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自己,感觉对一切都有无尽的兴趣,无论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都想拆开来看看,大了,却感觉一切都变得无聊,无趣,寻不到真正喜欢的事,找不到有趣的人,自己也变得无趣。所谓的喜欢也仅仅是机械兴的消磨时间,因为这样就可以放下不想做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