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

朝拜的少女

བོད་རང་སྐྱོང་ལྗོངས།(藏文)

对于西藏,你向往了多久?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瞬,我飘然成仙,不为求长生,只愿保佑你平安的笑颜。
图片来自网络

每个没有去过西藏的人,都深信有一天会踏上那片天地,每一个离开西藏的人,都深信自己还会回来,因为,他们将魂落在了那里。丢了魂的人,就如同一颗老树, 粗大的树桩底下,有一段被时光掏的越来越大的空洞。

在这个地方甚至没有烦躁,清澈的眼神,虔诚的信仰,这里的淳朴善良深深地触动着心灵某处。你看那些在悬崖和林海间逆光下的经幡,你看那些倾家荡产一步一个长头磕到大昭寺的藏民,你看那些转经筒修来生的笃定,会发现“痴”真的是中国美学最重要的一个字之一。

忘记是什么在我心里播下了要去西藏的梦,可能是仓央嘉措的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般的情诗,或许是那里无垢的蓝天和随风的经幡,或许是三步一扣头坚持信仰的藏民们,等身长头,匍匐在地。他们很善良,虽然外表很脏但是内心确实最洁净的,那灿烂的笑容里诠释着他们的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次看西藏故事,偶然发现了这样一群人,刻经人。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为数不多仍在用雕版印刷经书的经院。靠着虔诚和信仰,把自己的一生留在这里的一群人,把刻经当做生命。因为,佛说,认真地刻每一个字,可以洗清自己的罪孽。

图片来自网络

想走走西藏,坐上火车去拉萨,经过唐古拉山,把梦想说给它听;想踏上川藏线,走过四季,感受春夏秋冬;想看看朝圣者,同他们一样,为了信仰专心做一件事;或听阳光下老藏民拉着古老的扎木聂,缓缓讲述 一个遥远而又近在咫尺的故事,阳光温暖,岁月正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