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你

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为什么还不谈?

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1

fany已经厌倦这样重复的回答了,为什么没有男票?你管我呢!姑娘我乐意!

初次见到Kevin,是在大一时候一次下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fany和室友从自习室回宿舍,作为文学部部长的Kevin正在宿舍楼下招纳新成员。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孔,fany生平最讨厌大学里的人故作一副严肃的学长姿态了。

还有十分钟水房要关闭了,我要赶快回寝室去打热水了。fany加快了进宿舍楼的步伐。

第二次见到Kevin,在学院的迎新晚会准备会上,Kevin穿着白色的衬衫,戴着黑色的镜框,干净的面孔,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那是一首舒婷《致橡树》,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Kevin朗诵的音乐诗是整场晚会的高潮。

与Kevin的第三次见面在年末跨年晚会戏剧社的筹备会上,fany是女一号,Kevin是音乐剧的导演,因为排练,两人的交集自然多了起来。

当晚熄灯后,放下手机的fany,闭上眼睛不自觉的就会想起温文尔雅的Kevin,好像也没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讨人厌,嗯...好像还有一点点好感。难道这是传说中一见钟情?NONONO,不可能,本姑娘奉行的是独身主义好吗?哪有男人入得了姑娘的法眼,睡觉!

2

爱情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来临。不,也许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叫爱情,更像是暗恋。两人仅仅是以朋友的身份发发短信,偶尔通个电话。而fany会把每一条Kevin的信息都存在手机里。

两人好像关系越来越好了,已经发展到可以一起吃吃喝喝甚至可以逛街了。作为朋友,Kevin对fany很细心,记得fany的每次生理期,会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带她去吃最爱的抹茶冰激凌。每次从家返回学校,Kevin总是提前一天到校,去车站接上fany。

Kevin约fany去她最喜欢的那家饭店吃饭。Kevin说,他有喜欢的女生了。是音乐学院的一个姑娘,Kevin谈起那个姑娘的神情是他们俩认识以来从未有过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心动吧。

晚上,fany把自己蒙在被窝里眼泪止不住的流。仔细想想两个人一直没超越过朋友的界限,喜欢他却从未向他坦露过,喜欢谁也是他的自由,再伤心也只能告诉自己是自作多情。

Kevin的爱情好像总是不太顺,总是要经历热恋,平淡,失恋。再热恋,平淡,失恋。热恋的时候两人几乎没有联系,等失恋之后两人又恢复原来的状态,fany陪着Kevin疗伤,度过一次次的空窗期。

3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fany喜欢Kevin的事情了,闺蜜劝她要勇敢点,给彼此一个机会。可fany看过Kevin空间的每一篇日志,每一条心情,听了无数次Kevin喜欢的歌曲,电影,就是不敢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也许你一定会认为fany这些年的守候,终于打动了Kevin,有一天Kevin会突然出现在fany的面前,拿着一束白色玫瑰,用最性感的声音说上那句迟来的我爱你。

4

毕业五年后的一天,fany的手机上显示着Kevin的来电。Kevin要结婚了,新娘是Kevin现在公司的同事。

毕业那年,fany一个人去了Kevin的城市。坐在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看着外面白雪皑皑的冰城,这是fany第一次看到完全被白色覆盖的世界,和她从小生活的苏州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景。

哈尔滨很美,湛蓝的天空,大朵的白云,飞舞的雪花。fany买了一根Kevin经常挂在嘴边的大冰棍,这个奇怪的城市,冷得要死还要再吃上一根更凉的冰棍。索非亚教堂中,过路的游客,虔诚的祈祷者,fany坐在长凳上,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切都该结束了。

5

五年来,她看过他空间的每一条状态,每一篇日志,Kevin的每一次开心与失意她都清清楚楚。看过之后,默默的删除来过空间的痕迹。五年里,fany和Kevin几乎没有任何联系,fany删除了Kevin的手机号码,却一直没有勇气删除那些年存下的信息。

fany爱上循环播放五月天《突然好想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为什麽你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6

十年了,fany现在33岁了。家人朋友急的不行,总是会催促fany去相亲,每次都是以嘻嘻哈哈不适合的理由敷衍过去。

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为什么还不谈?

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哪有人喜欢一直单身,只不过心里一直住着人没走而已。

7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