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次三番·室友

96
任宁 Verified account
2016.11.12 01:30* 字数 916

网友G先生笔底有烟霞,赖现代通信之便,我与他交流过不少心得。前日「闲试新收砚,重寻久废琴」发兴翻旧账,看他曾写大学宿舍轶闻,我倒惦念起自己旅美读书谋生期间的几位室友来。

京城子弟L君,滑稽玩世不拘小节,老把「是这么个意思就行了」挂嘴边,和已故之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主持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的惯例结束词「世事本来如此(That’s the way it is)」异曲同工。L君烟瘾大,初见那天,十几小时的跨洋航班后他早已急痒难耐,头一句话就是讨根烟解馋。他另嗜军事,常叹自幼近视这辈子无缘行伍,细数得最多不外乎中西兵器古今名役。一年一度屯街塞巷的旧金山舰队周(FleetWeek)开放新式战舰给民众参观,兼有海军蓝天使(Blue Angels)特技飞行秀,每逢此时L君皆雀跃如童。

L君的房间与B君相连。B君是高剑父的同乡,长得也像高剑父笔下雄视的鹰隼般浓墨重彩。聊起方知B君曾跟我同时在日本留学,他的关西大学距我的大阪大学只几站电车之遥,或许在道顿堀与天神桥的纷纷人流里我们曾照过面。我贪有趣,爱读何颖珊的粤语专栏,只是于广东话修为尚浅,承蒙B君指教过许多行文妙处。他玩心重喜热闹,住处的派对素由他牵头,亦有韩国「努娜」千里迢迢飞来找他喝酒。B君醉后常不住流泪,醒后告之,则俱记不起为了什么如此黯然。

山东的X君住楼下,比我小一届,昂藏七尺,可惜篮球打得蹩脚。他念大学的法国北疆小城落在都德《最后一课》里以春秋笔法写过的阿尔萨斯区,离德瑞两国都近。他尝言从前休息日左右无事,乃午后直奔瑞士,山明水秀间吃奶酪火锅(fondue)喝杯摩卡咖啡,晚上又跑到德国食肆大啖煎香肠和烤猪手,意渐阑珊便连夜驱车赶回法国。X君有女友于波士顿深造,异地相思苦,浪漫电话一打就是好久。马拉松爆炸案凶犯逃逸那几天他紧张极了,我们也捏把汗,驾车都留神听新闻。

我从未搬家,室友来去八九位,都留下如烟回忆。最后我也走了。放翁有诗,「何时见朋旧,细话别来心」,嗣此经年,布鲁塞尔街三十八号的后院里,又到春草深深的季节了罢。


这篇文章是《两次三番》写作计划的一部分。我视旧金山为第二故乡。《两次三番》,是关于我住这座城里数年的衣食住行和所想所感——现实中经历一次,回忆里再经历一次,旧金山又名三藩市,故有此名。文章有新有旧,写的人随便写写就好,看的人随便看看也罢。

两次三番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