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晴雯之死,罪在她自己不知进退

年少时,最喜欢《红楼梦》里的黛玉与晴雯,尤其晴雯那股子叛逆与高傲的性格,更容易让正值轻狂岁月里的我动心。后来也写过一篇文章,讲晴雯的死是袭人、封建制度害死了她。如今,经历世事沧桑,很多事情也比年轻时悟得更透彻了。细细想来,晴雯的死,跟封建制度毫不相干,也不关袭人的事情。尽管袭人曾私下在王夫人面前有意无意地告状,但终究是人微言轻,怎么也不可能成为晴雯之死的主凶。

后来又觉得是晴雯的性格造成了她早亡这一悲惨命运,但认真思虑,这个说法也欠妥。谁还没点个性呢?即便遵守封建思想的宝钗、袭人等人,也是有一些独特鲜明的个性的。所以,性格一说也不能概括晴雯的悲剧人生。

都讲晴雯太过狂妄、泼辣张扬,事实上,大观园里比晴雯性格更有甚者的人比比皆是。比如王熙凤、探春、王夫人等主子们,也许你觉得主子们张狂泼辣很正常,但如果处理不好与周边人关系的主子们,未必就有好命,赵姨娘好歹也是半个主子,按理说她的命该好过晴雯吧,也不过是苟且偷生,笔者以为还不如晴雯呢!

再比如小红、芳官这些从常理来讲身份地位远不如晴雯的丫头,从某种角度来讲,她们比晴雯更张狂,芳官连主子都敢骂。其实不怕你狂妄自大,也不惧你风流灵巧,而是要学会保护自己,懂得什么时候该张狂,什么时候该收敛,什么时候该低调。


所以说,晴雯错就错在不知进退,不懂得怎样保护自己,任性起来没个界限,毒舌起来不分场合。换句话来讲,她没能在封建制度掌控世间的空隙中,找出自己的立足之法。

在第74回“抄检大观园”中,袭人秋纹之辈听闻抄检,吓得唯唯诺诺,开箱子,打包袱,听之任之,毫无怨言。而晴雯则先是不开箱,然后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朗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箱子,往地下一倒,将所有物尽都倒了出来”。这大胆的举措,连奴才“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这愤怒的一“掀”一“倒”,似当头一捧,不只击在了王善保家的身上,更击在王熙凤、王夫人等贾府政权统治者的身上,简直让他们“心惊肉跳”。

抄检大观园时,没一处被放过,你说你一个丫鬟耍什么疯,闹什么幺蛾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晴雯这一闹又被人诟病,徒增一罪行,恰好给王夫人撵走自己多奉献了一个借口,当真是不划算。

而在第37回中,秋纹得到王夫人赏的两件衣服而得意忘形时,晴雯立刻就说:“呸!好没见识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冲有脸呢!……一样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此处把晴雯的刻薄一览无余地展现出来,你即使看不惯秋纹等人的行为,也不必把太太抬出来,无形中连主子都得罪了。

更让笔者觉得幼稚可笑的是,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中,晴雯一听到坠儿偷了虾须镯,立刻“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叫坠儿”。尽管宝玉劝了又劝,晴雯到底没能忍住,没过多久就将坠儿叫到身旁,“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

平儿都知道找个由头将坠儿偷了二奶奶的虾须镯之事悄悄压下来,只那么一两知情人便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但晴雯一开始还诽谤平儿鬼鬼祟祟,随后又逮住坠儿一顿臭骂。大家都知道,平儿虽然是丫鬟,却在贾府无人挑出她的错来,连凤姐都挑不出平儿的毛病,单单晴雯挑她。而宝玉也哄她不要为坠儿这事儿生气,不如领他(这里的他指平儿)这个情,过后打发他(此处的他指坠儿)就完了。但晴雯还是气不过,狠狠地教训了坠儿。这在家族系统排列里讲,就是越位,奴才爬到主子头上去了。

原文如下:

晴雯道:“秋纹是我撵了他去吃饭的,麝月是方才平儿来找他出去了。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说什么。必是说我病了不出去。”宝玉道:“平儿不是那样人。况且他并不知你病特来瞧你,想来一定是找麝月来说话,偶然见你病了,随口说特瞧你的病,这也是人情乖觉取和的常事。便不出去,有不是,与他何干?你们素日又好,断不肯为这无干的事伤和气。”晴雯道:“这话也是,只是疑他为什么忽然间瞒起我来。”宝玉笑道:“让我从后门出去,到那窗根下听听说些什么,来告诉你。”说着,果然从后门出去,至窗下潜听。

