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之重整河山

魔兽之重整河山


  黑暗之门的洞开,带来了这整一个兽族的全新世界。来到人类的地域里,注定了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生灵涂炭,死伤无数。战争遗留的残骸,只能由活着的人一一收整。

“生命是平等的,兽族们,战场上的所有尸体,都是伟大的,值得尊重,我们要以我们最高的礼仪对待他们。”迦罗娜高声的呼喊着,这是她第一次拥有着无上的权威,也是第一次发号施令,也算是自己对莱恩国王的托付,做出一点事情。

 崇高的位置,带来的是崇高的寂寞孤独。看着眼下那一具具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心里五味陈杂。

 目光所及处,看到的是一把银蓝相间的宝剑――洛萨的佩剑,他带走了王者之剑,不经意之间,落下了自己的。往事像是一本重头翻看的书,一幕幕,一次次,都那么清晰的生动的幻化在眼前,眼前,竟然真的出现了洛萨,一伸手,触碰到肌肤,一切都又幻化成了白烟,飘飘呼呼而去。‘幻觉,该死的幻觉。’迦罗娜抬手轻轻的试了试眼角,脸色又恢复了冷漠。

“迦罗娜,我们应该向着更好的生活前进,进,拥有更多的兽人。”古尔丹循循善诱,迦罗娜以前也只是她的奴隶,那么现在也不会改变。

“更好的生活?比如呢?暴风城。我们的家在德拉诺,可他已经被你毁了,你不必再来欺骗我”

“迦罗娜,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半兽人。德拉诺,已经是过去式,我们应该有一个更大的家园,重启黑暗之门,带来更多的兽人。”

“不,古尔丹,一切都该结束了,兽人需要的是安静的生活,而不是战争。”迦罗娜大声的抗议着,她讨厌极了战争,战争之时的恐惧,战争后的创伤,生存,不就是为了安定和幸福吗?而战争,却会毫不留情的毁了所有的一切。比如卡伦,失去卡伦的洛萨,仿佛失去了全世界,她不愿看到他悲伤。

  暴风城里

  洛萨成了国王,保护自己的子民成了他的重任。而子民中的呼声,多数的要求剿灭兽人,恢复安宁。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骑着狮鹫带着莱恩国王尸体回来的时候,看到倍受拥护的迦罗娜眼中的悲痛时,一直至今,不能忘怀。

 如果保卫一个国家,只会一贯的战斗,那么,这个国家也只是一个战场,不能称之为家。

“卡德加,以后,还要你多加留心,尽快想到解决邪能的办法。”洛萨国王神色有些悲伤。

“邪能的力量,无法消除,但我会尽力控制。兽人与人的战争,是无可避免了。”

“是呀,他们在艾泽拉斯的土地上,艾泽拉斯的人民就不可能放松警惕,这次对古尔丹的挫败,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也许,迦罗娜,可以帮你。”卡德加静静的看着突然就陷入沉默的国王,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言语。“我回卡拉赞,寻找好的解决兽人的办法。”便消失在了暴风王国。

 ‘如果,非战争不可解决,我也绝对不会逃避,’洛萨大踏步的走进了主宫,一张大方桌上的地图,令他有些头疼。与兽人的战斗,只会是两败俱伤,可却又不得不战。

“国王,我们什么时候把侵入艾泽拉斯的兽人,赶出艾泽拉斯?”

“瓦里安,你看,这是所有的地势与部署,你看我们该如何行动?”

“我们带上最厉害的龙枪,用最厉害的军团,一定可以大胜。”洛萨爱抚的笑了笑,看着这个小小的瓦里安,心里仿佛针扎的疼。不自觉的眼前浮现出同样大小的卡伦,那个乖巧,聪明,一心想要努力证明给自己看他的笨小孩,就算是临死前,他也没有像自己求救,也没有丝毫的恐惧。他的冷静,成了洛萨一生的遗憾!

“如果别无他法,那不如奋勇前进,你的子民永远和你同在。”塔利亚看着自己哥哥眼里的悲伤,他知道,卡伦的死,对于洛萨来说,意味着什么。

“母后”瓦里安恭谨的行了礼被自己的母后拉着回去,留下洛萨在深深的沉思。

“艾泽拉斯的子民们,是时候为保卫自己的家园再战了,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我们一起击退入侵者。”

“战,战,战……”艾泽拉斯子民的呼声,响彻整个上空。

 银光闪闪的战甲和寒光外渗的宝剑,照亮着整个的苍穹,犹如一面镜子反射着太阳光。浩浩荡荡的军队就这样的出了暴风城,向着兽人部落而来。

 古尔丹诱骗迦罗娜不成,竟然向着兽人们发起了号召“兽人们,德拉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们应该在这片丰茂的土地上生存,人类那么自私的占领了我们在这片土地生存的权力,我们也有权生活在这,战士们,我们要为了家园而战。”

 “噢噢噢噢噢……”成百上千的兽人用着他们自己的语言表达着他们对于古尔丹提出的为家园而战的支持,迦罗娜只得静静的看着,是的,他们必须为家园而战,人类如果不能容许他们的存在,德拉诺他们也回不去,他们可以做的也只剩下战斗,拼死的战斗。可是所剩下的族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些,战争是可以保护自己的家园,可如果,人都没有了,那要家有何用处。

