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书店

岛上书店——li_cacey

所谓的岛是离美国本土不远的爱丽丝岛,这天阿米莉亚代替已经去世的同事来到岛上,向岛上唯一的书店老板AJ推荐奈特利出版社的书籍,最终因两个人意见不合而散,送走推荐员阿米莉亚后,AJ独自在房间里面对这《帖木儿》诗集,靠着椅子上喝起葡萄酒来。在醉意中他梦见了因交通事故过世的妻子。

第二天醉酒醒来的AJ发现价值不菲的《帖木儿》诗集不见了,风风火火的跑进警察局报案,后悔没有把这本价值不菲诗集进行投保。

丢失诗集却意外的提高了岛上书店的销售量,因为书店中在没有值钱的东西,索性不再锁门,不久,AJ便在书店关门后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长相漂亮的小女孩玛雅。后来,AJ抱着孩子又去警局找到了上次因书报案的警察兰比亚斯,好像这个警察注定要出现在AJ生活的重要时刻。因为一时找不到玛雅的妈妈,AJ只能在这个周末照看小女孩。

世界就这么有趣,对吧,有人偷走了AJ的一本书,还有人留了一个孩子给AJ。

然而第二天下午,不好的事情就来了,玛雅的母亲自杀去世了,这个周末玛雅不得不继续留在书店,AJ突然想到为什么自己不领养这个叫自己爸爸的小女孩,这么有缘的机遇,应该能抚养的很好。

所以,AJ认识到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情。

玛雅举行了非受洗派对,AJ看到穿着粉红色礼服的玛雅,他觉得自己醉了,一开始他觉得这是快乐,而后才知道这就是爱。例如,玛雅得了水痘,AJ不得不时时刻刻待在玛雅得身边,AJ在想如果没有丢失最爱的《帖木儿》,那么就不会遇到被丢弃的玛雅。

生活中每一桩早搞事情,几乎都是时机不当的结果,每件好事情,都是时机恰到好处的结果。

为了适应生活,AJ在伊斯梅的坚持下,帮玛雅报了舞蹈课的学习,增加与其他人的交流。第二年的三月,解冻后的小岛开始焕发出春天的味道,约好第二次见面的阿米莉亚因为摔跤是的脚踝骨折而住院,幸运的是他们两个通过Skype视频,事后阿米莉亚邀请AJ去普罗维登斯游玩。害羞的AJ不得不带着玛雅这个掩护去和阿米莉亚约会。

六月,为了能与阿米莉亚有更多的相处时间,AJ组织《迟暮花开》的作者来小岛上签售,这样阿米莉亚就能多一些时间待在爱丽丝岛小岛上。要不是AJ扔首饰盒过高,阿米莉亚接到的话,那签售后晚上的求婚会更加完美。

AJ说,艾米,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有书,有交流,还有我的全心全意。

树叶变黄的秋天阿米莉亚和AJ结婚了。

婚后,住在小到书店里的玛雅慢慢喜欢上写作,并且在县级中学短文小说比赛中以《海边一日》获得第三名的成绩,AJ只是握了握手表示祝贺(被当做作家的待遇)。AJ也搬离了书店选择了一家四室两厅的房子住,每天可以步行十分钟到书店工作。

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AJ得了严重的失语症。《帧木儿》最终在AJ妻姐的房间找到并拍卖出去,这为AJ凑足了手术费用。

“为了大有可能糟糕的两年,花这钱真的值吗?”,阿米莉亚说,“值得,问题是,我很喜欢你的大脑”,“我爱你”在护士推走AJ前。

手术不是很成功,后续的放射治疗因为不能探视,让AJ感到很孤单,这要比失去前妻的时候还要孤单。出院后的AJ对玛雅说:我们不是我们所收集、得到的、所读的东西,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是爱,,我们所爱的事物,我们所爱的人。所有这些,我认为真的会存活下去。

小岛书店是AJ和去世的妻子合开的,妻子说,爱丽丝岛那种地方似乎应该有一家书店,于是两人放弃研究生学习,搬到了老家。AJ时常在想如果当时认真的读完博士的话,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在书店老板的葬礼上,每个人脑子里全部是书店将何去何从,AJ和书店便是小岛的感情,没有了AJ、玛雅和阿米莉亚,小岛书店就不是原来的小岛书店了,不会有一样的感情。最后是兰比亚斯和伊斯梅夫妇接手了小岛书店,兰比亚斯说没有书店的地方算不上是个地方。

小岛书店的主人虽然换掉了,但是生活还是继续着,还是只卖自己主人喜欢的书,还是会来新的推销员,夏天还是会有更多的游客停留在小岛上。

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没有谁是一座孤岛,人生总会有一次机会,将荒岛变成另一番世界。时间退去,留在岸上的就是初见时的样子。这本书真的会告诉我们什么是阅读,什么是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