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热度的大制作,秦昊这回凉凉了?

上半年两部热点剧作《陈芊芊》和《隐秘的角落》播完后,有大把人喊着剧荒,没想到7月就迎来了网台剧的井喷。

古装剧《锦绣南歌》《天舞纪》《那江烟花那江雨》轮番登场;现代剧《谁说我结不了婚》《二十不惑》《三十而已》《重启之极海听雷》《穿越火线》等神仙打架,看得人应接不暇。

想在这么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分得一杯羹,除了剧情新颖,还要看角色本身的特色。

就拿大制作《锦绣南歌》来说,首播当日就迅速成为了热门话题。

不光是因为秦昊有《隐秘的角落》热度加持,更因为这上半年的影视圈的确也没有制作精美的古装剧输出。

但有一说一,这剧播出后豆瓣呈现两极分化,一星和五星几乎持平,大多数人给了个不痛不痒的三星,由此可见,放言不接烂片的秦昊也算是翻了车。

而且虽说《锦绣南歌》是原创剧本,但细心的网友发现剧情处处眼熟,疑似撞梗《锦绣未央》的原著《庶女有毒》,而《庶女有毒》本来就深陷抄袭争议,所以剧情上就更一言难尽了。

抛去剧情不说,它的制作是相当花心思的,和“贫穷剧组”《传闻中的陈芊芊》大不相同,它在服化道和置景上都非常用心,特别是大场面的拍摄上,处处透着导演的美学概念,每一帧都是大片质感。

气质古典优雅的李沁本就适合古装扮相,而且骊歌又是她目前最为讨喜的人设之一:

虽是个腹黑侠女,但也能偶尔高冷毒舌偶尔可爱卖乖,还能对付心机绿茶妹妹。

十年闺门旦的功底,使得她演绎的骊歌打戏干净利落,文戏身段雅静柔美。

而她眼里的娇俏、隐忍、克制,则得益于她这么多年在戏曲舞台和一众影视剧作品的千锤百炼。

戏曲一种舞台表演艺术,它更讲究演员在舞台上神韵的传递,通过唱、身段、体态动作向观众传递戏中人的情感。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说李沁的眼神戏绝了。因为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欲语还羞,尽在她流转的目光中。

01

很多人认识李沁,是因为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她饰演举止娴雅、博学多才的少年薛宝钗。

李沁出生于江苏昆山——这座诞生了昆曲艺术的城市,而她也与昆曲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踏入影视圈之前,李沁的梦想一直就是好好当一个优秀的昆曲表演艺术家。

2001年,11岁的她遇见了戏曲,虽然从没接触过但她却没来由地对它迷人的唱腔产生极大的兴趣。

凭着一腔热血沉浸在戏曲的海洋里。自此周末与寒暑假都与她无关,只要一有时间,她都跟着老师泡在练功房唱念做打。

2003年,李沁凭借在昆剧《牡丹亭游园》中的杜丽娘一角,获得了第7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活动金花奖。

在老师的建议下,热爱昆曲的李沁将原本的兴趣当作专业来对待。

2004年,顺利考入了上海戏校学习更为系统专业的昆曲表演艺术。戏曲行业也行当之分,进校后,老师根据每人的身形条件、嗓音条件分行当,李沁被挑选为闺门旦。

“闺门旦”是戏曲“旦”行的一个分支,有别于青衣,大多是未出阁的少女,或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像越剧《红娘》中的崔莺莺、《梁祝》中的祝英台、《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昆曲《牡丹亭》中的杜丽娘等等。

戏曲艺术讲究童子功,每天早中晚雷打不动的练功强度让人望而生畏。但李沁却不这么觉得,她是真心喜欢昆曲,训练时从无怨言。

而且因为她生性要强又有傲气,所以当别的同学都回宿舍休息时,她还会一个人去练功房加练。

凭着这股韧劲,她虽然是十多岁才接触入门,但她却成了班上基本功最扎实、成绩最好的一个。

不久之后,她被时任上海昆剧学院院长的蔡正仁选中,成为该院第五代杜丽娘。

虽然在出演《红楼梦》之后,李沁便退出了戏曲舞台,但这段人生经历也塑造了一个极具古典美的演员。

在若干年后,还不断有人问她,因为一部《红楼梦》而改行,是否后悔过?

她自己倒是看得分明,“自己做的选择就不会后悔,只能往前走,没有人能有退路,这就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

当年那个怀着满腔孤勇的小女孩不会想到,她的转行会是如此艰难。

一是因为珠玉在前,二是因为风格反差太大,导致新版《红楼梦》里里外外都被批得一文不值。此后多年,她虽也接演了许多作品,但大多不温不火。反倒是当年戏里的杨洋、杨幂、赵丽颖后来相继大红。

02

李沁的出圈,是从两年前的爆款剧《楚乔传》开始的。

纯真善良、一心只想嫁给心上人的大魏公主,却因为命运的捉弄,被迫承受国破家亡、爱人背叛的变故。

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到痛苦绝望的暗黑公主,元淳这个悲剧人物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被李沁拿捏得恰如其分。

