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节 害人害己

金角麟蛇在段誉出招时便已察觉到了空气中的波动,于是顺势一闪躲过六脉神剑凌厉的剑气,虽然金角麟蛇逃过一劫,不过却空门大开,千年冰蚕见此情形又怎能放过如此大好良机,于是原地猛地一蹿,闪电般地射向金角麟蛇,金角麟蛇还未回过神来就被千年冰蚕伏于背后,千年冰蚕张开大嘴露出两颗闪着寒芒的利齿奋力向蛇头咬了下去,金角麟蛇突遭偷袭十分恼怒,原地用力一滚将千年冰蚕甩出一丈多远,千年冰蚕一骨碌爬起来似乎并未受伤,不过千年冰蚕发现金角麟蛇的头上居然连个牙印都没有留下之后,不由显得有些畏缩,而金角麟蛇也对千年冰蚕闪电般的进攻速度颇为忌惮,于是两大毒物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开始原地严密防守戒备起来。

望着场中的形势,徐云霞和欧阳克心中更是七上八下没有了底,金角麟蛇浑身坚不可摧,千年冰蚕行动迅捷无比,鹿死谁手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不过单从刚才一个回合的交手情况来看,似乎还是金角麟蛇略占上风。

千年冰蚕与金角麟蛇对峙了约一顿饭的时间之后似乎有些焦急,于是寻了个破绽弓身一蹿奋力向金角麟蛇射去,不料金角麟蛇见状却不慌不忙张开了血盆大口,与此同时将千年冰蚕的飞行路线完全堵死,千年冰蚕似乎发现了金角麟蛇的险恶用心,于是在空中开始东逃西窜起来,不过任凭千年冰蚕怎样闪躲,金角麟蛇的血盆大口始终正冲着它的飞行路线,终于在一声闷响之后,千年冰蚕的半截身子深深地扎入了金角麟蛇的喉管之中,金角麟蛇怎能放弃这得来不易的美餐,巨颚几张几合便将千年冰蚕吞如腹中,金角麟蛇将千年冰蚕吞下之后美美地打了个哈欠,缓缓地游回到欧阳克的脚边懒洋洋地晒起太阳来。

欧阳克见状不禁得意地放声大笑起来说道

:“徐公子,看来还是在下的小红技高一筹啊,如今徐公子已经没了小兰,我看你们怎么来对付我的小红,不如徐公子就地自绝也好,在下保证留各位一个全尸!”

徐云霞见千年冰蚕惨遭蛇吻之后心中是又急又痛,望着得意洋洋的欧阳克,徐云霞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但怎奈千年冰蚕已死,最后的救命稻草也被折断,如今的兄弟三人就只能眼睁睁地引颈就戮,可饶是这样,徐云霞仍然不肯输了士气,徐云霞用手指着欧阳克大声说道

:“欧阳克,不到最后一分钟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了,你尽管将你那条破蛇再次放出来,也好让你看看小爷我是怎么将它碎尸万段的!”

欧阳克闻言也不生气,眉毛一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乳白色的瓷瓶来,欧阳克用手惦着瓷瓶说道

:“徐公子,你可知这瓷瓶中是何物?”

徐云霞闻言冷哼一声,对于欧阳克的问题更是不置可否,欧阳克见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不瞒徐公子,这瓷瓶瓶中装的乃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可解金角麟蛇蛇毒的解药,不过如果这瓶解药就这样消失了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东西能救徐公子贤昆仲性命的呢?”

欧阳克边说边淫笑着拔开瓷瓶的瓶塞,欧阳克将手一抖,顿时将瓷瓶整个翻转了过来,当徐云霞望着瓷瓶中灰黑色的粉末烟雾般地飘散在空中然后迅速融化在泥土中的时候,徐云霞知道如今的一切已是再无希望可言了,欧阳克倒光了瓷瓶中的解药后将瓷瓶往怀中一揣得意样样地说道

:“怎么样徐公子,你和你的兄弟们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么?”

徐云霞闻言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欧阳克,你好卑鄙!”

欧阳克闻言不禁放声大笑说道

:“哈哈哈,多谢徐公子夸奖,如今天色已晚,在下也不想再陪各位公子继续玩下去了,就让在下再为几位公子吹奏最后离别的一曲,也不枉咱们几人相识一场。”欧阳克言毕便将白玉短笛再次放在唇边开始吹奏了起来,不过他没有料到这一次金角麟蛇却没有那么听话了,乍闻笛音,金角麟蛇先是猛地向欧阳克身边的一棵树上撞去,然后原地开始剧烈地翻滚起来,欧阳克望着树上簌簌飘落的树叶和满地扬起黄色的沙尘心中也同样百思不得其解,欧阳克以为金角麟蛇怪异的举动是自己的吹笛方式不当造成的,于是立刻改变笛音妄图再次对金角麟蛇进行控制,可此时的金角麟蛇几乎陷入疯狂状态,无论欧阳克的笛音怎样变化,金角麟蛇仍是原地痛苦地翻滚不已,欧阳克见状收起了手中的白玉短笛想上前看个究竟,可乱翻乱滚的金角麟蛇根本就不给欧阳克靠近的机会。

在徐云霞兄弟三人中,就属段誉眼神最好,段誉发现在金角麟蛇蛇身中央的背脊之上渐渐泛起了一块蓝白色的斑点,而这块蓝白色的斑点与冬日里放在室外的金属上挂起的白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欧阳克见金角麟蛇怪异的举动愈演愈烈,也顾不得再去思考别的事情,上前一步伸出手想捧起金角麟蛇看个究竟,可如今的金角麟蛇已陷入半疯狂状态,猛然看见有一只手向它伸了过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口,欧阳克千算万算就算算到死也想不到自己一手养育长大的金角麟蛇居然会反噬自己,欧阳克跌跌撞撞地连连倒退了数步,边退边用眼睛望着自己手背上不断流出的黑血发愣不已,片刻之后,欧阳克才缓过神来,于是立即将手探入怀中取出瓷瓶,但此时瓷瓶中的解药方才已被他自己倒了个一干二净哪还有半丝半毫的存货,欧阳克见状发疯般地扔掉了手中的瓷瓶,跪倒在地拼命地用双手将面前的泥土向口中塞去,但溶解在泥土中的金角麟蛇的解药在被欧阳克倾倒时飘散得很厉害,所以饶是欧阳克吃的泥土再多仍然无法满足解除身上所中金角麟蛇剧毒的剂量,徐云霞眼看着欧阳克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僵硬,心中惊奇不已,直至欧阳克轰然倒下变成了一具浑身焦黑、七孔流血的尸体,徐云霞的心中仍然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徐云霞定睛望去,此时金角麟蛇的身体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