杼,鸩毒遇于杯勺。因而日夜担忧,恐失性命。”皇后忿然道:“睨地伐(杨勇小名)越来越叫人不能忍受了,我为他娶了元氏女,他竟不以夫妇之礼相待,专宠阿云,生下犬子。前些日子元妃可能遇毒而亡,我还没有穷究,因何故又对你怀此恶意?我在尚且如此,我死后,难道要鱼肉你们兄弟吗?每想到东宫无正妃,倘若皇帝千秋万岁后,遣你等兄弟向阿云儿前再拜问讯,这该有多么痛苦啊!”杨广再拜,呜咽不能止。皇后亦悲不自胜。自是,独孤皇后决意废杨勇而立杨广。

离别后,杨广知道了母后的废立之意,遂加快了取代太子杨勇的步伐。当时,越国公杨素深得隋文帝宠信,而杨素又极信任其弟杨约。杨广于是先派心腹宇文述携金银珠宝结交杨约,再由杨约将皇后有废立太子之意转告杨素,并让杨素帮助晋王杨广谋夺太子之位。杨素本来贪位嗜权,闻言霍然道:“果如宇文述所言,我何乐而不为?”数日后,杨素入内宫侍宴,在皇后面前试探性地称赞杨广,孝悌恭俭性格为人很像皇帝,以此揣摩皇后之意。独孤皇后流着泪,把曾经对杨广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杨素知道皇后的心思后,当场说了不少太子杨勇的坏话。独孤皇后随后赐予杨素大量金银,让他在皇帝面前说赞成废立太子的话。

太子杨勇知道了晋王杨广的阴谋后,既忧又惧,无计可施。便使人作巫蛊,在后院造室屋卑陋的庶人村,自己时常布衣草褥寝息其中,以求自保。但皇后已经下定了改换太子的决心,经常派人到东宫刺探情况,凡纤介小事,都被夸大其词,捏成罪状,向皇帝报告,使皇帝疏远太子。因此,杨勇的行为不但不能自保,反而给独孤皇后和杨素提供了更多被诋毁的口实。

杨广又令亲信私下贿赂东宫幸臣,将太子动静密告杨素。杨素更是配合皇后和杨广,到处收集太子的材料,对太子肆意诋毁。于是太子杨勇被内外渲谤,过失日闻。开皇二十年(公元600年)十月,隋文帝惑于邪议,在独孤皇后的主张下,以太子“情溺宠爱,失于至理,仁素无闻,昵近小人。”的罪名,废其为庶人。一个月后,还是在独孤皇后的极力支持下,晋王杨广被立为太子。巧饰为“孝悌恭俭”,实则为“心狠手辣”的“两面三刀”阴谋家杨广虽然成功了。

3、弑父淫母,篡夺皇位

关于杨广弑父淫母,篡夺皇位,史学家是有很多争议的,隋文帝到底是不是杨广所杀?杨广有没有非礼宣华夫人?我在下边的叙述中会论证我的观点:

仁寿四年孟春,隋文帝挈宣华夫人陈氏以及容华夫人蔡氏驾幸离长安二百余里的仁寿宫,意欲调养身体,一切国事均令太子代理。万机虽卸,二美未离;一住三月,旦旦伐性;偶感风寒,卧床不起;病中感慨:“皇后若在,何至如此。”文帝病后,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杨广妹夫,但与杨勇交好)、黄门侍郎元岩皆入阁侍疾,并召太子杨广入居仁寿宫大宝殿。早已迫不及待想登基的杨广,见父皇病重,为防万一,便写信给杨素,商讨如何继位,如何铲除异己,如何掌控朝政。杨素回信,不料被宫人误送至隋文帝手上。文帝阅后大怒,气得手脚发抖,胸闷痰塞。两位夫人慌忙捶背抚胸,半晌方才缓过气来。清晨,服侍了一夜的宣华夫人待皇帝醒来后,便出去更衣,不一会,又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在隋文帝的再三追问下,宣华夫人泫然泪下说:“太子无礼!”

原来,当杨广得知杨素的回信落到父皇手中后,心知不妙,清晨便入宫打探消息。在侧殿的回廊里,恰好撞见出宫更衣的宣华夫人。杨广早就对娇媚无比的宣华夫人垂涎三尺,如今见四下无人,竟伸手去撩夫人的衣裳。宣华夫人又急又慌,叫了声:“太子自重,那边有人来了。”杨广在慌乱中松手,夫人这才得以脱身。

听完宣华夫人的哭诉,隋文帝猛然醒悟,多年来被杨广的假象蒙骗了,气得拍床大叫:“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并急忙召唤柳述、元岩入阁,说:“速召我儿!”柳述等欲召太子杨广,文帝说:“杨勇也!”柳述、元岩出阁草拟急召废太子杨勇入宫议事敕书,杨素闻之,急告杨广。杨广正为调戏宣华夫人不成之事惊慌,两人商量后,即派太子左卫率宇文述执伪诏,以侍疾谋变,图害东宫为名,将柳述、元岩拘系下狱;并立召东宫卫士急驰入殿,包围皇宫,门禁出入,均由心腹宇文述、郭衍监督;再遣心腹右庶子张衡闯进隋文帝寝宫,并将宣华、容华夫人及后宫侍者全部赶出寝宫,到别室待命。过了一会儿,张衡出来报告杨广,皇帝驾崩。可怜一世英雄,做了二十四年大皇帝的杨坚,六十四岁时,却死在了儿子杨广的阴谋中。当时杨广并未发丧,一直过了一天一夜,等杨素出草遗诏,一切安排妥当后,方才向全国发丧。紧接着,杨广又派杨约假传文帝遗诏,赐死杨勇,还未等杨勇回应,便动手将其缢死。公元604年,杨广就这样不惜弑父杀兄,极不光彩地提前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除了上述文字能证明隋文帝死于杨广的谋杀外,还能在正史《隋书.张衡传》中找到更有力的证据。书中是这样记述的:隋炀帝杨广征辽东还师后,张衡之妾告发张衡诽谤朝政(此张衡非彼张衡也)。随后,杨广赐张衡在家中自裁。临死之前,张衡大声喊道:“我为他人干了这么大的灭口之事,还能希望久活于世吗?”这就是张衡在临死前,对自己弑君罪行的坦白。监刑者吓得塞住耳朵,不敢听下去,赶紧令人动手将他弄死【“临死大言曰:‘我为人作何物事,而望久活!’监刑者塞耳,促令杀之。”见《隋书.张衡传》】。

