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之恋 1

小熏,你走了多远?
如果故事很悲伤,就说给风听;如果记忆很沉重,就走去远方。

总有那么一刹,你可望着路过的风景,修炼一颗大彻的灵魂。

——写在前面

紫兰色的行李箱,黑白相间的休闲背包,那个身影跑在火车站人行道上。

耳机在她身前甩来甩去,好几次打在她的下巴上。

还好,她还是赶在火车开走前上了车。

小薰站在火车过道上喘了几口气,脸颊泛着一丝红晕。

列车已经向前驶去,她便拉着行李箱去找座位了。

走到几乎车厢中间的时候,小薰看了看窗户旁边的编号,76,终于找到了,只不过那里坐着一个女孩。

她轻轻吐了一口气,感觉有些乏了。

“打扰一下,这是我的座位”,她对正坐在自己位置的那个年轻女孩说。

小薰的声音很轻,她对于陌生的人总是很善意的。

那个女孩像是反应了几秒钟,看了看车厢上的座位号,又看了看小薰,“哦”了一声,便起了身。

坐在不远处的一个男生随即站起来,声音比较温和。

“宋悠悠,你坐我的位置吧。”

说话的男生胸前戴着像徽章一样的东西,小薰瞥到上面写着团支部书记的字样。

看来是哪个学校组织学生出来实习吧,怪不得车厢这头坐着这么多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

叫宋悠悠的女孩子走的有点不太情愿,侧身过去推开给她让座的男生,说道,“当然坐你的,还不都怪你少买了我的票。”

那个男生只是笑了一下,然后离开座位站在了过道。

小薰抬头看着行李架,想找地方把自己的行李箱放上去。火车突然摇晃了一下,小薰整个人没站稳扑了下去。

那一刻,

一张白暂的脸映在眼里,那眸子里是像北京香山的红枫叶般清爽的颜色。

他伸出一只手扶住小薰的胳膊,另一只手支撑在座位上。

看出对方脸上有些窘迫,小薰才注意到自己一只手直直摁在他的胸口,她立马站起来离开他站好。

那是小薰第一次见到乔奕,她想,乔奕的钢琴之声就如同他那双眸子,触到之时总感觉心田有清风拂过,透着安静与纯粹,总让她想到香山的红枫叶。


耳机里方启的声音显得急切,“小薰,你怎么了,小薰……?”

小薰这才想起来还在跟方启在线语音,“没事,火车刚才晃了一下,等我坐好再跟你说话。”

小熏再次看着就坐在自己位置左边,扶了自己一把的乔奕。“刚才对不起,还有,谢谢。”

小薰的声音依旧很轻,似乎一阵风都可吹散,可传到耳里却又是那么的清晰。

“没关系”,乔奕站了起来,“我帮你把行李放上去吧”。

小薰点了点头。

乔奕帮小薰把行李放好后坐回位置,小薰也坐好,然后跟方启报告自己已经安全上车。

听她已上车,方启这才安心的挂断语音,这丫头,总让他不放心,尽管她已经一个人走过那么多的城市。

小薰从包包里拿出iPad,在上面点来点去。百度第一次这么不靠谱,查不出来去安珏的家应该是坐几号线。

“到底是几号线呢?”小薰托着下巴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结果,嘴里不经意的呢喃着。

“4号线。

坐在靠窗位置的男生突然开口,小薰好奇地侧头去看他。

像刚上火车时看到的一样,他闭着眼,耳朵里插着耳机。

小薰点了键盘搜索了一下,果然找到了安珏的地址。只是……,“小青城是在青城站下吗?”她问他。

“前一站”,那个人声音不太,却透着一股沉然。

小薰侧过头本想说声谢谢,只是对方显然没有想睁眼的意思。依旧是那个动作,不起波澜的表情。

小薰也并不在意,还是很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她知道,他听得到。

小薰一直在想,他们相遇的那一天里,明明是乔奕与自己有了更多的接触,可她最后频频想起的,却为何是他?一直带着耳机闭着眸子的他?赫零。。

直到那天,当自己要离开他的时候她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

因为在那场初遇的细雨之中,当她回头的时候,正好对上的是他的眸子,那对格外引人注目的蓝色眸子。

在多年后离别的那天,也以如出一辙的情绪看着她。


视线扫过车窗户的时候,小薰不知道看见了什么赶紧拿起iPad拍了一下,然后看着自己刚拍的那照片看了好久。

“拍的什么?”乔奕有些好奇地问她。

“沿途的风景”,小薰点了一下右上角的保存,“用照片定格想记住的时刻”。

乔奕看见了那个文件夹的名字,“一个人启程”。

一个人……,乔奕在心底重复了这三个字,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莫名的空洞。

看了看手机,大概还有一个钟头就到临泽了。广播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各位乘客,列车因故现在紧急停车,请各位乘客坐在位置上不要随意离开。”