尤其是后期,元淳在燕洵的马前苦苦哀求,无不令人为之动容,以至于大家对后期元淳的黑化抱有十足的宽容之心。

在之前,她就借着《白鹿原》中的“田小娥”一角,打破了大家对她的固有印象。

在还没看剧时,大家纷纷觉得让李沁这么个寡淡的人去演风情与风骚并存的田小娥,简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有电影版里丰满、美艳、直爽的张雨绮在前,李沁就更不够看了。

但最后剧放出来,大家都被李沁的演技所折服。

就算长相寡淡、身材瘦瘪、跟性感和野性丝毫不搭边,但李沁把“自己扔了出去”。她直言:就像剧中的田小娥那样把自己扔给了黑娃、扔给了其他男人。

有人评价李沁饰演的田小娥:一个背影,脚步生莲,媚意横生。

这一部戏,她在剧组待了足足八个月,每一天都认真对待。即使是有一两个月并没有她的戏份,但她也没有离开剧组,而是和剧组里的秦海璐、张嘉译等老戏骨讨教演技。那一年,她就磨了这一部戏。

有一场戏,为了演出田小娥的饥饿感,李沁直接把草连根拔起囫囵塞进嘴中,连着泥土一并咽下。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十多年,李沁还是坚信真诚、投入、专注是让角色活过来的唯一方法。无论角色离自己或近或远,她都全力以赴去表演。

最后,李沁凭借田小娥一角获得了白玉兰最佳女配角提名。

她总是对角色有期待,却又始终谦卑。

她说:“我还需要不断的磨练、不断的学习和提升,希望成为一个好演员,希望能拿个有份量的奖。这是一个目标。”

但演起戏来,她比谁都狠。

《诛仙》中她为了再现“学霸”陆雪琪,进组前一个月就开始训练。

开拍时正好是冬天,她每次都是零下二十多度穿着薄纱的衣服,吹着鼓风机,吊着威亚。对导演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竟然还是“我可以再来一遍。”

2019年,男频大ip《庆余年》上线。李沁在剧中饰演出身高贵,但却在遮遮掩掩中长大的“鸡腿姑娘”林婉儿。

在观众眼里,李沁演林婉儿这么一个单纯又傻白甜的角色太大材小用了。

的确,剧中的林婉儿有诸多身不由己,体弱不能吹风、肺痨不能吃肉……

但她不甘服从,她会躲在宗庙祭祀的案台下偷偷吃鸡腿,她会趁丫头不在自己偷偷开窗……

她外柔内刚,不惧权势多次想要悔婚、不惧世俗大胆追求真爱,在亲情与爱情的抉择中,明白事理、顾全大局。

虽然在这部男频剧中,对林婉儿的着墨并不多,但李沁依旧敢为角色发声:我虽体弱,心却倔强。

03

神秘感和清冷,是大众对李沁最熟悉的感觉。

常常有人问起,“你知道李沁吗?”“知道啊,戏好人美。”“除此之外呢?”“没了。”

李沁把自己保护得太好,她不喜欢饭局、应酬,甚至连采访都排斥,周身也没有任何可以被八卦的点。

她也不喜欢炒作,面对“绯闻”时唯恐避之不及。

真·斗笠一戴,谁都不爱

虽然每次和男艺人合作都会被粉丝和剧迷强行组cp,但她每回都亲自下场澄清,热度、招黑,她通通不要。

早前参加《爸爸去哪儿》综艺时,和邓伦组成“见习父母”一起照顾小山竹,虽然两人都是纯新手,但也在跌跌撞撞的磨合中培养出了革命友谊。

两边粉丝们也处地其乐融融,如今两人合作的《我叫大连》正在拍摄中,大家也是翘首以待。

后来,在《庆余年》的宣发中,张若昀在微博上晒出自己与李沁的合照:

李沁在回复中贴出了张若昀和唐艺昕的婚照,这一对结婚的时候,她是伴娘。

她高情商的回复被网友顶上热搜,调侃她“求生欲满满”。

而在新一期的《跑男》中,因为队服的领口略有些大,为了避免尴尬,她一直不动声色地拿手掩着。

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还能如此“佛系”地专注于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上的明星,李沁是其中之一。

她的想法很简单,好好演戏,好好投入到角色中去,让观众相信角色就是她。

昆曲教会她沉静、内敛,在娱乐圈这个巨大的名利场中,她保持着这份傲气,不随波逐流,不慌张地前行。

娱乐圈的得失利弊,她懒得浪费时间去权衡,便爽快取舍,从不愿虚以委蛇。只取自己最想要的、舍弃那些花里胡哨的。

在她的世界里,无人可以左右她,于是她就这么成了今天的李沁。红不红听命不强求,怎么红、不能怎么红她心里有数。

图片源于李沁微博

今年,李沁依旧稳扎稳打,《亲爱的戎装》《海上繁花》《狼殿下》《我叫大连》《她杀》《温暖的抱抱》等多部影视剧都计划在年内上映、播出。

未来会怎样?无人知晓,一切都充满变数。

但该付出的努力,该怀有的谦卑,她都不会舍弃。无论未来她的星途如何,她都会发出珍贵耀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