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周作业/小明追债记

前言:

小明是我的长辈,年轻时做服装生意。作为80年代第一批下海经商的“弄潮儿”,很是风光过一阵。记得他在饭桌上讲过一个为了追债而冒充“黑社会”的故事,今天又听他讲了一遍,竟然听出了点混社会的道道。


小明是一个大厂家的服装销售。

一周前,小明和来自B单位的销售人员一起去位于浙江的某韩国企业追债。两个人坐了2个多小时长途大巴,来到该企业总经理面前,总经理却找出各种理由推诿,让他们去找党总支书记,书记没有支钱的实权,于是两人无功而返,又在车上晃荡了2个多小时回到家。

80年代,国企改革浪潮汹涌,市场经济崭露头角,很多服装原料厂或倒闭、或被其他企业收购。同在一条服装辅料的产业链上,A单位欠小明7万块钱,而小明又欠B单位10万块。这是个三角债,如果A单位不还钱,他就没钱还给自己的“上家”B单位。可是,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由于倒闭、合并、收购等原因,导致很多坏账、烂账。很多单位都追不到欠款。这不,小明也啃到了一根硬骨头:A单位被某韩国企业收购,企业性质发生了根本的改变,领导层换了一大批,原来的联系人也联系不上。

怎么办呢?小明打算换一种方式。

这天,小雨绵绵。他叫上同事,还是两个人,还是2个多小时的车程,再一次来到韩国企业门口。这是一家拥有上千员工的大型企业,厂房开阔整洁,连地板也几乎无尘,员工进入厂房需要穿鞋套。上次小明来的时候,规规矩矩地穿了鞋套进去,却被人家客客气气地请了出来。这一次,他不但不穿鞋套,还故意回雨地里踩了几脚泥。他嘱咐同事在厂房外等他,然后大摇大摆地踩了进去。


总经理办公室位于厂房二楼。门虚掩着,总经理还是坐在那里。

小明跨步进去,反手把门一关,“啪”地反锁。

总经理一抬头,看到他和他脚上的泥,脸色一沉:“你干什么?怎么又来了?”

“我来的目的很明确。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小明盯着总经理,声音不高却字字透着威胁,“今天要么是你横着出去,要么是我。还不还,我只要你一句话。”

说话间,小明把手伸到背后,摸了摸西装裤袋里的大哥大。当时的通讯工具以座机和BP机为主,市面上买的起大哥大的人不多。总经理看到他的动作,还以为他背后抄着“家伙”。

大门反锁,窗帘半开,眼前直挺挺地站着一个“黑社会”的混混。

总经理不得不承认,自己处于劣势。如果不听话,很可能挨揍,甚至有性命之忧。

不过,总经理毕竟是总经理,临危不乱。他对小明说:“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乡长。”

小明撇撇嘴表示没意见。

没想到,他打往楼下传达室打了个电话:“有人在我办公室闹事”。

不到一分钟,几个保安三两步冲上楼,撞开门锁。小明见事不谐,急中生智,一手揽过总经理,一手从背后抽出大哥大,抵住他的喉咙,对门口喊:“别过来!谁敢轻举妄动,我就电死他!”保安们互相使了个鄙视的神色,忽然一人冲出,在电光火石间,竟然踢飞了小明手中的大哥大!大哥大“嗖”的一声,在空中画了一个完美的弧线,飞出窗外,而小明的目光也追随着大哥大而去!另外两名保安飞身上前,扭住了小明的胳膊!

小明下线。

踢飞大哥大的保安旋即拜倒,抱拳道:“臣等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

好吧,这些都是我瞎编的。事实上,当年还没有兴起“保安”这个职业,进出单位畅通无阻,不像现在,陌生脸儿进单位得跟古代进府衙似的报上名号、递上名刺。

当然,总经理确实打了个电话,只不过,打电话的对象是他的熟人加靠山:当地的乡长。名为请示工作,实为搬救兵,然而似乎没有获得回应。据小明事后推测,乡长可能也怕惹祸上身,所以回绝了他的请求。

挂掉电话,总经理沉默了一秒。

帘外雨潺潺,一室之内,仓皇无限。

他没有说话。

他也没有说话。

只因他们都知道,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尽!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总经理终于抬起头。

他对小明说:“钱可以给你,但我手头现在没这么多,这样吧,上次B单位销售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既然你欠了他的,下次让他直接来我这里拿钱。你就不用来了。”

他怕小明再来惹事。

小明答:“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再相信你一次。记住你说过的话。”转身,侧头,向右边的摄像头歪嘴笑,偷偷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翌日,总经理果然履行诺言,欠款悉数还清。


故事讲完,小明告诉我,当时市场经济不完善的情况下,要追债,只有两个办法,要么如同这个故事一样,用武力吓唬对方;要么先给对方负责人一点“好处”,让对方尝到甜头。对方原本就理亏,加上盛情难却,自然愿意在第一时间还钱给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去年,同事和我说起共享单车的时候,还对膜拜这个名字不是很感冒,可是从今年春天开始,橙色的,黄色的,蓝色的.......
    第八族阅读 85评论 4 3
  • (外网) 她是城中最好的舞娘,他是城中最好的琴师,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听闻,他二人,一见倾心。那间酒楼因有他...
    白小楹阅读 65评论 0 0
  • 当晨曦逐渐刺破雾色 老榆树的枝头, 新芽儿正吸吮着氤氲 我循着溪流声 遇见了一只闪烁的鹿 我试着询问它,你的身影 ...
    樊白阅读 48评论 0 11
  • 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看到成双对的人会很羡慕。但无法改掉自己的毛病。不是在此处受苦就是在彼处。好想爸爸妈妈。好想好想。
    阿依达娜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