听到这则通告,不少人传来抱怨声,但也只能乖乖在原地等着。

有列车工作人员过来安抚着乘客们的情绪,但使得有些人更加叫嚣,甚至开口骂了工作人员。

“喂,这紧急故障又不是她们能预料到的,你吼个毛用啊?”宋悠悠坐在位置上,用不屑的眼神盯着刚才骂了工作人员的彪形大汉。

显然对方立马恼羞成怒,气势冲冲的走了过来。“呵,学生吧。别她娘给大爷我上课,你还没资格。提醒你别做出头鸟,在社会上,尤其作为女同志可是会吃亏的。”

女同志这几个字对方故意拉长的音,谁都听的出来这其中的别扭。

“大叔,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这么猥琐的,你也别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宋悠悠毫不示弱,那眼神里更是多了份鄙夷。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就朝宋悠悠轮了过去,小薰心一急本想站起来去阻止大汉,乔奕却拉住了她的胳膊。

小薰不解地看着乔奕,乔奕只是似有似无笑了一下,然后示意她看宋悠悠那边。

就在那个巴掌离宋悠悠一尺之处,那个之前给宋悠悠让座的团支部书记一把抓住了大汉的手。

大汉企图挣脱了一下,对方向下45度一猛推,大汉立刻疼的跪在地上。

“呦,叔叔,我可承受不起啊”,宋悠悠调侃道,惹的车厢所有人大笑。

看着这样的人被惩罚,估计每个人心里都痛快了一下。

小薰也笑了笑,再次看着制服大汉的男生,明明那么瘦弱的身材,却没想到有这么灵敏的身手。

“小旭,差不多就止手吧”。

坐在靠窗的人开口,小薰回头看着那个人,还是那个沉然的声音,也还是那个不起波澜的表情。只是,睁开了眼,他,竟是银蓝色的眼。

“是”,那个团支部书记回答,然后放开了大汉。

他回答的是“是”,而不是“好,可以”这样的其他词汇,有一种遵从和尊敬的味道和在里面。

小薰再次看着那个叫小旭的男生,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是自己这触觉太敏锐了吗?

“宋悠悠,你刚才好像也太镇定自若了吧?万一……”,团支部书记有些玩笑地说着。

“有万一吗?陈旭”,宋悠悠打断了他的话,却扫过他看向了一直闭目坐在里侧的人。“我可是完全相信着你,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挑衅别人。”

宋悠悠说到别人这词时,看了眼小薰。

迎上宋悠悠那眼神,小薰有些尴尬地躲开。怎么都觉得,这个宋悠悠对她有着些敌意,难不成是因为位子的事?


车厢一端人群突然骚动,好像是有人晕倒了。

广播又传来那个漂亮的声音,“各位乘客,各位乘客,现在11车厢有一名乘客突发异状,若车上有身为医生的乘客,请立刻联系我们工作人员,或速到11车厢帮一下忙,谢谢……”。

广播一直重复着这一条,但并没有找到什么医生。小薰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跑向车厢一端。

她看着倒在过道的老人,看了看他的耳根,又趴下听了听他的心跳。然后跑回座位上,看着乔奕。“我想要我的行李箱”。

乔奕快速地站起来将小薰的行李箱拿下来放在过道里,小薰打开后翻到一个大概长10厘米的小包,然后又跑向老人,乔奕跟在她身后。

小薰拉开小包,原来是一包银针。她在老人耳后和小腿处各扎了几针,然后蹲在地上等着。

“没事的”,乔奕开口。

小薰不解地看着他,乔奕只是看着她紧握的双手。

小薰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这么紧张啊。

过了大概三四分钟,老人真的醒了过来,小薰松了很大一口气。

周围的人也都惊讶于这个看起来只有20岁不到的小女孩,也夸赞着她将来必定出息。

老人吃力地站起来,一直不停地感谢着小薰。

注意到老人裤子上已破了一个大洞,小薰脱下自己的外套,想要裹在老人膝盖处。

老人弯下腰抓住小薰的胳膊阻挡,又立马松开自己还占有泥土的手,不大好意思地开口。“姑娘,会弄脏你的衣服的,我这没事的。”

小薰弯了弯嘴角,“您的病没大碍,只是现在膝盖处千万不能受风,临泽这个时节还是很凉的。这件衣服反正都小了,以后穿不了了。”

小薰蹲下将外套裹在老人膝盖处,“爷爷,回去后多用热水烫脚,可以的话去做个日常体检也好。”

看着老人强忍的泪水,和有些难为情的表情,小薰轻轻笑了笑,然后回到了座位上。


将小包放在行李箱里,本打算再找件外套,只是刚想抽出那件外套之时,小薰突然收手。

然后看了眼身后的乔奕,有些无措。

乔奕只是蹲在她身边,然后帮她盖上行李箱,“没事的”。

他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到。

刚才她去拽那件衣服的时候,乔奕清晰地看见那裹在衣服里的各种药盒。她,生病了吗?

