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老王

剧照《唐山大地震》

我叫冯程程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和电视剧上海滩里的女主一个名字,我爸爸年轻时喜欢上海滩这部剧,特别是女主冯程程,是他心中的女神,那时候就在电视机前暗暗发誓,他生了女儿就叫冯程程。

可是,我的爸爸姓王,他为此苦恼了很久,他的父亲也姓王,爷爷太爷爷都姓王,母亲,奶奶太奶奶,还有外婆太外婆,没有一个人姓冯,他找不到将来出生的女儿姓冯的理由,关键是他觉得叫王程程,就没有了那种诗情画意。

后来相亲遇到我的妈妈,我的妈妈也不姓冯,可是我妈妈的妈妈姓冯,让他欣喜若狂,欢欢喜喜和妈妈结了婚,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妈妈都耿耿于怀,总觉得爸爸是因为岳母的姓氏才娶的她,爸爸每次都嘿嘿傻乐。

在爸爸的期待中,妈妈怀孕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一个儿子,1986年小镇还刮着重男轻女的微风,爷爷奶奶欢天喜地,外公外婆也激动地落泪,爸爸却有些失落地坐在门槛上。

妈妈躺在床上让他起名字,爸爸无力地摆摆手,“你起吧,想叫啥就叫啥,我没意见,要不叫盼妹吧。”

妈妈使出洪荒之力把枕头往爸爸身上砸,爸爸委屈地瘪瘪嘴什么都没说,一个人抱着黑白电视机看着他心仪的冯程程,是那么清纯可人,高贵美丽,可惜命运不济,生在乱世,可惜可叹。

妈妈不喜欢上海滩这部剧,她也不喜欢冯程程,我觉得妈妈是在吃醋,一边看一边评头论足,两个人争吵不休。

哥哥的名字起得很随意,他是1986年的6月出生的,那是炎炎夏日,就叫夏天,爷爷指着爸爸的鼻子说他不是一个好父亲,怎么可以那么随意?对第一个孩子那么不上心。

但哥哥的名字还是被定了下来,就叫王夏天,小名六月,不是小猫,也不是狗剩,亦不是狗蛋,虽然很多老人说贱名好养活,可是妈妈不信那个,她对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儿子实在叫不出狗蛋、狗剩这样的名字,爸爸也举手赞成。

剧照《唐山大地震》

哥哥从小就是一个懂事的娃,大概是看出爸爸对他的不满意,总是冲着爸爸笑,伸着两个小手让爸爸抱,爸爸抱着哥哥就往集市上跑,那时候集市有卖画报和挂历的,其中就有冯程程的挂历。

爸爸把挂历往一岁多的哥哥怀里塞,一再叮嘱说是哥哥自己想要的,否则就哭得停不下来,一岁多的哥哥什么都不懂,以为爸爸在和他玩,乐呵呵地抱着挂历往家跑。

妈妈只是翻翻眼皮,什么都没说,继续织毛衣,缝棉裤,那时候小孩子的衣服都是妈妈亲手做的。

爸爸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是那时候没有放开二胎,管得很严,虽然爸爸妈妈都没有公职在身,但也怕被抄家,东躲西藏的生活并不好过,想着算了吧,以后条件好了,不怕罚了,再要一个。

爸爸和人合伙开了一个小油坊,没有大富大贵,在小镇也算是殷食人家,来到90年代,家里的老屋也换成了宽敞的大屋子,窗净几明,家里的黑白电视也换成了小彩电,不再是单纯的黑白灰。

妈妈喜欢看西游记,爸爸依旧长情,每日守在电视机前看上海滩,这个台看完,看另一个台,来来回回看了无数遍,妈妈觉得爸爸很奇怪,他一个大男人难道不应该喜欢英雄?最起码应该喜欢剧中的许文强和武力爆表的丁力,怎么喜欢一个黑老大家娇滴滴的大小姐?实在是不懂。

没人懂爸爸是怎么想的,好在妈妈是个大气的女人,如果换成气量小的女人大概会把电视机砸了,有的只是翻翻白眼,吐槽几句就过去了。

在哥哥五岁时,妈妈再次怀孕,这一次爸爸充满期待,想着不管拆他的房子,还是封了他的油坊,只要生个女儿,他愿意从头来过。

那是1992年的中秋节,双喜临门,爸爸第一次喝得东倒西歪,一个人坐在那里抱着酒瓶嘿嘿傻乐。

可怜的哥哥一个人坐在小马扎上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他已经五岁了,按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知道爸爸相对于儿子更想要一个女儿,小小的他叹口气,继续赏月。

剧照《唐山大地震》

这一次,不负所望,我出生了,是个漂亮的小女孩,白白胖胖,爸爸如愿以偿地给我取名冯程程,派出所里的人不给上户口,爸爸说得很是煽情,说他岳母只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傍身,他也是为了安抚老人的心,才让我随姥姥的姓,听得办户口的大姐老泪纵横,直说爸爸是个好小伙子,那么孝敬岳母,少有的好女婿。

姥姥站在一旁,她只是一个背景板,没有落泪,没有感动,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爸爸开心地像个孩子,好在姥姥也没有多想,如果是个多事的老太太,估计会打上门去,说爸爸有二心。

那时候的人不懂得什么叫追星,爸爸算是最早一批的追星族吧?我快乐地长大,有爸爸浓浓的爱陪伴,像春天的树苗一样疯长,我继承了爸爸妈妈的优点,眼睛像妈妈大大的,皮肤白白的,个头像爸爸,修长而高挑。

