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游,花柳满街头

春日游,花柳满街头

微信公众号:维扬之水szp

周六,下过

一想到出去有鲜花嫩柳看,心里乐呵,周末也要早早起,推辆电瓶车,买菜兼游。

一串串榆钱越过墙头,清新俊逸的绿。日本樱花粉扑扑开了一路,杏花和梨花热闹闹,苹果花粉白相间,甜香四溢。凑近一枝梨花,轻嗅,南唐大周后的鹅梨帐中香也难抵这大自然赠予的气息。

几株浓艳的小桃红,有的娇蕊初绽,有的含苞欲放。浅粉色早开的那批桃花,已长出红叶芽,落英铺地,微风起,偶有花瓣在空中飘零盘旋。当花瓣离开花朵,结小毛桃小青杏的时节就到了,想想嘴巴都是酸的。

菜市场基本恢复正常,西门有保安和体温检测棚,人一进去就提醒戴口罩,大喇叭系统自动报体温。大车拉的香蕉,2元一斤,草莓15元两斤,苹果?10元3斤或10元4斤,看大小。南方来的芒果大小一个价,7元;削好皮儿的菠萝一溜排好队,7元左右一个,论斤称。洋白菜1块5每斤,比超市卖的还贵,黄瓜2元一斤,西红柿十元6斤,一车一车红彤彤的,估计集中上市,供货太多,便宜卖。肉在钩子上挂着,一个摊一个摊的,成扇的排骨、里脊、前膀、后座、肌肉饱满的大腿骨……家里冰箱还有过年冻的肉,没去跟前问价儿。小城紧靠永年蔬菜基地,不缺便宜菜吃。

北门没开,蓝铁皮圈着,原来那些老年菜贩不知挪在哪里摆地摊呢!以前常有农家自产的菜卖,白菜、萝卜、香菜、红薯、苤蓝、洋姜都是自然的鲜甜滋味,也有枸杞芽、苜蓿、面条菜、茵陈蒿,香椿芽之类,空气中常弥漫着现磨芝麻酱和香油的气息。一时看不见,觉得像缺了点啥。

随便买了点东西搁车筐子里,接着走马观花。

经过一个满目疮痍的枯黄色寒,北方人乍见到满眼新绿的这种欣喜,南方人很难理解。地皮儿湿湿的,恰到好处的杏花微雨,每一根柳条都那么干净清香的绿。它们正处在最稚气青涩的时间段呢!像浑身奶香味的呀呀稚子,笑啊,闹啊,手爬脚蹬,从床上掉下,哇哇大哭那种伶伶俐俐脆生生的初级美好

春花黄哄哄开着,一路向北,很快到了郊区。常有人用“十里桃花”这词儿,瞅瞅这附近东南西北纵横捭阖的粉红,加起来何止30里的桃花!没返青的枯枝里不时混杂着云蒸霞蔚般的桃花林,它们真能结出水灵灵的大白桃的,一掰开,离核的那种。

我的两只眼睛似乎不够用了,又要看路,又要看从身边溜走的丝丝垂柳、桃花林、苹果花……还想找找树林里的荠菜和茵陈,——野菜看着有点稀疏,软塌塌趴在黄土地上,林中、路沿,不符合我的要求,不想挖它们。

看到个大大的散养禽场,几只长脖子高傲肥胖的大白鹅在踱步,很多红毛翎的骄傲大公鸡,飞到小房子顶上,咯咯哏地打着鸣,一波又一波声声入耳,想给它们录视频,又偏偏不打鸣了。有几只慢悠悠找虫子的红毛母鸡甚至溜达在栅栏外,估计一会儿还要飞回去。春天来了,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小动物们进入交配的季节。此处应配上《动物世界》的音乐。

一路春风荡漾,迤逦转到京广路边上大坑里的小公园,那儿的柳树颜色跟路边的不同,有点发黄,柳眼正媚,一粒粒麦穗似得饱鼓鼓撑着,很快该飘柳絮了。弯弯小河,直木曲栏水榭,细碎台阶的小石头桥,雕花石头游廊……有三个女人拉手围着桃树转圈圈,旁边支着照相机,人人都有美之心呢!虽然长得这么惭愧,不影响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河里浮了一层落花,荷叶尚无,睡莲团团如茶壶盖大,紫色的。总在感叹,设计这小公园的人心思巧妙,把一个废弃的大水坑因地制宜,由高到低,一层层做的这么美!

接着走下去,沿着小铁道转到梅花公园边上,遥遥一望,落梅满坡,树边开满了大妈,挂着长长的丝巾,摆姿势拍照还唱几句扭两下那种。暗自窃喜,咱没带围巾。想嗅梅花香,于是支住车子,沿湖走了一圈。公园的梅花有三种,黄腊梅、绿萼白梅和红梅,红梅花开的最晚,香气最淡。年前开的那两株黄梅,从小路走过时远远都能嗅到冷冷的香呢!半月前来时,白梅已开始打蔫干落,树下那些花瓣也极香。倒是这晚开的红梅味道一般般。拍了些照片,红梅跟桃花看上去区别不大。

沿着那条铺满鹅卵石的河道,种的都是垂柳,柔柔的枝条在春风里荡漾,美得如烟似。许多人像我一样在湖边徜徉,“不在梅边在柳边,画中谁识个婵娟!”看这一湖春水,看这一坡梅花,对面来的是谁家女子,生的美丽非凡……

视野所及没一个熟人,脸上荡漾的笑容不知该给谁,满心春天的喜悦无处诉说,人在花丛中,如此热闹美好,又如此寂寞冷清,怅然离开,走很远很远,口唇边嗓子里似乎还是甜香的,暗香~~残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