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之魂

    时光荏苒、弹指芳华,千年的等候,一朝能否就此消解万年因果?

  .......

  .......

  人间,沙漠、夕阳如血。

  天际,暮霭沉沉,悬浮着的几座云堡,座座尖耸如树、孤独、庄重;或许它们之间曾经、至今也还存在的一丝纤云的羁绊,但是,迟暮的夕阳以暴烈的手段直接斩断了这种牵挂,光线劈砍处,每座云堡的边缘尽被血色浸染,而堡垒的中坚则披伏着铅白顽强抵抗,渗进堡中的血色逐渐被驱赶,而堡的纯白也荡然无存,唯有铅坨继续与之绞杀,夕阳力竭,缓缓沉暮,尖耸的云堡也溃然坍塌,失去轮廓、渐渐变成厚重凝滞的云墟。

  而观战已久的沙漠,此时,细沙无风而动,顺着软弱的沙坡,后粒催促着前粒急匆匆的赶路,笨重的颗粒稍一迟缓旋即被无情的埋葬,软弱继续被征服,从起初的一粒沙子到一片沙云、再卷起一层沙浪,沙浪此起彼伏,迭拖冲突,一浪高过一浪,缓坡迅速的消失,终于给各沙部族垫出拼杀的战场,撞击旋转,再撞击再旋转,一层踩着一层,颗粒并非固守着单一的角度,而是全方位的彼此进攻,终于,形成沙的漩涡。

  风,在此时出手了,它蛰伏已久,它很清楚自己的弱势,这里面每一粒沙子单独的个体质量都重过自己,它不会硬拼,它需要沙子们一个发生内讧的时机,为此,它可以静静地守侯千年!

  沙子们的搏杀渐趋尾声,形成的漩涡也以环状的姿态如渐熟的煮粥,咕嘟气喘;风,一声清啸掠过上空,抄起不防备的一些沙混进漩涡的中央,砂部落里旋即大乱,昏头胀脑的沙子们被扯进半空又被魂飞魄散的抛进深坑。

  风一击得手,畅快的感觉让它再次呼啸狂扑,砂子们已经毫无抵御之力只是机械的任由风摆布。风得意的狂笑,越发伸展着无形的羽翼肆意挥洒

  “呜---”

  “呜-----呜呜呜”

  风的阵势越来越辽阔深远,所到之处莫不狂沙兴作,万物变色。甚至连厚重的云墟也无能为力的退避,。它翻卷在沙漠的上空,俯噶整个荒漠世界,狞笑道

  “谁敢不从?!”

  万物乞摇间,风得意地狂笑着环顾四周,猛然,沙漠深处的一处黝黑墨绿吸引了它的注意力;那是一群沉静的生命,不动、稳重,坚守,无怨无悔!

  风恼怒了,一吹,纹丝不动,二吹,依旧岿然,风只有全力进逼,颓沙行前,重石垫后,风的尾翼却悄悄的隐藏起来,潜伏在上空,在前沙军的强大攻势后不给这些生命喘息的时间,以铺天盖地之威、万沙齐降,一轮又一轮,直到累的自己的尾翼再也无力抬起。

  风倦了,只有放弃了。它黯然神伤、终于明白:原来,我并不是这沙漠的主宰!

  这群生命却依旧沉默不语。尽管它们在风沙的压迫下被埋没腿根,但它们依然呈现一种稳固的三角阵势,间距适中,但自腰部以上布满重重锋芒,锋芒尖头偏又生满倒刺,彼此勾扯,勾扯的最终走向,步出世上最为坚固的刺网,而它们的根在地下深扎、紧紧相连,无论上空风沙多凶猛,也并不能撼动它的一根须梗。

  这些绿色生命的外围是高耸入云的巨人柱,坚定的守候着内里矮小敦实的球掌,球掌层层叠叠成云梯,终于接近了中心的生命灵魂。

  那是一株经历万年风雨锤炼的仙人掌,难以形容它的巨大,它的根部如同一座岛屿,它的刺已经不能用刺来形容了,那些刺甚至比杨树的枝节还粗,条条挺立如钟。

  如若往常遇到这种风沙嚣张的时候,灵魂的主人必是站立在方阵的顶尖,笑骂风沙的不自量力,谈笑间,刺网飞出,任你风沙多狂也都会止步不前。

  而如今,登堂入室的风沙来了,灵魂的主人呢?

  ........

  ........

  罗华凝视着这株巨型的仙人掌,心里不禁疑问:

  万物皆有灵性,为何我越靠近这株仙人掌,就越感觉到它内部的寂寞呢?

  恍惚间,他像是看见,原本细密的刺网竟然左右分开成一条尺宽小路,而那小路的尽头直通向仙人掌的底部,底部外观是一座宫殿的模样,葱翠苍绿,却并没有任何诡异的感觉,有种极度熟悉的气息涌动着,等待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北风呼啸 猛龙翻滚, 绵延起伏看长空。 驼铃远去, 沙丘送行, 万两黄金驭鹏程。 开疆破土苍天无...
    诗友会董哥阅读 153评论 0 0
  • 标题乍一看像是音乐的分类,其实不然,流行与小众就像是两个不同的标签,贴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流行大家都知道,在...
    雨中思1999阅读 127评论 0 0
  • 《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前言 要完成最渴望的目标,战胜最艰巨的挑战,你必须发掘并应用一些原则和自然法则,因...
    马润芳阅读 34评论 0 0
  •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寒假。伍民迫不及待地赶回了老家,一个学期未见,父母身体都还不错,哥哥嫂嫂们过的也挺好,给...
    田野虎阅读 44评论 0 5
  • 1245789463187876464852
    t诺诺t阅读 4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