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21|愧疚的抱歉】《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获取授权

本文为林震原创小说,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若有转载需求,请以简信或者QQ联系。


文集: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情深缘浅》


前情提要

【Ch.16|爽朗的笑声】《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7|虚张的愤怒】《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8|撕心的呼喊】《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19|陶醉的表白】《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20|喜欢的滋味】《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Ch.21|愧疚的抱歉】《遇见你,情深缘浅》| 青春的连载不断线


遇见你,是我的青春;错过你,是我的年华。

六年前,林芷惟暗恋着李少海;六年后,李少海恋上了林芷惟。

是误解,让两人越走越远;是宿命,让两人且行且近。

眷属终成,却藏物是人非;由爱生恨,只因情深缘浅。


(再次进入六年后。)

2004年,1月。

我可能是过度兴奋了,眼冒金星,肚子已经饿瘪,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林芷惟轻轻地笑了起来,“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碰碰运气,也许现在还有开门营业的。”

时间告诉我,已经快到午夜,而且距离年关不过屈指可数的几天了。

我们从小区后门溜出来,避开门卫大叔的视线,走到寂静无声的街道上。

雨似乎刚停不久,地上仍旧残留着深深浅浅的积水,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我们每走到一个路口前,都要靠猜拳决定是否拐弯。

她的围巾缓缓从肩膀滑落,头发飘散出来,宛如台上的舞者,兴奋地在十字路口徘徊转圈。

几次猜拳下来,我们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忽然看到一家还在营业的面馆。

我们相视一笑,径直朝面馆走去。

面馆的老板见到有客人来,从电视机前飘出来,问我们要吃什么。

我和林芷惟一人点了一碗牛肉面,然后坐在角落的位置上。

林芷惟起初坐在我的对面,但她环视了四周之后,说:“少海,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我点头答应,然后看着她开心地挪到了我身边。

我觉得这个画面十分熟悉,如果面前的餐桌变成课桌,或许更加记忆深刻。

她好像看出我在发愣,于是继续说:“好像这是我第一次坐在你旁边,一起吃东西。没想到,居然是牛肉面。”

我笑了笑,毕竟事实就是如此。

我一边想着如何调节相处的气氛,一边从旁边的餐桌上用勺子舀了一小碗酸豆角,“你看,我们还会一起吃酸豆角。”

她又笑了。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汤面被老板端了上来,还不时地打趣说,“放寒假,背着父母出来谈恋爱,我说的对不对?”

我们傻笑着,没有回应他,只顾低头吃面。

“年轻真好啊,好好享受吧,年轻人。”

老板说完又继续看电视去了。

我们默默地把面吃个干净,汤底都没有留下,把钱放在桌上就离开了。

吃饱过后,浑身暖烘烘的,连脚底都是热的。我们继续跋涉。

林芷惟似乎体力无限,丝毫没有想要休息的感觉,一路上滔滔不绝地说着各种趣事。

“邓哲秋,你和叶清禾那时都管他叫阿秋。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很体贴,但是有点神经大条的人。”

“我记得他托你带给我一封信。我私下跟苏萤说了这件事,她硬说是情书,非要我拆开给她看。”

我饶有兴致地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我一直都有没拆开看,好像确实怕里面有情书之类的东西吧。哈哈哈,胆子超小呢。我把那封信藏在我房间的抽屉里,上了锁。”

“后来呢,我也忘记过了多久,邓哲秋找了个机会非要问我的感想。我半天说不出话,因为我根本没看嘛。”

我哈哈哈地大笑,心想阿秋又被我抓到了把柄。

“我给不出答案,他就要我把信还给他。我果断地答应了,结果,他气得好久都没理我。可能是伤了他的面子吧。我也觉得挺抱歉的。”

“那封信后来怎么样了呢,我记得阿秋跟我说过,里面确实是情书。哦,不,确切地说,是情诗。”

林芷惟突然笑出声,“情诗?真的吗?想不到他竟然还会写诗。”

“可不是嘛,他的诗不是抄我的,就是抄清禾的,没想到他还是可以自己写的嘛。所以,信还在你手里吗?”

林芷惟忽然沉默了,站在原地不动。我回头看着她,不敢随意惊动她。

也许是回忆突然出现,需要缓和一下自己的心情吧。

过了一会儿,她重新跟上我的步伐,立刻换了新的话题。

“我那时成绩特别差,有时真的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幸好苏萤偶尔会指导我一下,要不然真的就垫底了。”

“也许我不是一块学习的料,明明上课也听,下课也做作业,但是遇到考试就完蛋。”

“后来我也不记得怎么回事,邓哲秋突然找我问起苏萤的事。我当时也挺奇怪的,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共同点嘛。”

“邓哲秋的成绩跟我不相上下,苏萤可是年级第一啊。而且,当时他还在生我的气,明明很尴尬,他却没当回事儿,缠着我问。”

“后来,我猜他是不是喜欢上苏萤了,挺可笑的吧。可是,他想都不想就承认了。我当时也傻了,再后来,我偶尔告诉他一点苏萤的消息,他就成天傻呵呵地乐着。”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你把阿秋描述得太形象了,这就是他的本色啊。”

“快到期末的时候,也不知道苏萤哪根筋不对,居然跟我夸起了邓哲秋,说他也喜欢看日剧,也喜欢和她一样的乐队。反正我是不懂这些啦。”

我的回忆立刻被拉到了那天在苏萤家楼下的奇遇,顿时觉得自己成就了一记丰功伟业一样。

“看着他们俩关系越来越好,有时自己也会被冷落。可是,开学之后,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竟然发生了。”

她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天空。

“苏萤曾经问我,如果刘老师下学期要换座位,我想和谁坐同桌。我当时特害羞,不敢告诉苏萤心里的幻想。她非要逼着我说,不告诉她就不辅导我的数学。”

林芷惟说到这里,停下脚步看着我,“所以,我就说,我希望能和李少海成为同桌。”

我忽然失神,旋即也停下了脚步。

她站直身子,面对我,盯着我的眼睛,“我的梦就在那个时候实现了,如果我能预测未来,我宁愿不告诉苏萤这个小小的梦。”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不解地问:“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梦,来的快,去的也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