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十年|江湖情

                                文|北斋先生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年了,轩辕浩杰呆立在怜儿的坟前,几片黄叶缓缓落在他的头上、肩上,他依然一动不动,任凭它们就那么停在他身上。

他身边还站着他15岁的女儿――念怜……


“师兄,你这姿势不对呀,把剑抬高一点!”怜儿笑着说。

这是轩辕浩杰的小师妹,师父的宝贝女儿,比轩辕浩杰小了3岁,她喜欢穿水蓝色的罗裙,映衬着她白皙的皮肤,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显得格外好看。但是,他还是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露出一对小虎牙。

轩辕浩杰没有说话,只是和其他师兄弟一样,对小师妹的“指点”抿嘴一笑。

大家从来没见过怜儿的母亲,只知道师父从未娶妻,是有一个初恋情人,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并且视如珍宝。怜儿从小体弱多病,师父教她练功的时候,就由着她喜欢的练,她很多时候也就乐于看师兄们练习。

轩辕浩杰是师父在一个雨夜里,山庄前捡来的,那天的雨格外大,参杂着雷声、闪电,可襁褓里轩辕浩杰的哭声却更大,赶上那天师父去友人家下棋回归来,可怜这条小生命,就把他捡回了来,当然了,轩辕浩杰很早就知道这些。至于他的名字,捡他回来的时候,他脖子上挂着个半个玉坠子,上面写着轩辕两个字,另一半也许在他亲人身上吧。名字是师父给的,轩辕这个姓氏就是这个玉坠子给的。

时间飞逝,转眼他们都从不更事的儿童长成了少年。这么多年的相伴,也使师兄妹间都产生了很深的情愫,可这个小师妹对轩辕浩杰却有着不同于对其他师兄的感情,她就像个他的小跟屁虫一样,他走到哪里她都愿意跟到哪里,而他也乐于这个小师妹跟着。

知女莫若父,师父早就看出了这个苗头,可他却故意疏远了轩辕浩杰,也尽量把他们俩个的活动时间分开安排。可是这却完全不能拆开一对渐渐靠近的心。终于有一天,师父因为一件小事勃然大怒,把轩辕浩杰关在了柴房里,罚他不许吃饭,不许他踏出柴房半步。


直到深夜。

“师兄,师兄,你在吗?”怜儿帖在窗棂纸上。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别让师父看见。”轩辕浩杰说。

“师兄,你饿坏了吧?我来给你送吃的了。”怜儿说。

“是师父让你来的吗?”轩辕浩杰问。

“……”

“你快回去,师父看见该罚你了。”轩辕浩杰显然有点担心,不过他心里却别提多高兴了。

“我才不管呢,他又不会把我怎样。”怜儿不屑的说,说着就把几个馒头从窗户递了过去。

话音刚落,就听见脚步声,灵儿急忙逃跑了。

第二天,师父把轩辕浩杰放了出来,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

“你在为师这里这么多年,该学的,不该学的,你都学到了,现在应该是你出去闯荡的时候了。”师父平静的说。

“从小是师父把我养大,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愿意终生侍奉在师父左右,”轩辕浩杰急切的说。

师父待轩辕浩杰一向很好,也因为他是师父的大弟子,又从小就跟着师父,他已经把师父当亲人一样看待,却不知道为何师父会发这么大的脾气。难道只是因为他对小师妹情有独钟,师父不愿意将小师妹许配给他吗?可又没见师父想把师妹许配给其他师兄弟,也没听说过师父要把师妹许配给哪家公子。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这里是些盘缠,还有这把游龙剑,你拿着走吧。”师父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像是在交代让轩辕浩杰去送信一样平静。

“这个世界上我就只有师父您这一个亲人了,您是让我去哪呀?”轩辕浩杰知道游龙剑是像师父命一样重要的宝贝,师父送给自己,铁定是离别的礼物了。

“为师年纪大了,你又太年轻,需要历练,去吧,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接替师父了。”师父的话依然很平静,却让人有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师父……”轩辕浩杰望着师父,眼睛里含着泪光,可他还能说什么呢?

