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孤单,名正言顺|第三章:我怎么可能嫁给你呢?

96
魏昊霖
2018.02.08 22:25* 字数 1642

文利军结婚那天,我没想到,路明远来了。

他穿了一身笔挺的藏蓝色西装外套,里面是白色衬衣,衬衣上搭了根金黄的条纹领带,非常打眼。问我,你打算穿什么?

穿什么?我从头到脚打量路明远半天,嘴角拉出个不屑的弧度没好气道,随便穿,又不是你结婚呢,有你什么事?你来凑什么热闹?

路明远说,参加朋友婚宴,怎么可以随便穿?要么穿你那条草绿色的裙子吧,我跟你去!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参加男朋友的婚礼,怎么可以一个人去?

心里有点隐隐的不快,但我没心思跟路明远计较,听任他的安排把我带去了文利军举行婚礼的酒店。

不知道路明远的出现刺激到了文利军的哪根神经,正在走廊里招呼客人的文利军本来一脸春风,看到我跟路明远从酒店的电梯口出来,脸一下就黑了。还没等我跟路明远走到记礼帐的桌子前,文利军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不由分说拉了我的手又折返回去往电梯口去。

被文利军拉进电梯后,我不由地苦笑,有史以来和文利军的第一次牵手,竟然是在他的婚礼上,是被怒气冲冲拉着的,都拉疼了我,真是太没意思了。使上吃奶的劲儿甩开文利军拉我的手,我嗔怒道,你要干什么?

文利军不搭理我,他一直拉着我出了酒店,一招手,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文利军右手拉开车门,左手拢了一下我的后腰位置和颜悦色跟我说,乖,你先回去。

我看也没看文利军就上了车,文利军帮我关上车门立刻转身飞奔而去。坐上出租车我忍也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这真是太搞笑了,专门给我送个请帖又亲自送我远离婚礼现场,文利军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司机拉我环城一大圈后指指计价器小心翼翼问我,都七十多块钱了,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我瞄了一眼计价器漫不经心地说,才七十多啊?再来一圈,开快点!

司机一听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油门一轰把车飞了出去。等我把自己折腾得累成狗回到我家门口,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百无聊赖坐在我家门口的文利军。

我走路的脚步迟疑了起来,恍然觉得似在梦中。文利军中午举行婚礼,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他的婚房里吗?再用不了多久,他该和他的新婚妻子入洞房了吧?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见我站定了看他,文利军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朝我走过来。等他近了跟前,没等他张嘴说话,我就问他,你媳妇呢?婚结完啦?

文利军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死死盯住我说,哪来那么个货?

我抬起手狠狠给了文利军一个耳光说,哪么个货?你把路明远怎样了?

文利军被我一个耳光扇得只偏了偏头,伸出手捉住了我的双手说,原来是叫路明远啊?我没把他怎么样,让他躺两天就好,他要是再敢招惹你,我让他做不成男人。

我使劲往出拽我的手,无奈文利军手上的劲儿实在是太大了,我使上吃奶的劲儿也根本无济于事。我恼怒地瞪着他说,到底是谁招惹我?他是单身,你是有妇之夫,你搞搞清楚行不行?

文利军眼里有丝狡黠飘忽而过,我可不是有妇之夫,我也是单身。

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单身?你今天不是和未婚妻举行婚礼的吗?

他双眼一沉叹了口气说,我改变主意了,不想结婚了,所以婚礼取消了,要不然我这会儿怎么会跟你在这里?

我一下把手按在我的胸口上,不,是文利军的手,啊不,是我一下子抬起文利军握着我的手,压住了通通乱跳的胸口。这家伙果然不靠谱,总是做出这样石破天惊的事情来惊吓我。

文利军低头看看他放在我胸口的手,趁势将我拥进了怀里,这家伙力大无穷,我知道挣扎无益,也就放弃了。保持着那个被迫靠在他怀里的姿势,我眼睛盯着文利军的臂弯说,不要以为你取消婚礼了,你就可以对我肆意妄为了,我发誓,就算你谁都不娶,我也不会嫁你的。

文利军不语也不动,就那么死死地拥着我,仿佛他害怕一放手,我就会跑了似的。

我只能继续盯着他的臂弯,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正在文利军怀里这么愣着神呢,却见文利军一下子松开我正了姿势道,叔叔好!原来我父亲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口出来了,我没有迟疑转身便飞跑进门去了。

经历过和文利军在一起时候的许多事后,我已经明白,文利军和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这么说丝毫没有抬高自己贬低文利军的意思,我只是说,他隔三岔五做出的事情,都让我感觉惊悚不已,就算他真的取消婚约了,我又怎么可能嫁给他呢?

我的孤单,名正言顺!
7.4万字 · 23.9万阅读 · 527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