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归路。

我们的漫长一生由无数个选择组成。

向左或是向右。

你现在身边的每一样东西,身处的每一个时刻,手边正在做的每一件事情,全部都是由之前某个选择导致,而你现在经历的事情,又会导致过后的某个结果。

很奇妙。



我很少对选择感到艰难,或是充满仪式感。可能我生活的态度太随意,喜欢接受现实。常常忽略选择的时刻,而是看重怎么接受选择的结果。

对待人生的转折皆是如此。

所以,大部分在常人眼里看来无比纠结的选择,我一般随心随性,而后总有办法接受。




不巧前几日在一件生活琐事上面临了选择,那种真的让我意识到我在面临选择的选择。

可能是“老了”,有时做事愈发固执,甚至带点不可理喻。

所以,我大概做了一个不可理喻的选择。

并且因为这个选择,失去了一些东西。

不过,生活惨淡,失去已是常态。


只要有选择,就会有失去。

只要有失去,人就会考虑对错值得。

太可笑。




人生如此潦倒,所有的选择都荒唐无比。

每一个选择都是错的,无论向左或是向右。

那天中午的选择,向左我一定会后悔,向右我又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向左走了,在我心里我自己是错的,向右走了,在别人眼里是错的。

无论怎样都是错的。

选择就是选择,选择只是用来告诉你并不会三头六臂,分身有术。

不该谈对错。




有老师问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制度是好还是坏”。

我倒觉得这问题很错误。

因为制度是必须的,必须存在的东西没有好坏之分。

不同的选择通往不同的结果,所以没有对错之分。


不要在选择过后回头考虑对错。

更不必考虑在别人眼里是对是错。

看看自己的心就够了。

不要奢求理解。




现在人与人之间的理解越来越少了。

上次回家陪我妈看《非诚勿扰》,一个男生站在台上。女嘉宾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男生说了一句,无所谓,懂我的自然懂,不懂我的也没法解释。

很自信。很正确。


应该是现在中国人太多了,网络交流太发达了,认识或是抛弃都太简单了。人们轻而易举拉近关系,却忘记了拉近一个人的代价。

现在的感情,好像不需要理解和认同。

女生要美妆和漂亮衣服,男生要游戏和健身,无论怎样都能在一分钟内热络起来。

可为什么我们总是忘记去看看对面这个人的内心世界。




人与人之间最舒服的关系,应该是你抬头看我一眼,我便懂得你此时需要一杯热水,可我从来不问,你为什么需要热水。

懂人不是一眼望穿,探索的目光该收且收

我需要的是自己有能力让你得到人际关系中的放松,在这个紧张虚伪的生活中,找到一个可以稍许放松自己的角落。


不必完全懂得,也不应该完全懂得。

完全懂得一个人,便会对他失去兴趣,完全不懂一个人,便会失去他的兴趣。

我从来不奢求我可以完全了解任何一个人,因为我还没有完全了解自己。




懂人其实很难。

更带有偶遇的意味。

懂得一个人并不是完全靠后期接触,更大的一部分起源于前期经历的契合或是价值观的相似。

譬如我永远也没有办法理解鹿小葵整天对着自己乐观向上喊加油。

所以,我们没必要对所有人都提供热水,更多人还是应该只停留在利益或是一分钟热络的层次。

我没有那么多心力去掌握太多人哪个眼神是要热水。哪个眼神又要可乐。




周国平不赞成女人搞哲学。

他说,女人搞哲学,对女人和哲学两方面都是损害。

幸好,我还不是女人,

我也没深刻搞过哲学。

不过,我觉得周国平讲的很对。

“看到一个聪慧的女子陷入概念思辨的迷宫,说着费解的话,我不免心酸。

看到一个可爱的女子登上形而上学的悬崖,对着深渊落泪,我不禁心疼。”

喜欢哲学的女人应该有两种,一种喜欢的彻底,每天都搞很多次,忘记了现实。濒死之际也不肯喝下一杯仅有却不干净的水。变成了周国平口中的抽象死板的女人。

另一种喜欢的纯粹但是有弹性。明白桌子上这杯水不干净,可为求活命,淡然喝下。会很累,因为要用模糊混沌的态度对待本可以看懂透彻的人生。

可这就像懂人一样,不该彻底。

我们永远不可能将哲学完全带入生活。


我总觉得,真正强大的人有两种特点,

一是可以坦然接受生命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苦与乐都是收入,没有支出。

二是可以半明半暗。我从不知道他们是否真正看懂一件事,可他们总能点到为止。




哲学带给我很多,让我往一个更“通透”的方向前进。

我可能会一直喜欢哲学,直至我变成女人。

我应该,也不会变的太过歇斯底里。




这次文章好像写的很杂。

总结来说,想告诉大家,人生的每个选择都是错的,该懂的人自然会懂。

不必苛求。


走好自己的不归路,

看见属于自己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