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奇脑洞

(...)X朱正廷 我真的不可爱


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透过布满了整面墙的巨大镜子,反射在我的眼中,带来了一个炫目迷幻的世界。

我躺在潮湿漆黑的地板上,冰冷由指尖而入,侵蚀了整个身体,隐隐作痛。

因为疼痛,我应当大声叫喊;

因为寒冷,我应当蜷缩在一起;

因为刺眼,我应当闭上眼睛;

因为偶像包袱,前两项待定,我选择先做第三项。

上下眼睑闭合前,在瞬间的微光中,我看到一张笑脸,离我越来越近,

那张脸,

很可爱。


他叫朱正廷,是这栋洋房的主人;

前者来自于他的言语,后者是我自己的猜测。

我昏迷了三天,现在身体虚弱;

前者来自于他的回答,后者是我自己的感受。

“给。”

“又是猪肺汤?”

“这次是猪肝。”

“没有心吗?”

他慢慢靠近我,指着我的左胸口说道:

“在这儿。”

我注视着他的眼睛,仿佛看见了光芒。

“我说的是猪心,你是猪吗?”

他背过身去,抱怨道:

“你!说话注意一点。”

真的很可爱。


他的你年龄大于二十;

这是不小心被我套路出来的。

再详细的去问,他就生气了

“我年纪不大。”

“不要老说我年纪大。”

说完便转身离开,不再理我。

想着要去道歉,我来到他的房门前

房门没锁,我轻轻的推开。

说起来,我的年龄呢?我今年?

PANG!!!

礼花筒爆炸的声音响起,

一个布满了派对装饰的房间出现在我眼前。

“你不是!”

“是假的,我在演戏。”

他拉着我来到房间中央,

“我想给你个惊喜。”

是一个上面写着恭喜康复的草莓蛋糕,

上面并排插着三根蜡烛,

最右边的那根明显是用力过猛,

比另外两根要矮上一截。

我在你心里只有三岁是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能这么可爱?


“3,2,1,开始。”

还没等做出来,我自己就觉得慎得慌。

“不行不行,能不能换一个大冒险。”

你做,才是可爱,

我做,就是油腻。

“我这是逼出来的,所以你也一定可以!“

我不说话,

直勾勾的盯着他,

最终,他妥协了

我胜利了。

“那就换成真心话吧。”

“你最喜欢什么?”

我低头认真的想了想,

再抬起头时,

他已经坚持不住的睡了过去。

我只好无奈的扶他到房间去,

不出意外的又到了他的梦话。

这次不再是“妈妈!”

而是:

“一定是我,非我莫属!”


这件洋房很大很大,

明明是欧式的装修,

玄关却挂着一串佛珠。

据他说这是开过光的,

不能乱碰。

他睡着了,

没有了他,

我突然觉得有些寂寞。

不知不觉,

就来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房门前,

我犹豫了一下,

还是走进了那个我不曾去过的房间。

正对着阳台的镜子,让我睁不开眼。

漂浮的云朵渐渐挡住了太阳,

让我看清了,

我看清了我,

“我”

“我是”

呼吸一滞,我的左胸口感到一阵空洞。

倒向地面的瞬间,我听到他对我说:

“我真的不可爱!”

云朵飘走,

刺眼的阳光,

黏稠潮湿,慢慢转成黑色的地面,

冰冷,疼痛,

我又看到了那张笑脸,

真的很可爱。



注:蜡烛三根 只有右边矮一截为催命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