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


写在前面的话:我承认,对父亲的爱不及母亲的多,但是,我还是很爱很爱这个老男人……



“时光时光你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商店里在循环播放筷子兄弟的《父亲》,我才知道原来明天就是父亲节了。

第一次听到筷子兄弟的《父亲》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那时候的我总是很爱哭。我记得当我听完这首歌,我一个人跑到洗手间里足足哭了十几分钟,它确实把我触动了。

今天再次听到这首歌,熟悉的旋律,配着朴实无华却牵动人心的歌词,往事一幕幕像幻灯片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回忆是一种淡淡的痛,我想起了我的老父亲,一个总是竭尽所有把最好的给我的老男人。



父亲读高中的时候成绩特别好,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刚念完高一,年级主任就让父亲跳级直接去读高三。结果,高考时父亲落榜了,于是父亲就成了一个农民。

小时候,父亲总是很自豪地跟我说:“我读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高中还跳级了。”

长大后,父亲总是很遗憾地跟我说:“要是我没有跳级,我就不会落下高二的课程,我也就不会考不上大学了。”

每每还没有等到父亲说完,我就赶紧打断:“要是你考上大学了,你就不会认识我妈。要是你不认识我妈,你就不会有我这个女儿啦。”

说完,父亲讪讪地笑了。

可能是父亲读书时成绩太好了,他无法忍受我成绩不好;也可能是父亲希望我完成他没有完成的梦想,所以在我读小学的时候,父亲就对我特别严厉,而严厉的表现形式就是——打。

数学考试没有考到90分以上,要打。

跟男同学一起玩耍,要打。

寒暑假作业没有完成,要打。

他给我出的数学试卷没有完成,要打。

最严重的一次是,一道应用题他给我讲了5遍我还是不会做。一怒之下,他一巴掌把我眼角打淤血了,脸上顿时留下了5个指印,我也开始嚎啕大哭。在厨房做饭的妈妈闻声跑来,拿着一把菜刀说:“你再打一下试试?哪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妈妈抚摸着我刚刚被打的右边脸,一边哭一边骂。而此时此刻的父亲在一旁默不作声。

从那次之后,父亲再也没有打过我了。

多年后,每次妈妈提起这件事,父亲总是特别自责,他说:“的确是下手重了,以后不能打了。”



“女儿,你是老爸的骄傲。在大城市里一个人奋斗很艰辛,老爸知道你工作辛苦,但是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三思而后行!”父亲语重心长地给我发了一段话。

看着微信对话框里这几十个字,我无法想象父亲是以怎样的心情来写这些字的。但是我知道,我又让父亲担心了。

妈妈打电话跟我说:“你爸问我你是不是想辞职了?”

我说:“爸爸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你爸看了你写的文章,他每晚睡觉前都会看看你的朋友圈……”妈妈说。

从小到大,父亲总是竭尽所有把他认为最好的都给我。随着我慢慢长大、工作,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父亲为了了解我的生活状况,工作近况,他也学会了使用微信。

到现在我才知道,父亲虽然不常跟我聊天,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牵挂我。

去年,父亲做了一个重大决定:给我买房。

妈妈说:“女儿一个人在武汉工作,我想给女儿一个安稳的家。”

“好。”父亲说。

吃饭的时候,我的父亲母亲在商量给我买房的事情。我很清楚在武汉买房对于我家来说不是一件轻松事。我对父亲说:“爸,等我工作几年我自己买吧,我不想啃老。”父亲坚定地说:“我和你妈已经决定了,给你买房作为你以后的嫁妆,以后就没有嫁妆给你了。”

就这样,父亲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积蓄给我在武汉买了一套75平米的房子,那是父亲母亲竭尽他们的所有给了我另一个“家”。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的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女儿,家里的咸鱼腌好了,这两天吃味道特别好,我让你爸明天给你送过来吧。”

“不用啦,你们不是昨天才送我到武汉吗?明天又来,你们不嫌麻烦吗?”我在电话这头说道。

“你不是最爱吃咸鱼吗?反正你爸在家没事干,给他找点事情做,免得他打牌又输钱。”妈妈不死心地说。

“好麻烦啊,老爸好累啊。”我说。

“是啊,省得我打牌输钱,我明天给你把咸鱼送过来,你妈已经煎好了,你直接在微波炉加热就可以吃了。”老爸大声说道。

听得出来,爸妈都很开心。我说:“好,那爸爸路上小心,明天不用起太早。”

我想起来曾经读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是:有时候,对于父母来说,能为孩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幸福的。

是啊,被需要是一种幸福。

第二天中午,老爸很开心的打电话告诉我:“我现在在同济医院门口的天桥上。”“我看到你了,老爸。”站在建设银行的门口,望着天桥上提着一个大袋子的父亲,寒风将父亲稀少的头发吹凌乱了,父亲哈着气,冻得直哆嗦。我赶紧走过去帮父亲拧那个大袋子。

父亲看到我,依旧很开心。他不停的告诉我咸鱼很好吃,我妈的厨艺有长进等等。看着父亲,我很心疼。我说:“爸,我带你去吃饭吧,我请客。”“好,女儿长大了。”老爸笑着说。

在等待上菜的间隙,我打开了那个足足裹了3层的大袋子。里面用打包盒装了满满一盒子的咸鱼,还有6双一次性的筷子,2个一次性的碗。父亲说:“你妈让我叮嘱你,每次吃完直接把筷子扔掉,不需要洗,天冷了女孩子不要碰多了冷水。”听着父亲的话,我不敢抬头看父亲,我怕父亲看到我又哭了。

拧着满满一袋子的爱,在寒风中我依旧感觉很温暖。的确,不管身处何方,只要有爸妈在身边,哪里就都是家。那个家是夕阳下的依偎,是风雨中的搀扶,是寒冬里的温暖。

“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了。感谢一路上有你”。

望着这个老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祈祷:时光时光你慢些吧,不要再让这个老男人变老了,感谢父亲用他强有力的双手为我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