而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背后,赫零也瞥了一眼那裹在衣服里的药盒。只是,他不大在意的起。

小薰的手顿了一下,但乔奕的笑意让她立刻安心了下来。


火车再次开启,小熏的手机响起。

远方的安珏见她迟迟未到便打了电话,“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

“我又不是小孩子,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是零。”

“小薰,这句话你说的可真不负责任。我记得上次去见你,说好来接我,结果把自己走丢了。”

“那次怎么可以算,是我坐车过站了而已。”

“对,你经常这么坐丢。”

“……”。

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小薰没有接话,安珏轻笑不再逗她。

“小薰,我去接你吧。”

“不必了,璃才刚刚出院,我要自己走到璃的身边”。

电话那头的安珏突然不再说话,小薰的心也沉了一下。

“璃,你说过的,你要活着,一直这样想念着他。”

小薰的话带着恳求,听得见另一边的璃却是一声轻笑。

“嗯,要活着,这样才能惩罚自己。那小薰到了要给我电话,别让我担心。”

“嗯”

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小薰看着屏幕上“朱安珏”那三个字,有些发呆。

璃用了两个沉重的字,“惩罚”,可即使这样,小薰也祈求璃好好的。

因为人没有了生命,就好像在这世间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会被抹掉。

那种存在过却消失了的感觉,小薰很怕。

她一直喜欢泰戈尔的一句话,“天空中没有留下任何足迹,但我已飞过”。

一样的没有足迹,但泰戈尔的后半句话里,却那么肯定着自己存在过的事实。

小熏不禁打了个哆嗦,看了看车窗外,看来要下雨了。

手里被扔过来一件黑色风衣,“要还的”,这句话也同时传到她的耳朵里。

小薰看着风衣被扔过来的方向。

到底是什么时候,里侧的那个人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她以为他在那里就一直没动过的。

“谢谢”,不管他在不在乎这声谢谢,小薰都想说给他听。

穿好黑色风衣,小薰发现里侧的人终于睡醒了似得睁开了眼,看着窗外的风景。

小薰看着他的侧脸,还是那么冷情的感觉。

只是,这个人的心究竟是怎样的温柔,却以这种方式表达着。明明是温柔的,想更近地去接近又觉得冰冷。


列车很快到了终点,从站口出来的时候,临泽雨下。

小薰盯着那半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大雨似乎并不恼火。

乔奕伸出手把自己的伞递过去,“我的不用还。”

小薰愣了一下,然后笑的极其灿烂,那是乔奕见过最明媚的笑容,尤其是在这种凉意入骨的雨天。

小薰抬起头的时候,一阵风吹的她的碎发很是张扬。“好久没在雨中行走了,真是有点想念那种感觉呢,最接近天使的地方。”

乔奕还未反应过来,小薰已经跑向雨中。

她站在细雨里,抬头看着天空转了个圈,而后又回头看着他们,“这一程遇见你们,很欢喜,谢谢。”

如此坦率,这么直白,小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在大雨里奔跑离去,留下一个很轻灵的身影。

赫零的风衣在她身上随着风摇摆,乌黑的长发散落在风中,很久都未曾被雨打湿。


赫零醒来,周围一片黑暗,看了看手机,是凌晨三点钟。

小薰,他又梦到她了。

再也没了困意,赫零翻了身看着落地窗台的湖青色帘子,因着风在夜里飘动着。

“小薰,小薰……”,赫零在心底不停地叫着这个名字,泪水滴在白色的薄毯上,“小薰,我想念你,很想,很想……”。

不知过了多久,赫零还是睡着了,他现在极其喜欢睡着,因为在梦里,他能见到小薰。

赫零一直想着小薰对乔奕说的那句话, “好久没在雨中行走了,真是有点想念那种感觉呢,最接近天使的地方。”

她如是说。

她真的很喜欢雨,仿佛那是与天使之城的联系。


临泽雨下,赫零再次见到小薰的时候是在临泽,依旧是那座小青城的青石巷口。

“小薰,你为什么喜欢雨?”

“因为它是天空之泪,是天使对人间流下的悲悯。

“小薰,你对雨的思念只是悲悯吗?”

