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何年劫火剩残灰(一)

96
溪怡
2018.08.24 21:19* 字数 1180

    桃花谷,因桃花遍地、常开不败而得名。

    时至寒冬,大雪纷飞,夜国境内一派寒冬萧瑟之景,唯桃花谷内暖如春,一谷芳菲依旧。桃林如海,放眼望去,浩无际涯,浅淡的粉红晕染了半壁云霞,生生在这凛冽的寒冬里铺染出一副盛世花开的图景。三分暧昧七分缱绻,漫随花香四溢,沁人心、醉人魂。

    一女子自桃林深处走出。美人削肩窄腰,水袖罗裙掩去一身冰肌玉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万顷桃林为她倾倒。这般天姿国色,除却那桃花谷主还能有谁?

    美人正是这桃花谷主清宛。清宛生于桃花谷、长于桃花谷,此番出谷只为赶赴一场旧日红尘约。想到那旧日里眉目清俊气质高华的少年郎,清宛眸光温软。她周身一阵朦胧莹光闪烁,转瞬便至谷外。

    不同于桃花谷中的艳烈欣荣之景,谷外竟是十万荒山连绵,杳无人迹。雪花鹅毛般自天际云间纷纷扬扬飘洒一地,为连绵无尽的荒山披上了一袭白袄。入目皆是雪色的苍白,再容不得他色的掺杂,凭空渲染出一股万物俱寂的苍凉。

    清宛秀眉微皱,赏雪之雅兴顿时被这份无端的苍凉败了大半。广袖一挥,四下雪花纷扬却再难近她身。

  “再不想要这如影随形的寂寞……”她低喃。素手掐印飞向那浩渺苍穹,腾云驾雾,离了这十万荒山。

    清宛本是要去京都,却突然忆起故人曾言江南水乡多美人,加之风景尤美,气候宜人,世人多趋之若鹜,便生出了去江南看看的心思。她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既起了这份心思,当下便改道往江南行去。只是因着趋避天劫之故,在十万荒山之外的地界无法使用术法之力,故而当清宛行至江南境内时,已是费去了数月时光。

    修仙之人最不缺的便是时间,是以清宛并不心急,一路缓缓行来,倒也见了些别样景致。

    又是一日将逝,暮色四合之际,一座古城的轮廓在莹莹月色的映衬下愈渐清晰。古朴的城墙上刻满岁月的斑驳,沧桑弥散中又透露出些许千百年积淀下的沉静,还有……,清宛眸子微眯,素手抚上厚重的城墙,忽而垂眸,勾唇浅笑:“这江南……确是块宝地。”素白的手掠过灰黑的墙面,恰若惊鸿影过。

    夜色渐深,一轮明月当空,皎洁的月色笼着沉睡的古城,一城水巷安然卧于座座青石板桥下,晚风轻拂而过,便见水面泛开层层涟漪,连带着古城也微微动荡,闪现出几分灵动韵味。

  清宛不知不觉间走上一拱石桥,往下望去,正见古渡头边立着一男子,白衣玄带,玉冠束发,眉目间却是挥之不去的清冷寂寥。

    莫名的熟悉感于她心间蔓延,悸动悄然而生。似乎在很久远的过去,某个时间、某个空间,亦有一名着素白衣裳的少年郎于古渡头边长身玉立,风华倾世。模糊的身影自脑海中浮现,却雾罩纱笼般怎也看不清,细细想来,这段记忆倒好似是被用外力生生抹去,教人再难忆起。

  “我忘了什么?”

    清宛蹙着两弯柳烟眉望向那畔古渡头,桥下男子似有所感,抬头望去,正与清宛眸光相撞。两人皆是一愣,随即不约而同地移开目光,各自行去。

    他们谁也未曾料到今后的命运交织、纠缠不清,只当彼此不过陌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