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谢谢你!

  在你两岁半之际,我想谢谢你。你的到来让我的人生丰盈完整。怀你的艰辛,生产时的疼痛,在此我不想一一赘述,只想记住我们相处时的时光。

  初次见面,是你的四维B超。还记得那是个暖洋洋的上午,我请假做检查。在B超室里,照到了你的脸蛋与四肢正常,但因你是仰卧着,看不到脊柱骨。医生叫我反复的轻轻拍肚子,把小宝贝叫醒翻身啦。于是反复的轻拍,说话,走路,但确多次无果。后来医生叫我干脆去运动爬楼梯,一口气爬了七楼,满以为这回翻身了,可是小家伙居然还是仰卧的姿势,小宝贝你到底是有多懒多贪睡啊?没办法,只能回家睡个午觉,下午继续照B超,医生说照不到脊柱骨是不敢出报告的。

  你爹看到报告上那胖嘟嘟的小脸蛋,写着:“偏大一周”,满脸兴奋的说可能是个男孩哦!哈哈,传统的中国男人,重男轻女思想还是那么顽固。不过无所谓,我能养活你,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健康就好。

  咱们真正的第一次见面,在你来到这世间的半小时。产程漫长而痛苦,不大想回忆。只听见医生说,有只手肌张力不好!我心里如坠入冰窖,但已经无力表达。还好,不一会还在缝针的医生转达护士的话,一切正常!这是我疼痛了十几个小时后听到最美的一句话。你的小脸还有些皱,但也算是大脸妹。肤色--我说那么黑,但有经验的妈妈们说那不是黑,是红。你那长长的小舌头就这么伸出来舔啊舔的,让别人都以为是蛇投胎,尽管有些恐怖,但并不妨碍我喜欢你。三十毫升的羊奶不够,你姑妈又冲三十毫升的羊奶你居然又喝完。医生说我还没见过食量这么大的初生婴儿。没事,咱买得起!

  满月酒,你肤色由红转白,不,粉红粉红的,你那个小仙女似的小表姐站在你旁边一比,弱爆了。

  四个月,你才会自己抬头。那不打紧,居然还脖子歪了,医生说也许是太早竖着抱引起的。没办法,只好天天帮你做脖子旋转操,哪一天若是你爹不够配合,我都会大发脾气,我是怕你像外婆的邻居一样一辈子都是歪脖子啊,那可如何是好?有一天晚上你看着我甜笑,然后就吐了我一身的奶,最关心的并不是衣服脏不脏,而是你还好吗?会不会是感冒了?要不要喂点药?

  八个月体检,不够高!天啊,真是怕啥来啥。于是又开始一箱又一箱的海购,英国的牛栏奶粉此后便是你的主食,不再喂那会发胖而又不长个的米糊。

  一岁十二天那个晚上,你举着小手走路,从电视前走到沙发。你看着自己的小手是举着而不是扶着桌子走,兴奋,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多次。那是你第一次不用借助任何外力会独自走路,我在微博里记录,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只比你大一天的表姐,一岁三个月时小嘴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逻辑思维清晰。可你还只会叫爸爸妈妈,别的一声不吭。外婆与姨婆高度赞赏能说会道的小表姐,夸她聪明早慧。跟我说你是否要带你娃去上上早教课以提高点智商?我不语,我知道你心里都懂,只是不愿意说话,我不需要我的孩子因太早慧而失去童真。

  一岁八个月,你的词语开始丰富起来,总爱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跟我表达。你甚至还尝试着跟我聊你当天的所见所闻(在托儿所的事)。开始时听得非常吃力也弄不懂你所要表达的意思,而你也有些着急。但慢慢的我总算揣摩出了你的心思,心里有着难以掩盖的窃喜,愿意跟我分享你的喜怒哀乐,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某天,我随口说“人之初”,你便接到了“子不学,非所宜”,我说“天地玄黄”你便接“宇宙洪荒”,我背“鸟鸣涧”,你就会接“王维,人闲桂花落”等等。这是我们之间的小游戏,别人参与不进来。也有人说你那么早就让孩子背诗,怎么能快乐成长?正是玩的时候!但也许别人都不知道,背诗,就是我们的一种玩法而已。只要她乐意,什么都是“玩”,有什么不快乐的?

  车上,看到一个小哥哥被他的姐姐打,你看着很难过。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哥哥,你来我家吧,我家不打人的,你姐姐坏坏!”听到你的童言无忌,我的心里开满了幸福的小花。感谢你心中有善念,自动忽略了我偶尔也面目狰狞的教训你,心中只留下了“我家不打人”的印象。你,就是我的一面小镜子,折射出我所有的内心世界,让我不断的自省,让我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谢谢你,宝贝!让我们相处愈来愈融洽,让我陪着你一起快乐成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