他默默跪了一会,见师父不再理睬他,他只好离开……

不大一会,怜儿冲进师父的房间,师父坐在那里喝茶。

“爹爹!我也要跟大师兄一起下山!”怜儿焦急的说。

“不行,你还需要勤加练功。”他淡淡的说。

“我偏要去!”怜儿冲他叫到。

“来人呀,把小姐送回房去,没有我的吩咐,她不许走出房门半步,否则后果自负。”师父显然是生气了。

话音刚落,丫鬟、婆子就上来推搡着把怜儿送回了房间。怜儿哭啊、闹啊,可都无济于事。

就这样轩辕浩杰离开了师父的山庄。那一年轩辕浩刚满18岁。


轩辕浩杰游走于江湖,虽然孤身一人,偶尔也遇到小的危机,但是大家看到这把游龙剑,也都卖他师父几分薄面,加上他承习了师父的一身好武功,一般小毛贼也近不了身,总算是平安无事。

有一天,轩辕浩杰在街上遇见了他的一个师弟。

“文轩?是你吗?”轩辕浩杰十分兴奋。

“师兄!怎么是你?”文轩也显得极为兴奋。

“你怎么也出来了,是师父要你出来办事吗?”轩辕浩杰问。

“……自从你走后,师妹就整日里闹,后来不知怎的,又传出小师妹没结婚就怀孕了,再后来师父就把我们师兄弟都送出了山庄,除了小师妹……”文轩的声音越来越低。

“怀孕了?谁的孩子?我杀了他!”轩辕浩杰说着,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难道不是你的?”文轩诧异的看着轩辕浩杰。

“怎么可能是我的是?”轩辕浩杰差点气吐了血。

“看你平日里和小师妹走的那么近,我们都以为是你的孩子……”文轩继续说。

“那就是说你们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了?”轩辕浩杰眼睛里冒着怒火。

“是呀,大家都不知道,也都是猜测,再后来我们就都被师父送出山庄了,师父让我们不要再回去,我们便没有了小师妹的消息。”文轩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两人分别以后,轩辕浩杰决定回去弄个明白,为小师妹报仇,杀了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打定主意,他立刻就动身上路了,直奔师父的山庄。


经过几天没日没夜的赶路,他终于来到了山庄门前,只见山庄的大门紧闭着。“锦绣山庄”门匾上的四个大字还是那么熟悉,门前依然扫的一尘不染。

他上前叩门,不一会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谁呀?”随后门欠了条缝,一个家丁打扮的人把头探出来。

轩辕浩杰一愣,这个家丁他不认识。

“我师父在家吗?”他仍然问道。

“你师父?谁是你师父?”家丁不耐烦的问。

“司马伯仁”轩辕浩杰答。

“哦,找老爷呀?老爷不在家,你改日再来吧!”看着一身素衣的轩辕浩杰,家丁稍微提起点精神。

“那我师妹怜儿在吗?”轩辕浩杰不死心。

“什么乱七八糟的?哪来的骗子到这里攀亲戚来了?只有老爷才叫妇人怜儿,你是哪来的野小子”说完,“咣当”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轩辕浩杰顿时觉得脑袋“翁”的一下,天旋地转,嗓子眼也一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苍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摇晃了两下,身子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等轩辕浩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那床是那么熟悉,是自己用过18年的床啊!床前小师妹抽泣着……

看见轩辕浩杰醒来,怜儿急忙擦干眼泪,把药给他端了过来。他出神的望着师妹,缓缓把药推开,

“这到底事发生了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眼神简直是要透过怜儿,看到怜儿的心里……