“不,还有明媚。雨是明媚的另一面,就像人们渴望被理解而不敢表露的那一面。是本该悲悯的,却也是最真实的。”

赫零没有再说话,小薰看着他。他又是高了许多。

“就像零,那冷清之后的一面,我是带着一颗悲悯的心去触碰,确实也是夹杂着同情。但更多的,是我想走进零不想为人知的一面,在那里种下我的温暖。”

“那小薰想收获的是什么?”

“零的幸福”,小薰的回答很是干脆,不夹杂一丝一毫的犹豫。

赫零身子僵硬了一下转过了头,他是不敢直视小薰的,她所有的一切都熠熠生辉,让他觉得刺痛着双眼。

“小薰,你会走多远?”

“如果很远,零会挽留吗?如果很远,零会跟我一起走吗?”

赫零没有回答。

“呀,零是害羞了呢”,小薰笑笑岔开了话题,“真是难得的一面,多远呢?不知道啊。”

小薰抬头看着滴着雨的房檐,因为是很老的房子,长着一层绿色的青苔。

“零,我喜欢你的名字。因为居于榜首,却空无一物。”

“小薰,这话听着比较刺耳。”

“如果零多想一步,就会觉得莫大的知足。”

“嗯,我会试着去想。”

“零”

“嗯?”

“如果我回不来了,当天空流下悲悯,你会想起曾有一个女孩,在你的生命留下痕迹,她叫小薰吗?”

“会”

赫零低下的眉宇,闪过一瞬的黯然,小薰的心不禁抽的疼痛。

“零,我要走了。零,当你想我了,抬头望向下着雨的天空,我就在某个远方。”


清晨的临泽雨后初霁,有着凉意。

赫零站在阳台上看着那棵李子树,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开花呢?

小薰,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照顾的很好,一定很早就开花了吧。

赫零还是能记得小薰种下这棵树时的模样,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小熏, 明明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
    汉唐雄风阅读 693评论 0 2
  • 诗经全文及译文 《诗经》现存诗歌305篇,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分为风、雅、颂三...
    观茉阅读 33,444评论 0 17
  • 晋兴宁三年(365)三月,权臣桓温掌握下,风雨飘摇的东晋,哀帝司马丕服药求长生,中毒而死。他死以后,弟弟司马奕即位...
    任淡如阅读 694评论 0 5
  • 平水韵表 平水韵共一百零六韵,其中平声三十韵(上平十五韵、下平十五韵),上声二十九韵,去声三十韵,入声十七韵。平声...
    隐花枝阅读 20,853评论 8 29
  • 词韵简编【张珍怀】 (一)本编依据清戈载著《词林正韵》一书删去僻字,故称“简编”。 (二)《词林正韵》原书韵目用《...
    约落小宫山阅读 4,412评论 0 2
  • ![Flask](data:image/png;base64,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W...
    极客学院Wiki阅读 5,519评论 0 3
  • 不知不觉易趣客已经在路上走了快一年了,感觉也该让更多朋友认识知道易趣客,所以就谢了这篇简介,已做创业记事。 易趣客...
    Physher阅读 2,160评论 0 2
  • 双胎妊娠有家族遗传倾向,随母系遗传。有研究表明,如果孕妇本人是双胎之一,她生双胎的机率为1/58;若孕妇的父亲或母...
    邺水芙蓉hibiscus阅读 2,606评论 0 2
  • 今天理好了行李,看到快要九点了,就很匆忙的洗头洗澡,(心存一份念想,你总会打给我的🐶)然后把洗头液当成沐浴液了😨,...
    bevil阅读 1,977评论 0 1
  • 那年我们15,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年纪。每天我都会骑自行车上学,路过田野,工厂,医院,村庄,有微风,有阳光,有绿...
    木偶说爱你阅读 1,752评论 0 3
  • 最近身边有两对小两口在冷战,感觉战事随时能升级到要分开的地步。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然而在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并不...
    苏觅觅阅读 2,023评论 0 1
  • 在上大学之前从来没有看过言情小说,不是觉得浪费时间而是觉得里面的主人公大多在无病呻吟,感觉很奇怪。后来大家都在看...
    半瓶子水阅读 5,128评论 0 1
  • 明知道这样不对,却偏不想改,不想主动联系她,我知道这样很小孩子气、很任性,就是气不过,可能是我真的太小心眼了吧😔,...
    醒着做梦Ray阅读 1,134评论 0 1
  • 版本号: android v5.4.0 一、战略层(产品目标of公司,用户需求of用户) -产品定位:电影购票平台...
    LJ说_LjNotes阅读 1,600评论 0 49
  • 你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人一个转身就永远消失在人海了。你以为付出全部就可以留下你爱的人了其实付出再多也不定是对方想要的...
    Ann曦阅读 66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