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回忆:旅行中遇见的那些人、那些事

年少时期待成长,期待望见世界,最大的爱好就是出去旅行。所以到了大学初期人生只有两个目标:一为挣钱,二为旅行。挣钱,通常也是为了出去旅行。

这些年沿途见过的风景很多,走过的城市也很多,山山水水,花草从鱼,到了最终发现,旅行中最吸引人的环节,往往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人文,因为当地的人文环境。

喔,还有那些可爱的人。

在黄山的那段岁月。

有些城市去过,像是一个过客,匆匆停留,便背着小包离开。有些地方却会让你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比如,黄山。

第一次去黄山是2014年,和大多数的人怀着一样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爬一爬屯溪的那座黄山。于是一行三人钻上去黄山的火车,经过8个小时,到达黄山。

去黄山市的第一天,并没有匆匆开始爬山,而是去了山脚下寻了一间很酷的客栈,然后开始准备爬山的准备,山上雨多,我们三人每人准备了一件小雨批。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人便开始出行爬黄山。

因为不确定要多久才下来,所以凌晨五点就开始起床,每人带上两盒饼干,两瓶矿泉水做补充。

黄山比我想象中的要难爬。我对黄山的印象原本是陡峭,但是来了之后发现并没有铁锁攀岩这样的高难度,反而是一层一层看似简单的石头路,一步一步在诱引我们身体内的疲惫。

爬黄山会感觉到友爱,因为你在爬山的过程中常常会听到别人给你的鼓励:加油,前面还有不远了。加油,你是最棒的。加油~

你会在整座山上听到来自各地的鼓励,尽管你不认识里面的任何一个人。

爬上来,我们用了四个小时,因为天都峰长期封锁的关系,我们只到达了光明顶和莲花峰。下午时分我们开始忙着下山。

说到这里,黄山的旅程基本上算是结束了,但黄山市的旅程,恰恰才刚开始。

黄山姑娘叫阿萍

我们之前对于黄山市的印象就是黄山,直到遇到阿萍我们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黄山很大,而且非常非常大。

阿萍是黄山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我们来到黄山的原因,她主动要求当我们导游,于是从那黄山下来之后,阿萍就来和我们汇合,并带我们去了她的家乡祁门。

祁门,一个很原始的农村。

祁门的小山坡很多,几乎家家都住在山沟沟下面。阿萍带我们去她们村,村里不大,百十户人,村里有大水沟,水沟清澈见底,水里游着稀稀两两的小红鱼,水沟两边开着许多不知名的花,五颜又六色。

我很喜欢祁门,喜欢这里的景,山坡上种植茶叶,坡下住着朴实的人。 站在高的山坡上,可以看到许多家开始烧饭,阵阵白烟从烟囱里冒出,呜呜呜的散在天空中不知去处。

我还喜欢祁门的厕所,纯木头做的,很有感觉,古人如厕,怕是如此了。

那时候去黄山的时候,身上带了任务,即三天内必须给杂志社供稿一次。后来我跟阿萍说了这事,阿萍安排我们第二天去镇上,镇上有网吧,可以码字。

阿萍所在的村想要进镇只有一个方法,就是乘坐每天早上7点村里的大巴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七点我们就坐上了去镇里的大巴,村里只有一辆大巴去镇里,每天早上六点出发。山里的路不好走,崎岖且陡。车开上盘山公路的时候,我心莫名的一阵揪紧,生怕司机一个甩尾我们飞下悬崖。

不过还好,路程并不是很远,用了四十分钟我们就开始下车。阿萍带我们去吃早餐,一家卖包子的粥铺。

粥,是一般的粥。包子却出奇的好吃,至今为止我还没有吃过比那天更好吃的包子。

包子很小,只有四分之一拳头大,一口一个小包子。包子里面的馅是雪菜肉丝,和平常吃到的肉包子不同,他这里的雪菜肉丝加了很多辣椒,整个包子吃起来是辣的。

然后再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粥。瞬间感觉整个胃都变的暖暖的。

在祁门,一碗热气腾腾的大米粥,再加几个裹着肉的雪菜辣包子。划算下来每个人花了不到五块钱,却感觉吃了全世界最美味的早餐。

多年后,我工作了,挣钱了,也尝试吃了不同的早餐,却再也吃不到如那天在祁门的包子、粥那样的感觉。一是那种包子确实新颖,美味。二是工作之后,再也没有上学时候的悠闲,没有纯粹吃美食的新奇感了。

我常推荐朋友休息的时候旅行,很大原因大概就在于旅行能够带给我们的无虑,是一种最轻松的生活状态,这段时间,你可以为了单纯的玩而玩,吃而吃,浪而浪。一旦工作紧密起来,想当一个单纯的背包客,其实已经很难了。

吃完美味的小包子,我在阿萍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家网吧,正式开始我的“临时工作”。

在网吧,还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情。当时我手里有12个命题软文要写,花费的时间大概是三个小时,我的好朋友为了让我尽快的“解脱出来”毛遂自荐要帮我写其中4篇,后来我写好了8篇,他也顺利了完成4篇,当我拿到内容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哭.

软文是软性植入,一篇文章被人一眼看出来是广告那是失败的软文,我的朋友给我的文章,几乎全是这样的桥段:

嗯,这个产品很好,简直棒的不了的,使用好评率超高,价格便宜...

三个小时的时间变四个小时。写一篇稿子往往比改一篇稿子更简单。当阿萍带我们走的时候,已经接近2点,因为等我,我们不得已2点跑去吃饭。

祁门镇上正常的饭店都关门打烊,不过作为本地人的阿萍没让我们失望,带我们钻巷子,钻到了一家“大排档”。

在祁门,我遇到了人生中的两个新“最”,一个是早晨的包子,我吃过很多包子,但不得不说,祁门的小包子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第二个最就是下午的这顿饭了,最便宜的一顿饭。

午饭,阿萍点了她认为最好吃的几道菜。

一个酱,一个烧鸡翅,一个炒韭黄、一个西红柿蛋汤。酱并不是豆瓣酱还是辣酱的酱,这是一种菜名。

里面放了很多菜,豆子,肉丝,青椒,豆干之类,然后用很多不同的辣椒爆炒,最后加上一些辣椒面面,就成了这么独特的一道菜。

这个菜给我印象很深,我的一个朋友本身是扬州人,并不吃辣,但是那个酱从色觉上看就知道很辣,但是很显然打动了他这个从不吃辣人的心,直接用勺子挖去拌饭。

这么一顿饭吃完,四个菜,一个大荤,两个小荤,一个汤最后结账是32元,要知道那个时候在扬州吃一道烧鸡翅可能就不止32,还有炒韭黄和酱,包括一个汤。

阿萍和我说,中午正常饭点如果我们来吃,几乎没得座位。吃过的感觉外加价格,看来中午排队,是很正常的了。

回去村里只有五点的一班车,我们几人等到五点坐着一路颠簸的车摇摇晃晃的回到了村里。

未完,待续。

每一个青春的岁月都值得回忆,那时候的我们单纯,勇敢而美好。在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去外面看看,你走的深了就会发现很多地方,比你想象的要“独立”,他们仿佛和城市的节奏格格不入,是活的如此的悠闲,宛如那桃花源,自有欢乐。祁门的小小村,就给我这样的感觉。晚上的祁门睡觉有点冷,我却睡的很安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