哥哥像个小大人一样站在那里,看着爸爸牙疼地往外掏钱,哥哥说,“要不把我过继给姥姥吧,这样就不用交罚款了。”

妈妈心疼地抱着哥哥,冲着爸爸大喊,“还不快去缴罚款,你还想把我儿子送人?”爷爷拄着拐杖用力地敲打着地面,奶奶被大伯扶着,双眼喷火地看着爸爸,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小车里吐泡泡,不知人间疾苦,爸爸终于下定决心把东挪西借的两千块交了上去,家里彻底安静了。

家里的房子保住了,我也顺利地上了户口,虽然我姓冯,但我是爸爸最贴心的小棉袄,从小就和爸爸亲。

那时候看电影都是露天的,爸爸总是把扛着肩头让我高高在上,我笑得很开心,虽然看不懂荧幕上的剧情,也不懂说的是什么,别人鼓掌我也鼓掌,偶尔手里拿个冰糖葫芦,吃的满嘴都是糖汁,偶尔会顺着袖子滴到爸爸肩头,爸爸丝毫也不在意。

再大一些,我会问爸爸为何给我取名冯程程?我想问的是为什么让我姓冯?爸爸说因为姥姥姓冯,姥姥没有儿子,怕她一个人孤单,说是为了安慰姥姥,妈妈和哥哥在一旁沉默不语。

那一刻,我觉得爸爸好伟大,可以对姥姥那么孝敬,比对奶奶还好,妈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压着怒火说,“老王你得了啊。”

那时候,我是爸爸最忠实的拥护者,挺起胸膛站在妈妈面前,伸出双手护着爸爸,每当这个时候爸爸会把我举起来,说还是女儿好。

剧照《唐山大地震》

渐渐地,我长大了,从小学升入中学,中学毕业后,我离开小镇去县里读高中,爸爸的眼眶红了,一旁的哥哥背着行囊,有些无奈,他都在读大三了,爸爸一次都没去车站送他,总是说男孩子要自立自强。

县里离家只有五公里,我还是选择了住校,每周回家一次,每一次周五放学我总能在门口见到爸爸,他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往家赶,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三年来,风雨无阻,爸爸总是会在我出校门的那一刻冲着我招手,虽然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我为何叫冯程程?我没有在意,我感受得到爸爸是爱我的,不单单是因为他喜欢影视剧中的冯程程。

大概冯程程是爸爸情窦初开时的一个梦,那样的美好,神圣不可侵犯。

还记得每次开家长会,其他同学的父母会叫爸爸冯先生,冯老弟,总之都会家加上姓,每次爸爸都耐心地解释,他姓王,然后再解释我为何姓冯。

姥姥成了被人羡慕的对象,有那么一个好女婿,每当这个时候,姥姥会挎着小竹篮跑去爸爸的油坊,爸爸会把准备好的水果,猪肉往姥姥竹篮里塞,姥姥满意而归。

看着他们两个一把年纪总是玩小孩子的把戏,妈妈笑弯了腰,我的两个姨妈也是笑弯了腰,说爸爸亏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也来不及了,注定是她们老母亲的手下败将,爸爸也是嘿嘿傻笑。

我看得出爸爸是真心孝敬姥姥的,姥姥也把爸爸当亲儿子看待,虽然她有三个女儿,但只有我妈妈嫁得最近,来回五分钟的路程,另外两个女儿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看看她,她也知道,指望那两个女儿给她养老,她饿不死,但吃得好还是要指望我妈妈和爸爸。

剧照《唐山大地震》

时光过得很快,转眼我29岁了,爸爸也有了华发,哥哥早已结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爸爸很是喜欢他这个小孙女,没有他那一代人对孙子的渴望,直说孙女好,想当初嫂子的父母因为我家在小镇,还担心过我父母重男轻女,逼着他们家闺女生孙子。

现在三胎都放开了,哥哥和嫂子依旧只有一个女儿,没有要二胎的打算,爸爸也没有催促,一直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不插手儿子的生活,劝我妈妈想开点,不要执着于孙子。

曾经,哥哥一直以为爸爸重女轻男,他一直认为他要靠自己努力挣钱才能娶上老婆,家里一切都会是我的,直到他把嫂子带回家时,爸爸把家里的存折给了他,那是家里一大半的积蓄。

哥哥第一次拥抱了爸爸,爸爸笑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两个男人坐在院子里喝酒聊天,一起赏月,一起吃月饼。

在爸爸六十岁生日时,哥哥带爸爸去参加明星见面会,去看冯程程,爸爸摆摆手,“我不去,我又不追星,我只是喜欢电视机里的冯程程。”

那时候,我好像有点明了爸爸为何喜欢冯程程?大概冯程程是爸爸心中的一幅画、一道光。

不是因为她漂亮,也不是因为她命运多舛,可能是一个回眸,一低头的某个画面打动了爸爸的心,那他少年时的梦,也可能我猜的都是错的。

但不妨碍爸爸是个可爱的男人,年轻时的执着,年长时的慈爱,每每抱着他的小孙女满大街跑,还总是抱怨集市上没有挂历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老王已经不是最可爱的人了。 老王并不老,今年才二十四岁,但是从小就长得老相,所以同龄人都叫他老王。老王刚刚服完了兵...
    斑斑的四喜丸子阅读 355评论 4 5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0,894评论 0 15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3,574评论 26 50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4,455评论 3 8
  • 步骤:发微博01-导航栏内容 -> 发微博02-自定义TextView -> 发微博03-完善TextView和...
    dibadalu阅读 1,426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