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等你  第十八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上一章


林敏跟在沈可柔身后,那表情,都快要哭了,这件事,她是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啊!

“对不起,可柔,我也刚知道”

“你不要说对不起,这跟你没关系”

“可柔,我……”

宿舍里正在谈论着什么,看见她们进来,陈艳第一个尖叫起来,

“哇!沈可柔,你这身好漂亮,好像刚参加舞会的”

陈艳跑过来敞开她裹在外面的羽绒服,然后拉拉她的裙子,又看看她的鞋子。

“是啊!”沈可柔的声音里带着疲惫。

“原来是真的,我刚刚说,她们还不相信呢”陈艳转头看向大家。完全没看到林敏在跟她使眼色。

“李亚家的新年晚会够气派吧”陈艳无比羡慕。

“很气派”

“你真去了?”

“嗯”

徐丹丹走过来看到她脸色不太好,“可柔,你不舒服吗?”

“有点儿”沈可柔一边换衣服一边说。

“沈可柔,这裙子下次借我穿一回好吧!就是这鞋太小了,我穿不上”陈艳只顾陶醉在衣服上,完全没注意舍友们的反应。

还是余妙过去扯了扯她,她才从沈可柔的鞋子上念念不舍的移开目光,看到大家的表情,立刻住了嘴。

宿舍立刻没了声音,都看着林敏,沈可柔也不去理会她们,爬上床,床上有一封信,是周子承寄的,还有一个大大的盒子,是李亚送的。她看了一眼,没有打开,把它放到一边,拿着信钻到被窝。

拆开信封,一张她每年期待的明信片,仍然写着“新年快乐”,里面却掉下一张纸,

柔柔:
第一次给你写信,却不知写些什么,每年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提起笔,却只写了“新年快乐”四个字,只是不想给你任何负担,只想安静的等你长大。
你真的长大了,我却只想对你说一句话:“让我给你幸福,但愿我没错过你的人生”
周子承

拿着信,沈可柔久久不能平静,这一切都让她不敢相信,不管是好的坏的,这一天,都让她疲惫不堪。

收好信,沈可柔躺在床上,抚摸着明信片,像过去的每一年的这一天一样,带着温暖和幸福,闭上眼睛。

这一天的百转千回,就像小说情节一样,人生都是这么变幻莫测吗?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完全无法预测。

沈可柔左思右想,一个问题总是纠结着自己。
“为什么大家都想看她哭呢?为了让她哭竟然……”

也许明天,她就成了一笑柄……

胡思乱想中,沈可柔沉沉的睡去,舍友的谈话,她未曾听到,也不愿去听。徐丹丹爬上她的床,看她睡着了,才放心的下来。

“林敏,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也是刚知道,周益刚告诉我”

杨可可看着床上的沈可柔,她应该伤心,不是吗?可是她刚刚并没有大家预料的那样,她依然笑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得,好像这就是别人的事,与她无关。

她越表现得无所谓,其实说明她越在乎。表面上越显的开心,其实心里越难过吧!徐丹丹一直很理解沈可柔,她总是把心思藏在心里,别人看到的都是她的微笑。她真的有些心疼她。

“表面越坚强的人,其实内心越脆弱”余妙看了看沈可柔回头淡淡的说。

“可她,为什么不大哭一场,发泄一下,会好很多,我就是这样的”陈艳压低了声音说。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啊!”

“好了好了,都睡吧,也许睡一觉醒来,她会好点”大家都爬上床睡了。


冰冷的雨点敲打着窗户,沈可柔躲在被窝里捂着耳朵,仍旧听到那屋里的咆哮。

“哭哭哭,她就知道哭”

“现在好了,害死她亲爹,亲妈,她还想害谁呀?”

“你怎么相信这些”外婆气恼的说。

“不相信成吗?自从她来到这儿,这生意没法做了”舅妈依旧扯高嗓门儿。

“她只是个孩子”

“哪个孩子像她,都多大了,只知道哭,”闪电夹杂着雷声,像要劈开屋顶。

“我跟你讲,她再哭,我可不保证她能待在这个家里”

“你看她沈家的人,谁敢要她。”

“就是一害人精,她一哭准没好事”舅妈的话一锤一锤的敲打着沈可柔朦朦胧胧的意识。她只知道是因为她的哭,惹得舅妈发火。

“不哭不哭,舅妈,我再也不哭了”沈可柔从被窝爬出来,看看四周,宿舍里很安静,只有舍友们轻微的呼吸声,重新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又做梦了,又做了同样的梦。

