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

  午后慵懒的阳光照在阳台,泡一杯茶,点一支烟,看似惬意的生活在一篇文章的撕扯下荡然无存。原来自己再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故事讲的是几个男人,他们没有交集,但是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为生活努力奔波的中年男人。

一号男主与妻子是一位在八十年代拥有令人羡慕职业的国企员工,在1998-2003年,国企改革,数十万企业“关停并转”,超两千万工人下岗。他们夫妻双职工下岗,孩子尚在读书。就这么挨了几年。一天,孩子放学回家,跟爸爸妈妈说,学校要开运动会了,老师要求,大家都穿运动鞋。可那时候,他们勉强够吃饭,实在没多余的钱买鞋。吃饭时,妻子开始了数落。怨丈夫没本事,没钱,鞋都买不起,娘俩跟着他,只能受苦。丈夫埋头,一言不发。吃完饭,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阳台,一跃而下。故事戛然而止。要命的是那双鞋吗?

二号男主是一位货车司机。去年夏天,台风“天鸽”肆虐。50年罕见的天灾,17级的狂风。电杆从地底拔出,海水翻涌入屋,树木拦腰折断。一幕幕镜头、一张张图片,触目惊心。可那些情境,没有一幕,比得上那一刻。为阻止自家货车侧翻,一个男子冲进狂风中,拼了命撑住货车。坚持了几秒。更大一阵风吹过,货车还是被掀翻了。男子被压倒,当场身亡。有人问,他怎么那么傻?那天街上,风那么大,无数货车被吹翻,他怎么非去扶?据报道,该男子54岁,要供两个儿子上学。全家生活来源,都靠他开货车。这趟活儿,大约能挣150元。“他知道台风要来了,本不该出车的,但最后还是去了。”为避免最多几万损失,他一定要去赌一把,拿命赌。这车,和车上的货,是他养家的筹码,一丁点都输不起。可惜,生活让他失望了。

三号男主中兴员工。2017年岁末,他被告知将裁员,股权也会被低价回收。所以他跳楼自杀了。当天监控显示,大约10点10分,该员工到达中兴通讯大楼。在一楼刷卡之后,他并没乘坐直梯,而是绕路,搭了扶手电梯,慢慢上2楼。或许那一刻,他还没下定决心。“上了扶梯不久,他突然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姿势。那时他的脸色就非常难看了。”扶梯到了2层,他随即转乘直梯,上到26楼。大约10点30,他从26楼窗户跃下,结束了生命,42岁。北航本科,南开硕士,毕业后,华为工作8年,中兴工作6年,资深工程师。他的履历,并非走投无路之人。而是中年负重下,生活平衡突然打破,他的世界瞬间黑暗了。他看不到希望了。

看到这篇文章里面的男主,我突然对未来的生活生活充满恐惧,难道中年生活真的是这样的吗?也许没有经历过绝望是不会理解他们的感受的,承上启下的年纪,为了生活他们拼搏,努力,最终还是没敌过沉重的砝码。

文章末尾的两句话“一天忙活完,最舒服的事儿,就是到家停好车,赖在里面。不慌不忙放个曲儿,慢条斯理点根烟,最后正式开始发呆。”“车的两头,一头是功名利禄,一头是柴米油盐。偶尔在中间躲躲,也挺好。”

面对即将步入的中年,鬼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我要试着努力平衡自己的生活,迎接这躲不过去的挑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