 “不,族人们,我们可以有好多种的办法生存,我们不必在和人类战斗,我们的家在德拉诺,我们应该回去,那里,还有我们无数的族人和家。”迦罗娜声嘶力竭的说着,她知道莱恩国王的想法,才是对人类和兽族最好。

 “德拉诺,已经属于过去,我们要在这里创建我们的新城,重新开启黑暗之门,让更多的兽人来到我们的新世界。”古尔丹说的激情澎湃,展开的双手像是要拥抱全世界。

 古尔丹的话才刚说完,沉重的号角声便油然而生,所有兽人都激动万分的开始备战,对于他们来说,战斗,就是他们的无限乐趣。

  双方势均力敌,大打出手,这一战,将会是最后的战斗,赢的一方,可以永远的驻足在这片漂亮的土地上,输的一方,注定从艾泽拉斯的土地上从此消失。

 每一个战士都用尽全力的拼杀,尸体越来越多,空气中的血腥味,足以让人窒息。洛萨的王者之剑,一剑一剑的斩杀着兽人,直到遇见了迦罗娜。

“洛萨,兽人们被古尔丹迷惑,你们快走。”

 “走,该走的是你们,你这个骗子,杀害国王的凶手。”洛萨面目凶狠的说着。

 “洛萨,人与兽人友好相处,是莱恩国王的心愿。请你相信我,今晚,黑石涯的最高处见,我希望,人类与兽人可以有一个好的解决方式。”

  洛萨,看着迦罗娜的神情,确认她没有欺骗自己以后,收了剑,转手杀了一个兽人后,进入了其他的战场,且战且退,直到被守护者,卡德加用传送门传送回了风暴城。

 “卡德加,我有事与你商量。”

黑暗如同潮水一般的,毫不留情的将一切事物笼罩,淹没。四周静谧的有些吓人。

 “感谢你来了!”迦罗娜开心的说着。

“说吧,国王临终前都说了些什么?”洛萨冷冷的询问着,当看到国王的尸体后劲上插着的剑时,洛萨的心就已经冷了一半,清楚的意识到,他与迦罗娜,从此注定陌路。

 迦罗娜将国王的话和想法都一一的讲述给了洛萨听,一字不漏。

 “古尔丹的邪能一直影响着兽人,德拉诺我们也回不去,艾泽拉斯里有你们的不断进攻,我们已经无处可去。”

 “也许,你们可以回德拉诺。卡德加已经找到了让你们回去的办法。”迦罗娜瞬间眼里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可又在下一秒有些暗淡。这一切落在了洛萨的眼中,他咬了咬牙,不在言语,是的他明白迦罗娜的眼底那闪过的暗伤,回到德拉诺,就再也不会回艾泽拉斯了,他们将永不相见。

 “使用黑暗之门的只能是古尔丹。”卡德加缓缓的开口打破沉默。“你们需要引诱他再次打开黑暗之门,我才可以扭转黑暗之门,送你们回去。”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兽人部落

 迦罗娜回来以后,像往常一样的生活着,古尔丹依旧在蛊惑着兽人创建着黑暗之门。对于迦罗娜的监视也慢慢的放松了不少。

 迦罗娜白天在自己的岗位上,晚上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偷偷的将黑暗之门的石刻咒语改成了卡德加给她的符咒。很快,黑暗之门便也就修成,索幸没有谁发现了咒语的更换。

  古尔丹用自己仅剩的一点魔法,推动了黑暗之门,黑暗之门将在黑暗中缓缓开启,魔法越来越大。逐渐的有兽人从黑暗之门中冲出。

“卡德加!”迦罗娜朝着空旷的上空叫了一句。卡德加凭空而现,站在古尔丹的身后,借助古尔丹的法力,混以自己的魔法,强行将黑暗之门的控制权,收回到自己的手里。

 洛萨骑着狮鹫从天而降,成百上千的艾泽拉斯勇士纷纷赶来,形成了对势。

“迦罗娜,可以了!”随着卡德加的回复,迦罗娜松了口气。

“兽族们,我们的家园是德拉诺,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我们回家吧!德拉诺,才是我们的生存之地,卡德加,已经研制了魔法,可以帮我们恢复以前的德拉诺。”迦罗娜,用兽族诉说着,引领着兽人们,踏上回家的旅途。

 古尔丹,愤怒的瞪着迦罗娜,可身体被卡德加控制着,丝毫不得动弹。眼看着一个个的兽人们欢天喜地的跳进黑暗之门,消失在一扇门后。

“洛萨,再见!”迦罗娜飞奔着扑向了洛萨,一个深深的长吻以后,她依依不舍踏进了黑暗之门。

“迦罗娜,再见。”洛萨面目悲伤的说了一句,迦罗娜会心的笑了笑,笑里像极了一朵绽放的玫瑰花。踏进黑暗之门,不再相见。

 卡德加收回魔法,虚弱的几乎摔倒在地,看着古尔丹的魔法越来越弱,直到消失,古尔丹死亡。

  眼前一黑,卡德加昏了过去,梦中,又听到有人说“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涌现光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