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 牡丹亭外

96
伐木西瓜
2017.08.16 17:19* 字数 841

看到有关陈昇的题目,又想进来插句嘴了。类似的内容我在我自己的节目里面做过,所以就写在这里。


关于陈昇,很重要的一条创作经验,就是他会主动地寻求时间和空间的代入感。陈昇从来不抗拒任何新鲜元素的入侵,相反的他总是开放地接受一切历史和环境的刺激,越刺激他的脑力就越激荡。他很喜欢去和台湾的气候截然不同的地方「采风」。就像在极寒的环境下,他就裹着个棉大衣,盘腿儿坐在炕上,任鼻涕滴滴答答地往下滴,心里那个愁苦啊(他也很喜欢主动寻求这种感觉),历史、文化、岁月的东西就在他的脑海里打转了(虽然也可能是思念漂亮的台妹啊哈哈哈~)。


《美丽的邂逅》这张专辑是2008年的事情,《牡丹亭外》是里面的作品。我们知道自从2000年的《思念人之屋》之后,昇哥往外面跑得越来越勤了,每一种刺激都带来一次高潮,出来一张专辑,你还没能完全消化他可能已经在下一个地域游荡了。这样子新鲜是新鲜,但是你看他把大把的灵感挥洒开来,是否可以对任何一个主题再做一点深入的挖掘呢?确实是很引人遐想的。可能是被拍了脑瓜后,他吉他弹不了了,口琴吹不了了,于是更加珍视自己的创作,珍视匆匆的岁月吧。


对《牡丹亭外》,它属于「中国风」。请允许我使用如此恶俗的标签。是的,就是中国风,陈昇式的中国风。你要往前推,从《北京一夜》就是这样。写《北京一夜》的时候,他就喝了二锅头,我相信写这首歌的时候,也不会例外,因为他写着写着就把戏曲元素给写串了。「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说的是黄梅戏《女驸马》选段;而整首歌曲的质地,又是汤显祖「临川四梦」——《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南柯记》的融合。陈昇式的「中国风」,情怀有着落,歌词有所指,旋律有内化,也有营养。


另外就是这首歌贡献了2000年后的陈昇代表式金句:「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写歌的人断了魂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在这样一首绵密的歌曲中,突然出现这样灵光闪现,抽离出创作者与听者微妙关系的句子,让我们每一个人会心一笑,而后咀嚼半天。恍恍惚惚一瞬间  ,黄粱一梦二十年 。阿昇,愿你保重,永远童真()。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