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视觉记忆(10):爱心接力,打开那扇窗

祈求,就会给你们;寻找,就会寻见;叩门,就会给你们开门。

因为凡祈求的,就得到;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那晚,从杨同学家晚餐归来,念及这世间,有人岁月静好,有人却负重前行,心情压抑,提笔写下一篇小文(家乡的视觉记忆(9):何日找到那扇窗?)。

转念一想,若将此文公开发布,或许会得到更多的关注与支持?

又担心杨同学有所顾虑,先将草稿发给他征求意见,他表示同意。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常有八九。遇到困境,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我是那种愈挫愈坚的人。如其逃避,不如面对。办法总比问题多。多方尝试,实在无计,那就接受。

文章在公众号发布不久,就收到不少朋友的留言与电话,对杨同学表达了深切的关心。

其中,远在多伦多的朋友蔚蔚发来消息,推荐其同学,武汉大学&留美孙博士,专注耳蜗的专家。

网上资料显示,孙晓安博士,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长,博士研究生,是国产人工耳蜗研发团队带头人,是无声世界的“调音师”。

很快就加了孙博的微信。一番电话交流后,阴霾散去,信心大增。

根据孙博的介绍,当听力下降到一定程度,助听器不再有效时,耳蜗植入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以前耳蜗生产厂商只有三家,来自美国、澳大利亚与奥地利,价格昂贵。自从国产耳蜗推出,价格才得以逐步下降,约12万左右,也有10万以内。

现在,国家有一个政府主导的耳蜗资助项目,主要针对6岁以下的儿童,免费。儿童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因为儿童若聋,必哑,将影响终生幸福。

据悉,湖北的耳蜗资助项目已扩大至成人,有待进一步核实了解。

目前,耳蜗技术比较成熟,手术约在一小时左右完成。

耳蜗分成两部分:内置与外置。后续维护成本主要在外置部分,是耗材,几年更换,费用也不贵。

下一步计划,建议到医院做一个CT检测,包括测试听力、检测耳蜗有无异常,以确定能否植入耳蜗。若可行,再选择大医院经验成熟的医生实施手术。

手术后需要一个适应期,之后完全可以正常工作生活。

孙博还提到,国内有耳蜗植入的微信群,病友们会相互交流探讨康复经验。孙博建议小杨要增强信心,多与社会同类群体交流,积极寻求解决办法。

听完孙博的分享,立即整理成文,发给小杨及其家人。

之后,又将我那篇小文转发到高中同学群,以期得到更多的关注。很快收到好几位同学发来的关心问候,更有同学慷慨捐资,委托我转给杨同学。

起初,杨同学执意不肯接受。他说,班上的同学团结友爱,一直多多关照他。自从生病后,很多同学都默默地关心着关注着,其实大家都各有各的困难。

在我的力劝下,善良体贴的杨同学才勉强收下。

杨叔叔获悉同学们捐赠,当即赋诗一首,深表感谢。

在写前一篇小文时,我一直心有戚戚焉,杨同学何时才能找到那扇窗?

仅隔一天,已然看到那扇窗打开了一条缝,阳光悄然洒落,希望就在前方。

清晨,我在小城河边跑步,心情欢畅,脚步轻快。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在此,感恩所有关心与帮助杨同学的朋友们!

“记住,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好东西永远不会消逝的。”

——《肖申克的救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