只闻麝月悄问道:“你怎么就得了的?”平儿道:“那日洗手时不见了,二奶奶就不许吵嚷,出了园子,即刻就传给园里各处的妈妈们小心查访。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本来又穷,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拿了起来也是有的。再不料定是你们这里的。幸而二奶奶没有在屋里,你们这里的宋妈妈去了,拿着这支镯子,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被他看见,来回二奶奶的。我赶着忙接了镯子,想了一想:宝玉是偏在你们身上留心用意,争胜要强的,那一年有一个良儿偷玉,刚冷了一二年间,还有人提起来趁愿,这会子又跑出一个偷金子的来了。而且更偷到街坊家去了。偏是他这样,偏是他的人打嘴。所以我倒忙叮咛宋妈,千万别告诉宝玉,只当没有这事,别和一个人提起。第二件,老太太,太太听了也生气。三则袭人和你们也不好看。所以我回二奶奶,只说:‘我往大奶奶那里去的,谁知镯子褪了口,丢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没看见。今儿雪化尽了,黄澄澄的映着日头,还在那里呢,我就拣了起来。’二奶奶也就信了,所以我来告诉你们。你们以后防着他些,别使唤他到别处去。等袭人回来,你们商议着,变个法子打发出去就完了。”麝月道:“这小娼妇也见过些东西,怎么这么眼皮子浅。”平儿道:“究竟这镯子能多少重,原是二奶奶说的,这叫做‘虾须镯’,倒是这颗珠子还罢了。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一时气了,或打或骂,依旧嚷出来不好,所以单告诉你留心就是了。”说着便作辞而去。

宝玉听了,又喜又气又叹。喜的是平儿竟能体贴自己,气的是坠儿小窃,叹的是坠儿那样一个伶俐人,作出这丑事来。因而回至房中,把平儿之话一长一短告诉了晴雯。又说:“他说你是个要强的,如今病着,听了这话越发要添病,等好了再告诉你。”晴雯听了,果然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即时就叫坠儿。宝玉忙劝道:“你这一喊出来,岂不辜负了平儿待你我之心了。不如领他这个情,过后打发他就完了。”晴雯道:“虽如此说,只是这口气如何忍得!”宝玉道:“这有什么气的?你只养病就是了。”


一个随时都要逞强、越位去管分外事儿,又不懂得克己、低调处世之人,命运不济,被人排斥,最终落得个早亡的悲惨结局,当真怨不得任何人。这一点袭人做得比她好,袭人实际上也有狂的一面,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她懂得分寸,虽然也偶有脾气,却只和宝玉私下里去耍小性子。也就是说,尽自己本分,做好自己的事情,任何时候都拿捏好尺度,不该任性的就不要任性,不能耍泼的时候坚决隐忍。所以,最终袭人有个好归宿,即便没有爱情,却也可得平安终老。

小红也懂得进退,当在怡红院无法为自己换来更好的未来,她就开始积极主动的为自己谋划,任谁黑她什么,都不在乎,只一心一意为未来寻找并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后来被凤姐要去,成为除了平儿之外的最得力助手。

红尘多烦扰,不是每个人都能和你是一样的心思与秉性,做人懂得给他人留点余地,这叫仁慈;做事有个分寸尺度,这叫知礼节;时时扬他人之善,抑他人之恶,这叫悲悯;该收敛时收敛,该隐忍时隐忍,这叫知进退。如此这般,就算貌比西施、风流灵巧,也不会被王夫人袭人们暗算。这为人做事的道理,任何时代都适用,跟什么封建不封建制度没太大关系。文/费漠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红楼梦】全书所有人物关系 37度女人 2012-9-7 18:58 【红楼梦】关系图——看了后终于明白了,一本厚...
    37度女人_8dda阅读 3,703评论 3 24
  • 红楼里的第一美丫鬟——晴雯,死了。而且死得很惨。 宝玉写了长长的祭文《芙蓉女儿诔》悼念她,其中四句可概括晴雯全貌“...
    关念阅读 1,351评论 6 38
  • 作为怡红院两大丫鬟,袭人和晴雯历来被公认为钗影和黛影,是对立的两种类型之人。更有流传甚久的说法:袭人是奴性,晴雯是...
    费漠尘阅读 1,066评论 31 27
  • 小时候看红楼梦,除了最爱林妹妹,其次便是敢说敢做、锋芒毕露的晴雯(年岁渐长,就比较喜欢宝钗、凤姐、袭人这类型的人了...
    费漠尘阅读 2,770评论 32 73
  • 我拿起笔又放下笔拿出了一开始没有拿出来的本子之后又拿起笔 十分钟后我又放下了笔收好了本子就像没有拿起笔之前一样 这...
    Monster猫吃带鱼阅读 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