曾经为了改掉爱哭的毛病,沈可柔每天用铅笔戳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微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都面带微笑,即使心里在哭,脸上都要带着笑,一次做不到,就戳十下,这只手戳满了,就戳那只手,有时疼得都不能握笔写作业,可每次疼痛都提醒自己,不许哭。

她没有再哭,也没被赶出家门,她学会了微笑。时时刻刻的微笑。

睡意朦胧中,被肚子的绞痛惊醒,沈可柔轻轻爬下床,走进卫生间,可这次却来势凶猛,三小时爬了四五次,已经没什么可拉了,可肚子却疼痛未减。脸上火辣辣的难受死了,喝了两大杯水,喉咙仍旧干痛难忍,再也没力气爬起来了。

“可柔,你醒了吗?”徐丹丹走到她床前。夜里她听到她下来好几次,怕是又拉肚子了。

“我好像有点感冒,今天不去上课了,帮我请个假 ”沈可柔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好,那你休息吧!”

“对了,帮我把那个还给李亚”沈可柔指了指床边的盒子。

“我帮你去还 ,我要问清楚”林敏抱起盒子,气愤难耐的说。没想到他们的男神竟是这样的一个人,人渣,真是人不可貌相。

“就是,欺负你,就是欺负我们”

“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他也没把我弄哭,不是吗?”沈可柔依旧微笑着说。虽然她现在难受的脸都快僵了。

“好了,去上课了,再不去,迟到了”

沈可柔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在没再拉肚子,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浑浑噩噩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浑身酸痛得像散了架似得。余妙问了她几次要不要吃点东西,她都 无力的摇摇头,她感觉自己快死了,晚上喝了一点粥,徐丹丹带回来的。可不到十分钟全吐了出来,看着大家为她收拾,她很过意不去,

“不好意思,谢谢了!”

“都三年的姐妹了,还说这些,把药吃了躺下休息,要什么,说一声”徐丹丹是真心心疼她。回来时,去药店帮她买了感冒药,消炎药。

第二天,沈可柔依旧难受得很,似乎那些药一点用处都没有,实在撑不住了,她感觉快死了,宿舍里只有余妙一个人。

“余妙,能陪我去医务室吗?”

“好,你下来,我陪你去,昨天就叫你去吊水,你非死撑”余妙一边说,一边收拾东西。

沈可柔爬起来,好一会儿才穿好衣服,爬下床时,手脚不停的颤抖,余妙看她不行的样子,跑过来帮她,还没伸出手,只听“砰”的一声,沈可柔只觉得手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直直的摔了下去,顿时没有了知觉,额角磕在凳子上,血从伤口不停的流出。

“可柔,可柔,啊……你别吓我”余妙吓得哭出来,大脑一片空白,宿舍就她跟沈可柔两个人,

“怎么办?”拿着电话的手不停的抖。

“丹丹,你在哪儿,快……快回来,沈可柔晕过去了,还……”不等她说完,徐丹丹已经挂了电话。

余妙用毛巾帮沈可柔按着伤口,阻止血往外冒,一边又在拨电话,“喂,林敏,快回来,沈可柔……”

她们还没赶到,旁边宿舍的女孩已经帮忙把沈可柔送到了医务室。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沈可柔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又一个梦,幸福的梦,伤心的梦…… 她梦到爸爸妈妈了,第一次梦到。 沈可柔使劲儿睁大眼睛,就是...
    香啡豆阅读 424评论 3 6
  • 沈可柔和李亚很安静的交往着,在图书馆安静的一起看书,去食堂一起吃饭,偶尔抬起头默默地相视,不过,沈可柔总是很快的,...
    香啡豆阅读 378评论 1 6
  • 第二天,周子承早早地送沈可柔到校门口,然后去上班。 “再见,子承哥哥。” “柔柔,记得去医务室换药。”周子承按下窗...
    香啡豆阅读 399评论 3 3
  • 文/依云 敲打着熟悉的键盘,思绪万千,...
    依云绽放阅读 39评论 3 5
  • 亲子共读时间其实是最值得我们珍惜的时光,随着孩子越来越大,这样坐在你腿上或者并排趴在床上一起看一本书,你读给她,不...
    最美的时光有你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