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x节日 端午篇

字数 773阅读 109

【端午节特别篇】

*与史实有出入

他写离骚,他念离骚,他一句一句教她,学离骚。她那时候不过也是幼童,只是身世处境颇为显赫,是当时国君的女儿,只不过亦不得到宠爱,便也有了机会,在宫人掩护下偷偷找寻他来玩耍。

他那时候已是翩翩少年,平生最爱之事便是把将江离芷草披在身上,秋兰结成了索佩系在他的袖边,她陶醉在他满身香气之中,亦偷偷看他的眉眼和尖削的下巴,看他如雪的皮肤和修长的十指,然后再偷偷地笑起来。他带她策马奔腾,采集木兰上的露滴,又在秋日采撷菊花,编在她的发梢。谈笑之间,她也时常恍惚,仿佛他才是这世间的花神,飘飘然而遗世独立。

她管他叫平哥哥,惆怅又忧伤的笑容就这样凝固在他的眼睛,久久不肯挥散,就像是那些兰草的香气永远萦绕在他的生命之中。他叫她午儿,没有称过她的尊号,只因把她当作邻家的小孩,却依旧对她放肆地宠爱。

可是这样的日子终究甜蜜却也不长久,无奈再无一起嬉戏的机会。他那时已被流放,她却被禁足宫中再不能出去,她看到那辆破烂的马车载着她心爱的人逐渐远去,在大江的两侧有许多的香草正在正在疯狂地长着,仿佛能遮蔽过楚国的天日。她想着她这样瘦弱的身躯戴上的镣铐,应该会伤痕累累吧,他那样纤细的脖子怎么能承担得了政治的重量呢?她想到鲜血一滴滴从他的嘴角流下来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嚎啕大哭起来。

楚国被攻破了。她没有了家,却不曾想到也没有了他。等她赶到汨罗江边的时候,她只能想象当初的他是如何决绝而明朗,像一尾灵动的游鱼,就这样跃入寒冷的江水当中,再也没有睁开他的眼睛。他那乌黑而飘逸的长发啊,一定像海藻那样紧紧地包裹着他如玉的脸庞,他身上荷叶的香味呀,是否依旧不会散去?看着手上那串已经枯萎掉的蕙草,她突然间笑起来。

我来了,平哥哥。

最后的记忆便是看到他在所有明亮又轻盈的水泡当中,睁开他盛满天上流云的眼睛,去微笑着将她拥入怀中。

你来了,午儿。

从此端午因此得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