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今日

有一阵子我恶补张国荣的电影。在惊叹哥哥浑然天成的演技之余,总觉得身边有个人跟哥哥真是类似。

我的朋友W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不说话的时候真的有点哥哥的气质。除了能把哥哥的粤语歌唱得以假乱真之外,还写得了现代派的诗歌,画得一手好素描,没事扮扮深沉,跟小女生卖卖萌,动不动耍耍一嘴皮子的贱,最重要的是年纪一大把,嫩的跟00后似的,私底下不知道骗的了多少小姑娘的芳心。我一直觉得W这样的人,会伤很多姑娘的心,试想在被他认真地对待之后,如何能够降低这样的标准呢。但是他心地是真的善良,不管他是多么的孔雀,心却是实实在在的好,急公好义,嗯,就是急公好义。这样的人带给周围人最多的是幽默与快乐,跟他的相处总是充满期待,期待着下一秒会有怎样的惊喜。

要是单纯的以为他就是这么一位肤浅的,嗯,肤浅的人,就可真是大大的错了,他涉猎的书籍之广,说出来让我觉得这个中文系毕业的汗颜,不管哪一方面只要谈起来总多多少少的受教,有一阵子聊起天来,我甚至不敢轻易表达,怕在他面前露马脚,那点薄薄的文学底子实在不好出手。但是每一次谈话也都是收获满满,虽然被打击的时候居多。某一天看到一句话:让你看到更大的世界,这就是最大的意义。觉得很符合自己跟他相处的意义——让你看到更大的世界,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所以有时候即便被打击,也愿意在打击中变得更有深度。

他的身边永远不缺朋友,因为他就是一个发光体,不断地传递能量,吸引人到他身边,而我也总觉得他很享受被众人期待的眼神,被聚焦的视线,在这样的灯光下以自己擅长的方式翩翩起舞,好像偌大的人生舞台被众人关注的目光照亮。这就是一只标准的孔雀,而且是不让人讨厌的孔雀。

只是,最近,我要跟这位朋友割袍断义,哈哈,想想觉得有点想哭,又觉得很有意思。

起因小到不能再小,在某次聚餐的时候,因为他不拘小节的打击让我大为光火,心里很委屈,下定决心要把关系恢复到熟识以前的状态。

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无法把当时的情景跟心境还原,只是想疏远这个人,光明正大的疏远这个人,跳出那个当事人的角色再回头来审视,或许不会像当时那么生气,或者叫失落。这种生气或者失落更多的是因为,其实你在对方那里真的没那么重要。

好不容易累积的关系,难得脾气相投,你不是我的恋人不能说是相见恨晚,你也不是我的闺蜜“离念见怨”,一段关系来之不易,失去却是那么容易,那么随意。你周围的朋友太多,你要维护的关系太多,你需要说的话太多,你需要腾出来的时间太紧张,那么好吧,我来减负。你问过我好几遍,我哪里又惹到你了。你没有,是我的浅薄的自尊心启动了自我保护模式,。说不定等我的自尊心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我会再次挤进你的朋友圈。

百分之百诚实地说,这个决定绝对是有女人天生的小心眼和嫉妒心掺杂在里面,可是谁叫我是个女人呢,我摆脱不了这小小的格局,请你原谅。

去年此时,初识。

明年今日,未知。

写于2014年8月4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