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火车票》


      这周去合肥参加证券从业资格考试,为了方便就在手机上提前预定了一张十八点的车票。由于有些小事就没有赶上这班车,就以为可以改签再坐下一班,售票员处于热心帮我改签了最近的一班车,兴致冲冲跑过去。车却已经走了。
       拿着莫名其妙报废的车票到售票员眼前,她却一副生怕是她错误的脸,我本没有抱怨她的心,但她的表情却是我不得不这莫想。她辩解道:给你的时候车还没走,你要重新买,改签的票,不能再改签也不能退了。
        看似理所当然的,我又买了下一班的车票,我不想抱怨她,因为她的出发点是好的。这是铁路局的错误,他们让火车提前走了,他们使一张过时的票只能改签一次。就这样去一趟合肥花了两份路费,对于我这不名一文的学生,还是感觉有些可惜了。
       转念一想,也是没办法。大吵大闹到最后好个几个小时,错过一班又一班去合肥的车,最多的到这六块五毛钱,再说想让铁路局吐出吃下去的的钱来也是不敢想的事。作为一个平凡人,也为了少弄一肚子气,想想再花六块五也就是了。
        转念一想,我这个思维挺可怕的,害怕为了小事斤斤计较而退让,虽然确实不是自己的错。但这样长此以往,收益方必然变本加厉,习惯了之后可怕的就是对冒犯自己的权益也无感了。
     看来,是该有斤斤计较的人,他们才是我们最细微最末节权益的捍卫者。
                                2016/09/04
                         写于从合肥回来的火车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