原来,怜儿根本不是司马伯仁的亲生女儿,她是司马伯仁的初恋情人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两人因为江湖恩怨受到追杀,临危把孩子托付给他,希望他能把孩子养大成人。起初他也想好好把孩子扶养成人,没想到怜儿越长大越像他的初恋情人,每当他看见怜儿和轩辕浩杰在一起,就想起他年轻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竟然狠心的把轩辕浩杰赶走,然后在一个酒后的夜里把怜儿占位己有。起初怜儿想要自杀,司马伯仁就威胁她,如果她自杀,他就杀了轩辕浩杰,她知道司马伯仁在江湖上的势力,她要让师兄活着。再后来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她又不忍心这个小生命还没看到这个世界就跟娘亲一起离开,再后来这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一个小姑娘,很可爱很聪明,这样她就更不忍心抛下她,因为她从小就没了娘亲,她知道没娘的孩子有多苦。

“这个老家伙现在在哪?”轩辕浩杰牙咬的直响,他一字一顿的说。

“他外出办事,还没有回来。”怜儿擦干眼泪。

“我一定要杀了他,这个没人性的老东西”此时轩辕浩眼睛血红。

“你不是他的对手的,这些年他的武艺又精进了很多。”怜儿急切的说。

“这事你别管,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我也要替你讨回公道”此时的轩辕浩杰已经失去了理智。

夜已深了,他爱惜的把怜儿抱在怀里,两人诉说着几年不见的相思之情,过了一会,灯熄了……


又过了几天司马伯仁回来了,还没等他走进家门,轩辕浩杰就提着游龙剑冲了出去,没等说话,轩辕浩杰就一剑刺向司马伯仁的要害,看着站在身边的怜儿,司马不仁心中也明白了几分。轩辕浩杰一剑紧于一剑,丝毫不留一丝情分,大有把司马伯仁千刀万剐的之势。

姜,还是老的辣,不一会轩辕浩杰就占了下风,眼看司马伯仁的剑指住了轩辕浩杰的要害,他却停住了,轻叹了一声

“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别再让我看见!” 然后放下宝剑,可轩辕浩杰已经杀红了眼。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轩辕浩杰低吼着。

说是迟,那是快,俩人又撕打在了一起,司马伯仁心里也清楚,轩辕浩杰是不可能放过他了,就在那一刹那,司马伯仁的剑冲向轩辕浩杰的要害,怜儿却冲了过来,挡在了轩辕浩杰面前,宝剑穿过了怜儿的胸膛……

“怜儿!”两人同时喊出了这个名字。

司马伯仁伸手接住缓缓倒下的怜儿,跪在地上,怜儿此刻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事,司马伯仁在她6生日的时候还给她当马骑,在地上爬;轩辕浩杰在她8岁生日的时候带她上街,给她买糖人……

怜儿忽然脸上露出了微笑,她就这样笑着,永远闭上了眼睛……

司马伯仁老泪纵横,他想起他40岁寿辰的时候,怜儿亲手为他缝制的“百寿图”,100种不同字体的“寿”字,是怜儿花了大半年的心血……

这时,轩辕浩杰也提着游龙剑冲了过来,司马伯仁没有躲,他就微笑着看着他,直到轩辕浩杰的宝剑穿过了他的胸膛。

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刻,轩辕浩杰看见从司马伯仁的怀里掉出了一块玉佩,上面写着“轩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琅琊令征文


武侠江湖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章摘要: 瓷儿离开榆叶后,住在茅府的刘王妃受了风寒生了重病,茅威福为她向金大夫讨药时获悉有一种叫春来3号的假药价...
    福二姨阅读 254评论 26 12
  • 在项目中遇到一种情况,是需要联结表A和表B。其中,表A中有一条数据,如A_id以及A相关的数据,而表B中对应的数据...
    esrever阅读 993评论 0 0
  • 20170810“今日待办”的魔咒 我是一个喜欢纸和笔的人,总是爱好写写画画,对于工作和学习,也经常会有计划表、课...
    阿小杜阅读 89评论 0 0
  • 小编按从5月18日建小组群以来,我们从素不相识到打打闹闹,从略害羞的自我介绍到偶尔会互相开开玩笑的相识相知过程,1...
    抽象树阅读 371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