隋文帝驾崩,杨广送去同心结,宣华夫人害怕,但在宫人催促下,勉强收下同心结。当夜,杨广奸淫后母宣华夫人容华夫人萧皇后发现此事,在宣华夫人面前斥责杨广奸淫庶母的罪行,又威胁若不送走宣华夫人,便将此事公诸天下,最后杨广只好把宣华夫人送到仙都宫居住。但他对宣华夫人念念不忘,不久又把宣华夫人迎回宫中,但她回宫一年多便病逝,终年二十九岁。

杨广弑父淫母在《隋书列传第十三》杨素传、《隋书列传第十》杨勇传、《隋书列传第二十一》张衡传、《隋书·后妃列传》等《隋书》章节中也有多处记载。唐代人马总在《通历》中记载隋文帝被张衡“血溅屏风”,而赵毅在《大业略记》中记载隋文帝被张衡毒死。

我觉得杨广弑父淫母的记载大部分是真实的,比如说密信误传事件,同心结事件,但弑父淫母,我觉得有点栽赃太过了,我从史书记载和逻辑推理两个方面来论证。

史书记载

1、《资治通鉴》是中国古代比较有权威的史学著作。司马光在写到隋文帝的死因时也没有明确说明,只是用了一句“故中外颇有议论” 。

2、《隋书》和《通历》都是唐朝人写的,为了唐朝夺取政权合法性的论证,配合隋炀帝的“炀”字,杨广被弑父淫母也在情理之中。

3、《隋书.文帝本纪》记录文帝是自然死亡,与《杨素传》,《杨勇传》,《张衡传》,《大业略记》有出入,并且《隋书.文帝本纪》的史料可靠性比其他的高。

逻辑推理

1、杨广的行为不合常理,老皇帝已经在仁寿宫病入膏肓,有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落个弑父的恶名吗?小人物都不会,何况他是要等待后人评说的皇帝呢!我觉得杨广最有可能的做法是将文帝隔离于仁寿宫,不让他与外界接触,等其自然死亡,这也符合《隋书.文帝本纪》记录,但是文帝之死杨广也难咎其责,因为一番惊吓和折腾,加速了杨广的死亡。  2、杨广调戏宣华夫人的行为不合情理,老皇帝即将驾崩,对杨广来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处理此时的接班危机问题,再说了,杨广为了皇位,装孙子装了几十年,这么能够隐忍和自控的人,在关键时刻,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作风问题呢?再说了,老皇帝死后,别说什么宣华夫人,天下的美女不都为我所有吗?急这一会吗?

3、陈夫人是在上茅房的路上被杨广撞见非礼的,杨广一见陈夫人便兽性大发,他是第一次见到陈夫人吗?不是的,他们是老熟人了,据《隋书·后妃列传》记载,陈夫人和杨广早有瓜葛,关系暧昧,并且杨广成为太子,陈夫人可是帮了大忙的。陈夫人为了文帝死后能有个靠山,并且收受了杨广的很多贿赂,在杨广成为太子的过程中,不停在文帝枕头旁吹风。

4、陈夫人是陈朝亡国之君陈叔宝的妹妹,看多了宫廷的更迭争斗,她帮太子也是在帮自己,即使杨广非礼了她,我估计她也不会跑去和文帝说,得罪了即将登基的新皇帝,会有好下场吗?陈夫人被调戏事件极有可能是柳述、元岩所撰,利用来说服文帝更换太子的,柳述是隋炀帝的妹夫,兰陵公主的丈夫,和废太子杨勇交好,并且和杨广有间隙,至于柳述夫妇和杨广的矛盾,不再赘述,可参阅相关史料。

5、隋炀帝与宣华夫人的艳史在后人看来具有太多荒淫之处,但在当时却很平常,并不面临太多道德上的谴责,也没有我们今天想象的严重。因为隋唐皇室的祖先是鲜卑化的汉人,多与鲜卑人通婚,具有鲜卑的血统,又长期耳濡目染鲜卑族文化而深受影响,所以在皇室中多有行鲜卑人以继母为妻、以寡嫂为妻的婚俗事例。到了唐朝,太宗也循鲜卑之俗而收继弟媳。《新唐书•太宗诸子传》云:“曹王明,母本巢王妃,帝宠之,欲立为后。”巢王就是在玄武门事变中被杀死的李元吉,巢王妃就是李元吉的王妃。后来唐高宗、玄宗的事就更不必说了。朱熹说,“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隋唐文化本为一体,此说同样可以解释隋朝的诸多“乱伦”事件。更有甚者,还有公卿子孙,嫁卖父祖的遗妾。据《隋书•李谔传》:“礼教凋敝,公卿薨亡,其爱妾侍婢,子孙辄嫁卖之,遂成风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