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狗的小唠叨

好无聊哦!又是我一个在家待了一天,幸好中途姐姐回来过一次,才得以和那只球玩了一会儿。

我,是一只狗,姐姐在我来她们家时,给我取名叫咖啡,英文名“coffee”,大概是因为我有一身咖啡色的毛。

姐姐中午回来是换衣服的,今天的天气变化有些大,我听见她和她的妈妈说,下午她要参加学校运动会开幕式的表演排练,所以得换点儿凉快的衣服。

姐姐真幸福,可以一年四季换不同的衣服,而我却只能长这咖啡色的毛;毛长长了,姐姐的妈妈就会嫌弃我,夏天她们怕我热,抱我去宠物店剃光了,奇丑无比,因为没了毛,就成裸奔了,人家本来就瘦(委屈),姐姐的妈妈和外婆就更嫌弃我了,好心酸啊!

姐姐的妈妈不喜欢我,不过却喜欢给我打扫卫生,这也是她嫌弃我的原因,她一进屋就会嫌弃,嫌弃我有味道,污染了她家的空气,嫌弃我叫唤,哪怕那是我欢迎她回家的问候。我来她们家一年多了,基本上都是姐姐的妈妈照料卫生,我吃的食物也是姐姐的妈妈买,不过她舍不得给我买好吃的,说是怕我拉更臭的屎,还训姐姐娇生惯养,她们家哪儿有更多的钱养活一只狗。

其实我吃得差,拉的屎更多,那些粗制滥造的狗粮从我肠道穿过,并没有留下什么营养,我也就直接排了。

我不抱怨,我知道姐姐喜欢我,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人喜欢我就好。我不要求姐姐的妈妈她们有爱屋及乌的感情,我知道人类的感情很复杂,姐姐的妈妈爱姐姐,所以忍着,但想要她爱上我,估计比较困难,就不强人所难了。

我只要乖乖的待在笼子里,不出声就不会引起她们的讨厌。不过,我能很敏锐的听到姐姐回来的声音,愉快的叫唤着,告诉她我想她可真想坏了!她也听懂得我的叫唤,放我从笼子里出来,她会告诉我她也刚刚从一个叫学校的笼子里被放出来,哎,这才是同病相怜的我们。

我会撕咬姐姐的裤脚表达我对她的崇拜,或者蹲在她旁边看她吃饭,我一点儿也不眼馋她吃的骨头,因为我是个素食主义者。我只是想多看看姐姐那渐渐长大的身影,我来的这一年,姐姐长得好看了,也长得好高了,看着她满足的张大嘴巴吧唧吧唧,替她开心。

不过姐姐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比如她贪玩儿的时候,就会被她妈妈骂,我也顺带着挨骂,这大概就是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姐姐的妈妈会把老账新账一起算,数落得姐姐大气不敢出,姐姐好委屈啊!

在我眼里,姐姐已经是个很乖乖的女生了,跟我一样乖乖的女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姐姐的妈妈一不顺眼就要骂咱们俩?姐姐悄悄说:这是早更妇女的通病!啊?这是个什么鬼?人类的知识太复杂了。

但是姐姐的妈妈大部分时间很忙,她忙着打理家务,忙着跟着我屁股后面拖地,忙着替姐姐安排学习,忙着给姐姐读书,忙得有时候一句声音都听不到。

倒是能听到她那只叫手机的东西声音,早上一定是被它吵醒的,说什么英语;那只手机里经常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是和学习有关的声音。姐姐和她妈妈开玩笑说:我们家coffee会多国语言、多门知识,不信数给你看哦,外婆的方言、外婆的泰普、我的普通话、爸爸的方言、我听英语、你的专业课术语,搞不好我们家coffee会成为奇才呐!

唉!姐姐太看得起我了,我哪听得懂那么多东西,我只听懂她的呼唤就够了!

每天,我傻傻地趴在那个粉粉的大大的笼子里,笼子外有一些高高低低的花盆儿,那些植物和我一样,每天只能很少的机会看到姐姐和家人;我也没心思看阳台落地窗户外的楼下,楼下小鬼都没有我的姐姐乖巧,楼下的树木都是一个样子;虽然我的世界里只有黑白色,但是我也懒得理会那些五花八门的玩意儿;我是一只懒狗,没有自由的傻傻地只爱姐姐一个人的懒狗,还是让我静静地躺下,姐姐在辛苦的做作业呐!可怜的娃!

姐姐移情别恋的证据

(旭同学说我从来没想过写写她的狗,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