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沃什/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POET诗人简介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年生于立陶宛,二战时参加了华沙的抵抗纳粹运动,战后作为波兰文化专员在纽约、华盛顿和巴黎工作。1951年出走巴黎,1960年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是美国人文艺术学院会员之一。198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200年去世。

米沃什的著作注重内容和感受,广阔而深邃地映射了二十世纪东欧、西欧和美国的动荡历史和命运。其主要著作有《第二空间》《乌尔罗地》《路边狗》《被禁锢的头脑》《米沃什词典》等,被视为二十世纪东欧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切斯瓦夫·米沃什


POETRY诗歌精选


礼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

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献词

你,我不能拯救的你呵

请听我言。

请理解我这些简短的语言,换了别的我会感觉羞愧。

我发誓,我没有使用巫术的言辞。

我以云或树的沉默与你讲话。

使我强化者,于你却是致命。

你把旧时代的告别错当成了新时代的开始,

将仇恨当作了抒情之美的灵感,

把盲目的力量当成了完成的形态。

这里是波兰河水流经的河谷。一座巨大的桥梁

超越白雾。这里是破碎的城市,

当我与你交谈

风吹你的坟茔,阵阵鸥鸟的叫声。

诗是什么?——它救不了

民族和人民。

对官方的谎言装出的视而不见,

即将被割破喉咙的酒鬼所唱的一首歌,

写给无知少女阅读的无聊读物。

我要的好诗仅仅一望而知,

它的益处,我发现了,太晚太晚,

在此,仅仅在此,我找到拯救的意义。

他们总是习惯往逝者的坟头倾洒粟米或罂粟的子实,

以祭奠化装成飞鸟的亡魂。

为了你不再寻访我们

我向你献上这本书,曾经生活的你。

非我所属

我整个一生都在谎称这属于他们的世界是我的

并深知如此佯装并不光彩。

但我能怎样?假如我突然放声喊叫

并作出预言。无人会听。

银屏和麦克风不为这个存在。

类似我的另外一些人徘徊在街上

他们自言自语。在公园的长椅

或小巷的走道睡觉。将所有不幸者关起来

牢房就不够用。我笑了保持安静。

他们现在还不会带走我。

和那些被挑选者共赴盛宴——这我擅长。

咒语

人类的理性美丽而不可战胜。

任何栅栏,铁丝网,将书籍化纸浆的行为,

任何流放的判决都不能战胜它。

它在语言中确立普世的理念,

指导我们的手以大写字母写下

真理和正义;谎言和压迫,以小写。

它将理应置于事物之上者如其所是地安置,

它是绝望的敌人和希望的朋友。

它不分犹太人和希腊人,主人和奴隶,

将世界的产业赋予我们来经营。

它从被歪曲的词语相互之不洁的龃齬中

拯救出朴素而明晰的只言片语。

它说太阳下一切都是新鲜,

松开过去凝固的拳头。

美丽年轻的是哲学

和诗歌,她们一同致力于美好的一切。

直到昨天自然才庆祝她们的诞生,

这消息由独角兽和回声带到山中。

她们的友谊将充满荣耀,她们的时间没有极限。

她们的敌人会把自己交付毁灭。

译/西川


COMMENT诗评赏析


返璞归真----切斯瓦夫·米沃什《礼物》

作者:杨林

现代诗歌再怎么创新,总是无法脱离语言本身,而语言词汇的有限性决定了诗歌文本的呈现形式。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永恒的课题,语言组合形式是重语言还是重内容?重修饰还是重自然?诗歌写作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个体的自足性,二是共体的透明性。要使得诗歌从个体走向共体,实现诗歌的审美价值追求,则必须让诗歌回到本体上来,去除过度修饰,让诗歌呈现本质特性,反映生活的本真。

读米沃什的《礼物》给我最大的启迪,就是诗歌要返璞归真地回到生活上来,尽量摆脱对语言工具的依赖,去除语言过度雕琢、修饰的痕迹,让诗歌反映自然、真实、本质的生活状态和意识,引发人们纯朴的艺术共鸣。诗歌语言的反映形式与表达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体现了现代诗歌百花齐放的自由精神。但是,只有那些没有语言痕迹、不受语言本身限制,而且又具有广泛诗性空间的诗歌,才使人意味深长、百读不厌。

《礼物》的语言没有过度修饰,使得诗性不受限制地无限扩展。诗人用毫不修饰的一句“如此幸福的一天”为全诗定调,然后他对这一天做了朴实的陈述,接下来对这样的生活从心底发出了自然的感悟,直到他“直起腰来,我看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揭示了这“礼物”就是上帝赋予的生命存在。为此,他毫不掩饰地放下欲望、不幸、痛苦,将所有存在都视为礼物而心存感恩。语言丢弃了修饰,也产生了巨大的张力,使得简单的语句可以无限向内向外延展,诗性意味得以无限扩充。

《礼物》的语境自然形成,反映了生命、生活的本真状态,使得诗歌引发了读者心灵的震撼与感动。他的一天是幸福的,这是自然给予的礼物,因为诗人回到了生命、生活的本身。“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人只有回到劳动中、大自然中,就会体现自然万物的和谐相处,彼此都是需要而互不占有、互不羡慕。这样的语境是极其自然的,给予了读者自然的意境、联想与背景,使得诗人所有的感概都顺其自然了,也让读者很自然地进入这个语境里,为此感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