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时间机器

我在上海的4月底,一个恶梦(不想描述,套用谁的话,描述只不过让恶梦倍增)让我想到我在不到两年前发在盆友圈里的文字。

当时写时间机器发明70年只是修辞,因为既然已有时间机器,时间的距离就是任意的,也就是无意义的了。

也可以说时间机器发明两千年,因为当你乘着它来到秦朝时,就可以说在秦朝就已经有了时间机器。

无论你如何谈论时间机器,都会成为对某种悖论的谈论。

时间机器就是一个制造悖论的机器,因此厉害国(悖论爆棚之国)就是一架时间机器。

它存在70年还是2000年还是更久还是从未存在过都成立或不成立。

它在此时此刻是驶向5月还是59年还是任何一个饥饿死亡荒谬胜利未来科幻的年代都成立或不成立。

它是处于剧烈的静止还是稳定的爆炸中都成立或不成立。

它是向内团结凝聚缩小到一根棉签一个抗原一个苞子还是向各个方向移动撕裂扩散到全宇宙命运共同体都成立或不成立。

它是让你欲辩已忘言还是妄言而禁言而无言都成立或不成立。

它是一台厉害到能把时间的长河清零的时间机器。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facebook/WordPress/Matter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